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9章 我守身如玉的

    沈娴不禁也看得心惊。取人杏命,在瞬息之间。

    沈娴久久反应不过来。先前她极其介意的这两个女子,转眼间就死在了她的面前。

    苏折还不慌不忙,转身悠悠然地关上了后门。

    仿佛他刚刚做的,只是一件打扫后院一样平常的事。

    沈娴道:“我突然觉得,还是不能太惹你。不然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苏折道:“你惹我没关系,我脾气很好的。只是这回她们看见了你的脸,活着不太好。”

    他回头看她,“你怕吗?”

    沈娴道:“又不是没看见过死人。只是我没想到,她们在你家里住了这么久,你也能杀人不眨眼。你与她们没有情分?”

    “情分,什么情分?”苏折问,“你吃醋那么凶,你还想我与她们有?”

    沈娴说不出话。

    苏折又道:“阿娴,你害怕这样的我吗?”

    沈娴随口道:“我也想害怕,你做的事也确实让人害怕,可我怕不起来怎么办。”

    苏折笑了。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情笑。”沈娴睨着地上的两具尸体,“她们不是皇上安挿在你身边的耳目么,现在人都被你杀了,你说怎么弄。”

    其实她早应该猜到,皇帝不是真的想送美女给苏折,而是想监视他。

    可是自己想是一回事,亲耳听到苏折说出口又是另外一回事。

    即使是耳目、是堅细,只要是个母的,她就非常介意。

    苏折道:“她们的笔迹我已经清楚了,信鸽也已拦截,留着也无用。”

    这两人虽是皇帝赐下来的,可到底是姬妾,身份卑微,皇帝不可能亲自到苏折家里来见人。

    甚至于,连这两个女人长什么样,皇帝兴许都已经忘了。皇帝在乎的只是每隔一段时间就收到她们关于苏折的上报。

    苏折留她们这几个月,就是为了方便嫫清她们的笔迹,了解她们上报的习惯,再把来往报信的信鸽驯服,便再无她们的用处。

    苏折又道:“只是现在你亲眼看见我杀了她们,往后我们就是一条船上的。”

    沈娴张了张口,轻声问:“那你碰过她们了么?”

    苏折弯下身,手指捻着姬妾喉间的发簪,轻轻拔出,血迹斑驳。

    他意味深长地看着她,笑了笑道:“你放心,我守身如玉的。”

    沈娴抿了抿滣,撇开眼闷闷道:“这么两个大美人放在你家里,你要守身如玉,怎么向皇上交差?我不信。”

    苏折悠悠道:“我告诉她们我不行。”

    沈娴道:“她们会信?”

    “信不信没办法,提不起兴趣也不能强求。”

    沈娴眯着眼,又问:“那后来怎么还和楚玉楼扯上了关系,外头传得有模有样,说你喜好男子。”

    “我为什么去楚玉楼,你还不知道吗?”苏折道,“不过后来也确实去过几次。”

    他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颈项,又道:“那晚,你在我这里啃了一下,啃得极好,坐实了我喜好男风的罪证。”

    沈娴幽幽瞪他,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憋闷道:“你就那么喜欢别人把你传得如此不堪?”

    那晚她确实被他气到了,又不知该如何摆妥,顺口就咬了下去。

    苏折道:“我要是不喜1;148471591054062欢男人,不久的将来,皇上还想将他的公主下嫁于我。等到了明媒正娶的时候,那才真真是没有办法了。”

    沈娴愣了愣。

    所以他这是未雨绸缪,宁愿把自己的名声搞烂,也不愿意娶什么公主。

    皇帝还没有下旨,便被苏折给断了这条路。

    沈娴心里正不是滋味,苏折又对她狭促道:“不过你应该是懂我的,我取向正常与否,已然在你身上试过,你有所体会才是。”

    沈娴脸上微微有热意,不知不觉又红了耳根。

    随后苏折叫人来处理后事。

    管家叫了两个人来,毫不惊讶,只做好本分事,把尸体抬去处理干净。地上的血污也洗得一滴不剩。

    沈娴道:“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苏折道:“你的发簪,我总得还你。”

    沈娴一瞅那发簪上的血迹,就嘴角轻抽:“一言不合就拿我的簪子去杀人,现在上面还挂着血,你就要还我,你还真是不见外。”

    苏折无害道:“不好意思,当时情急,刚好顺手。我得洗干净了再还你么,你先别急着走。”

    沈娴道:“不用了,一支发簪而已。”

    说着刚一转身,苏折若有所思的声音便传来:“所以,这算是定情信物?”

    沈娴回过头来,面瘫地看他道:“算了,你还是洗干净了再还我吧。”

    于是沈娴跟着苏折进内院,任他打来清水,慢条斯理地一遍遍清洗她的发簪。

    沈娴百无聊赖,在院子里站了会儿,道:“那两个女人,之前也常来你这院子?”

    “这个无法避免,总得让她们知道我在干什么。”

    沈娴没好气道:“你到底洗好了没,莫不是还要洗一个晚上?”

    “好了。”

    苏折用绢帕擦拭干净,才转头朝她走来,月下站在她面前,抬手把发簪别在了她的发间。

    发髻微微松散,别有一番美丽。

    他洗干净的手若有若无地散发着一股清润的气息,拂了拂她鬓角的发丝,滣边带着隐隐约约的笑。

    沈娴一把将他的手拂开,知道他是故意让自己不爽,便道:“我还是有点讨厌你。”

    苏折道:“讨厌我没关系,只要你不忘了我。”

    想要忘了他,是那么容易的事吗?若是那么容易,也不会这么久以来都忘不了。

    沈娴曾自以为是,以为一脚踏出去还收得回来。

    但她最后还是失败了。

    大抵是因为,她对他,有着自己都难以想象的认真。

    她转头朝外走去,口中道:“看缘分吧,若是我这次出远门走一趟,遇到比你更好的,说不定就把你忘了。”

    可这世上,哪还有比他更好的。

    苏折抬步跟了上去,送她出门,走在回将军府的路上。

    他比之前冷静了许多,道:“明日还是要走?”

    “嗯,装病是下下策,皇上要想对付我,我留在京城里不比在外面安全。”沈娴道,“只要他不带走我的小腿,我愿意冒险一搏。”

    “小腿的存在,本不是为了让你为了他付出的。”苏折极低地轻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