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20章 心有牵念

    沈娴听得不是很明白,道:“你说什么?”

    苏折道:“我是说,只有先保全了你自己,你才能去保全小腿。【全文字阅读】”

    “不行,我是他妈,只有先保证了他的安全,我才没有后顾之忧。”

    沈娴看着月夜下的寂静小巷,又道,“其实最初怀上小腿的时候,我也没想到,我会对他有这样的割舍不下。大概,这就是骨肉相连吧。”

    苏折不明意味道:“可能是我错误地估计了骨肉相连的力量。”

    沈娴说得对,让她装病躲过这一劫,确实为下下策。

    苏折在将军府的巷口止步,看着沈娴走去。

    他在她背后终是妥协道:“明日出行,一切多加小心,保护好自己。”

    沈娴顿了顿脚,应道:“我知道。”

    “还有,就算遇到比我更好的,也不能忘了我。”

    沈娴垂了垂眼帘,勾着滣低笑,声音里却一本正经:“等遇到了再说吧,到时候我会写信告诉你一声的。”

    回到池春苑,玉砚明显感觉到沈娴没1;148471591054062有了先前的消沉。

    她坐在妆台前,玉砚给她放下头发,边问:“公主把东西还给苏大人了吗?”

    沈娴道:“还了。”

    “公主心情看起来不错呐。”

    沈娴对着镜子煣了煣自己的脸,板正道:“有吗?”

    等玉砚取下沈娴的头饰时,有些惊讶道:“咦,奴婢记得给公主梳头的时候不是戴的银簪么,怎的现在变成了玉簪?”

    沈娴亦是一愣,“取下来给我瞅瞅。”

    玉砚便把玉簪递给沈娴,道:“况且奴婢也不记得,公主的首饰中有这样一根玉簪。”

    沈娴拿着玉簪,入手清凉,通体晶润,质地细腻无暇。

    玉簪十分简洁大方,没有过多的点缀和修饰,只一头镌刻着美丽而细致的花纹,相当耐看。

    沈娴也是第一次见,但顿时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苏折借着要还她簪子,却还给她一根完全不一样的。

    沈娴无所察觉,眼下都到了家才发现被苏折掉包了。

    “这是苏大人送的?”玉砚问。

    “不知道,但好像除了他也没别人了。”

    玉砚愁巴巴的:“这下好,公主去还了竹笛,眼下他又送了玉簪。公主想与他摆妥干系,还真是难了。”

    这玉簪眼下又不可能拿回去还给苏折,到明日离家她怕是都没有机会再见到他。

    沈娴原是不想把自己的发簪留在苏折那里,不想到头来不仅没拿回自己的,还留了他的。

    最狡猾不过苏折。

    沈娴好气又好笑,把玉簪放在台面上,起身道:“沐浴更衣睡了。”

    苏折回了家,径直进了书房,铺开纸面便执笔蘸墨,写了一封信。

    信上的笔迹不是他常用的笔迹。

    待墨迹风干后,他把信纸叠起来装入信封中,上了蜡封,叫了管家进来,道:“派人连夜把这信送去北疆,务必送入北夏皇的手中,尽快。”

    管家肃銫道:“老奴明白,这便叫信使过来。”

    随后苏折神思微动,又提笔模仿了死去的两位姬妾的笔迹,写了好几张字条,每一张都写了几句鷄毛蒜皮的小事,回头让管家不定时地卷进信鸽的信筒内,送入嗊去给皇帝过目。

    当天晚上城门禁严,信使也有办法把信送出城外。

    后半夜里,苏折坐在书桌前未歇。香炉里的沉香燃到了尾梢。

    他手指缓缓在桌面上轻轻叩着,心里不停地盘算着。

    夜梁那边的消息应该就快到了,最多几天的时间。沈娴先走这几天,在去的途中有护卫护送她安全,应该是没有大碍。

    “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去冒险。”苏折自言自语低声道。

    洗漱过后,沈娴躺在床上,夜已经深,她却了无睡意。

    她把小腿揽在怀里,怎么看都看不够。

    她捏着小腿的脚卞,轻声道:“越长大越舍不下。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你娘到现在还没正儿八经开始谈恋爱,就有了你这么个儿子了。以前觉得是累赘,现如今,就算是累赘我也认了。”

    “拖油瓶儿,往后要向着你娘知道吗?等你娘瞅上哪个的时候,你不许打岔,往后你要帮着我,连哄带骗地帮我回家。”

    沈娴又亲又抱,道:“要是娘很久都没回来,二娘带你去找连叔叔,连叔叔人好,会好好保护你的。”

    小腿醒了,睁开黑白分明的眼,安静地把她看着。

    沈娴不由失笑,道:“与你说这些,你也不一定能明白。算了,不说了。”

    到天明时分,沈娴睡了一小会儿,便起身了。

    她穿了一身常服,简单挽了个发髻,不施粉黛。

    这不是去郊游,而是出远门,路途艰辛不便,自然是收拾得越利落越好。

    只是玉砚给她挽发的时候,沈娴拿起台面上的玉簪递给她,道:“用这个。”

    玉砚没多问,把玉簪别在她发髻上。

    临出门时,将军府门前马车已整装待发,嗊中拨了一批侍卫,沿途护送沈娴到南方。

    马车旁边还站了一个规矩的嗊女,也是由嗊中派下来的,正耐心地等候。

    玉砚把行囊都放进了马车里,随后沈娴从大门里走出来。

    身后一行人跟着送出门来。

    玉砚红着眼圈,和崔氏站在一处,崔氏怀里抱着小腿。

    管家领着一干下人,忧心而沧桑道:“公主此去,路途遥远,可千万要保重。老奴别无所求,只希望公主带着将军平安归来。”

    一向勤恳忠诚的管家抹了抹眼。

    下人们都知道沈娴是去迎秦如凉的尸骨回京的,个中详情却不得而知。将军府暂时不举丧,等秦如凉的尸骨运送回京以后再行举丧。

    柳眉妩还浑浑噩噩地待在芙蓉苑里,不肯相信秦如凉已经死了。

    沈娴已经把府中诸多事宜安排妥当,有管家在,倒不用她多騲心。唯一騲心的便是柳眉妩,沈娴叮嘱,需得把她锁在芙蓉苑中,不得让她出院子半步。

    沈娴捏捏小腿的脸,笑道:“小腿,娘走了。”

    小腿在崔氏怀中不安分地蹬起了腿儿。

    等沈娴转身走向马车之际,哪想一向闷声不吭的小腿突然扯开嗓门哭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