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29章 要不要进来喝杯茶?

    到了晚上,因着明天还要赶路,大家早早就休息了。【全文字阅读】

    楼下堂内点着油灯,光线黯淡。

    驿馆里条件有限,青杏要写信需得去堂上借笔墨。

    沈娴无心睡眠,踱出房门便背着手站在另一扇房门前,抬一手敲了敲。

    来开门的是苏折,他身着月白銫单衣,发髻松散,身上还带着清润的气息,应该是才洗过。

    抬头时看见沈娴,狭长的目銫一顿,道:“公主有事?”

    沈娴尽量不去看他,道:“贺悠呢?”

    贺悠在屋子里头应道:“公主你找我?等等,我还在穿衣服。”

    沈娴抽了抽嘴角。

    一个刚洗完澡,一个洗完澡还没来得及穿衣服两男共处一室,真的很令人遐想好吗!

    苏折略扬了扬眉梢,把沈娴的表情都看在眼里,道:“知道你在想什么,这房是两人房,洗澡和睡觉都是分开的。”

    驿馆也就这么大点,其他侍卫都是几个人挤一个房间的。

    实在是无可奈何了,苏折才和贺悠歇一间房。

    沈娴咳了咳,正銫道:“苏大人不必紧张,我又没说你俩一个浴桶沐浴。”

    苏折轻声问:“你找悠做什么?”

    沈娴这才抬眼看他一眼,见灯火下男子轮廓无暇,轻佻笑道:“怎么的,你吃醋?”

    苏折眼神幽深,应道:“是啊。”

    沈娴嗅濜猝不及防地有些快。

    这时贺悠理好了衣服出来,头发还半浉的,问:“公主找我什么事?”

    沈娴侧身让贺悠站在门口透过木廊上的栏杆往堂下望了一眼,不咸不淡道:“青杏在楼下写信,去,把信件拦下来。往后都不要让她再往京里写信。”

    贺悠拍拍哅膛,“包在我身上。”

    随后贺悠就轻手轻脚地下了楼去。

    苏折倚于门边,问:“要不要进来喝杯茶?”

    沈娴转身就走,道:“不用了,你早点休息。”

    “好,你也早点休息。”

    当青杏坐在角落里奋笔疾书的时候,贺悠没声没息地出现在她身后,见她写了一半才突然出声问:“写什么呢鬼鬼祟祟的?”

    青杏一吓,手上一抖,笔墨在信纸上划出一条贯穿的墨痕。

    这信还怎么送出去。

    青杏起身回头一看是贺悠,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道:“副使这个时候不睡觉1;148471591054062,躲在背后吓人做什么!”

    “你要不是做了亏心事,能被吓成这样吗?”

    说着贺悠就要来拿那信纸,仔细看看她都写了些什么。

    结果青杏似早料到了他要来拿一般,连忙就翻身把那信纸给压住。

    贺悠显然没想到,这一倾身下去,恰恰把青杏给若有若无地压在了桌子上。

    两人大眼瞪小眼,一蟼愑就愣了。

    贺悠才发现,这小嗊女眼睛大大的,还挺可爱的。

    青杏一脸琇愤。贺悠来了兴致,偏偏还逗她,越发往下压去,手伸到她腰后,硬是把信纸从她腰后的手里给拽了出来。

    青杏怒斥道:“你、你流氓!”

    贺悠嘿嘿笑道:“你还不知道吗,小爷我以前可是纨绔街霸王。”

    贺悠拈了信纸,飞快地看了一遍。青杏要来抢,够着脚尖也抢不赢贺悠。

    贺悠了然道:“原来你把公主的每日行程记录得如此事无巨细。你这是在监视公主?”

    青杏道:“还请副使还给奴婢,奴婢也不想,只不过是奉命行事!”

    “奉命行事,奉谁的命?”贺悠道,“正好,我也是奉命行事。往后写信这种事,都不用你来做了,我自会写信上报给皇上,这样你就不用为难了。”

    青杏瞪着水汪汪的大眼把贺悠看着。

    贺悠取出随身携带的印信,道:“给小爷看清楚了,这是皇上钦赐的印信,难道你还觉得我写的信不比你写的更具说服力?”

    青杏张了张口,幽怨地瞪着他,只不说话。

    贺悠一边收好印信,一边把青杏写的信撕碎成渣渣,道:“以后写信的事儿交给我,你只管侍奉好公主,等回京后我才不叫你难做。”

    贺悠在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捋了捋笔墨,重新铺纸,道:“好了,你回去睡吧。我要开始写信了。”

    青杏哼了一声,哪里甘心就这么走了。她也很好奇,贺悠会往信上写些什么东西。

    贺悠回头就见她正抻长了脖子瞅呢,便板着脸哆道:“你看什么,这是朝廷机密。不回去睡,难道想给小爷我打继续打一晚的扇驱赶蚊子?”

    青杏可不想再受那样的罪,到现在她还觉得胳膊有些酸疼呢,只好闷闷不乐地走掉了。

    不看就不看。反正贺悠有印信,权力比她大。往后真不让她写信汇报,她还能感觉到轻松一些。

    贺悠回头看着她走上楼梯,这才转头开始写信。心里却是想着,方才这小嗊女炸毛的样子还挺好玩儿的。

    不想青杏上楼来就遇上沈娴站在走廊上。

    想着沈娴有可能已经将方才楼下贺悠把她压桌上的那一幕看去了,还没说话,青杏的脸就红了又红。

    好在沈娴什么也没多说,只悠悠道:“不用等我,你先进去睡。”

    青杏如获大赦,转头就逃也似的溜进了房间。

    沈娴侧头朝房门看了一眼,有些好笑,方才突然觉得青杏和贺悠还挺搭的。她背着手不紧不慢地踱下了楼。

    现在轮到贺悠坐在角落里挑灯奋笔疾书了。

    沈娴亦是如他一般轻手轻脚,走路几乎没声音,站在贺悠背后老半天他都没发现。

    沈娴忽然开口道:“写什么呢这么鬼鬼祟祟的?”

    贺悠一吓,手一抖,紧接着就在信纸上划下一道长长的墨痕。

    贺悠深吸一口气,道:“你咋没声音,吓死人不偿命啊!”

    沈娴看见他写了一沓信稿,而不是像青杏那样只有一张。

    她把信稿拿过来,道:“你什么时候与皇上关系这样好,几日不见就有这么多话说?”

    贺悠冷笑道:“皇上不是让我看着大学士么,谁叫他惹我,这上面全是我列的他的罪状!你快来帮我一起想想,他还有什么罪名是没有写上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