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25章 他日夜兼程才来到她身边

    苏折道:“鏡神尚可,只是分不清暂且是热是冷。”

    沈娴嫫了嫫他的额头,有些凉,道:“你多休息一会儿吧。”

    她取了仅剩的一囊水,递给他,他喝了几口便躺下了。

    沈娴在边上坐下,他却靠上来,把头枕在她腿上。她刚想把他推开,他便道:“这样我舒服些。”

    算了,看在他身体不适的份儿上,暂且依着他吧。

    后来苏折睡了过去,约嫫是在沈娴身边他极为安心,因而睡得很沉。

    沈娴毫无乏意,她低着眼一直审视着苏折的脸。手指轻轻往他的眼廓抚过,甚至去抚弄他的头发,他都没有知觉。

    沈娴发现她能玩苏折的头发玩一下午都不腻的。

    一定是魔障了,才会觉得前所未有的满足。

    夜里辗转难眠时想念着的人,眼下就在她的面前,就枕着她的腿熟睡。

    以前没见过他这般睡觉。原来他也是会累的,也会睡着的。

    到了林荫处休息时,苏折没醒,他身体没好,也不能把他赶出马车。

    沈娴要是休息时还和他独处一马车,难免会惹人怀疑,遂平放好苏折,便要准备出去。

    将将一起身,苏折便握住了她的手。

    她回头看了看他,见他还阖着眼帘没睁开,便低声道:“你安生休息,我出去透透气。”

    沈娴下车时,青杏便迎了上来,顺势往马车帘子的缝隙中看了一眼,见苏折还睡着没醒的样子。

    青杏问:“苏大人没事吧?”

    沈娴道:“等到了驿站,找个大夫来看看。眼下还是让他睡吧。”她把两个水囊递给青杏,“去找有水源的地方打些水来。”

    “是。”

    随后青杏就跟着两个护卫去附近找水去了。

    沈娴瞅见贺悠坐在树下的石墩上,手里拿着树叶扇风,便走了过去,在他身边坐下。

    沈娴幽幽问:“你怎么会来?”

    贺悠也不隐瞒,道:“皇上命我为副使,一路跟着大学士,我这是奉命来看着他的。”

    贺悠又道:“也不知道他一个弱不禁风的人有什么好看的。”

    沈娴笑了笑,道:“是啊,看起来就一副六畜无害的样子。”可他要是发起威来,估计能把在场所有人都大卸八块。

    贺悠道:“哼,这回总该到了我有仇报仇有庸报怨的时候了,上回他害我被打,这回他要有个轻举妄动,我就写信回京去告他。”

    沈娴眯了眯眼,不置可否。

    贺悠语气一转,又道:“不过他看起来斯斯文文,没想到做起事来还挺执着较真。”

    “嗯?”

    “你不知道,打从出了京城,他就加紧赶路,片刻都没停1;148471591054062过,不然我们怎么能在短短几天之内追上你。路上他跑死了三匹马。”

    沈娴微怔。

    树叶轻轻摇曳,闪亮斑驳的光点,在她裙边晃动。

    贺悠道:“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这一点我挺佩服,没想到一个人还有这等毅力。他能日夜兼程地赶路,每晚最多能歇两个时辰。我他妈是拼了老命才能勉强跟上他,半路上累得差点吐血。幸小爷身体底子不差,才不至于一头倒下。”

    “那你怎么不跟着后面的护卫队一起,这样也能少受点苦。”沈娴回过神,道。

    “那样不知猴年马月才能追上你,我也想早点看到你。”贺悠道,“他担心你会出事,我也担心啊。况且皇上给我的任务是坚决地看着他,我要是不跟着他,怎么能揪到他的错来告发他。”

    沈娴哭笑不得:“你还真是实诚。口口声声要告发他,可人都很狡猾的,一定会把狐狸尾巴藏得紧紧的。”

    后来她又问道:“你知道是谁举荐你跟着来的吗?”

    如若不是有人举荐,朝中大把的人可以用,为什么偏偏派一个不在朝中的人。

    贺悠想了想,道:“不知。但当天来传旨意的公公提了一下我与大学士的恩怨。”顿了顿又道,“这恩怨没几个人知道,我被打时也是在我家,我爹怕丢脸是不会把这件事拿出去宣扬的。”

    沈娴道:“这是你家的家事,别忘了,当时你家里还有一个庶兄,也是在朝做官的。”

    “你的意思是他举荐我?”

    “真要是他,可能动机不纯,往后得小心。”

    贺悠点头道:“我会小心的。这次能出来和你一起去边关,我是真高兴。上次你帮了我,我都没来得及好好谢你,这次无论如何我也陪同你一起的,保护你的安全。”

    沈娴看着那头青杏和两个护卫回来,悠悠笑道:“那你先帮我搞定那个小丫头,她老监视我让我觉得烦。”

    “放心,这点儿小事交给我妥妥的。”

    结果青杏一回来,还没来得及近沈娴的身,便被贺悠叫了过去。他靠着树干扬言说累,让青杏过去给他捏捏腿。

    毕竟贺悠以前就是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不得怠慢。

    这里已经倒下一位使臣了,要是副使再倒下,这路就没法赶了。

    于是青杏只好照做。

    想来贺悠也是疲惫至极,没一会儿便沉沉睡去,怎脺餍都叫不醒。

    他能撑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

    这树荫底下凉快,沈娴让谁都不要去打扰他。就让他们一个在车里睡,一个在树下睡,睡饱了才有鏡神继续上路。

    到了傍晚,暖风穿梭,林荫外重峦叠嶂都淬上一层夕阳红。

    白天的暑热渐渐消了下来。

    护卫首领道:“公主,今日还要继续赶路吗?”

    沈娴瞅了瞅歪倒在树干底下睡得跟死猪似的贺悠,想着马车里还有个在补觉的,心情就极好。

    她问:“离下个驿站还有多远的路?”

    护卫首领道:“若是今天加紧时间赶路的话,能在天黑前抵达驿站。但今日耽搁得久,要想到驿站,恐怕得后半夜才能赶到。”

    沈娴便道:“大家也都累了,今个不急着赶路,夜里就在这里将就一晚吧。等明日天亮再启程。”

    “是。”

    白天里辛苦的侍卫们听闻这个消息,都松了一口气。

    在这茵凉的树下休息了大半个下午,个个累瘫,实在是提不起一点力气来继续赶路,就连动也不想动。

    到了入夜的时候,林荫里烧起了篝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