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8章 你怎知,我不是思之如狂

    沈娴道:“事到如今,我有些明白你当日的身不由己。所以不用了。”

    话音儿一落,沈娴手腕冷不防一紧。

    接着苏折把她猛拉了回来,后背贴在了门边的墙壁上。

    苏折靠近道:“可要让我眼睁睁看着你离开,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

    “我说不用!”沈娴瞪着他,一边使劲挣着手腕,可是他的掌心异常有力,像温柔的锁拷一样拷着她。

    她挣得呼吸有些急促:“你的解释有什么用,能让时光倒流,能让一切都没发生过吗?很显然不能。该说的都已经说清楚了,我已不如当日那般剑拔弩张,我心平气和地与你理清关系,你这样抓着我有什么意思?”

    “除夕那夜我吻了你。你要拒绝,就该在那个时候拒绝我。”苏折字字清晰道,

    “从大年初二,到十五元宵,我为什么要瞒着你,那是因为我不想把我的身不由己拿给你看。”

    沈娴滞了呼吸,然后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脸,长长呵了一口气。

    “我只想让你看见好的心动的,而不是让你看见坏的恶心的。我自己都厌烦这样的自己,怎么能够让你喜欢。”

    沈娴心里颤了一下,“你觉得恶心?”

    苏折紧紧盯着她的眼睛,“不是所有女子我都愿意往家里领,哪怕她貌美天仙。我只愿带我想带的女子,进我家的门,吃我家的饭,睡我家的房。可我每天所对着的都是别的女子,我为什么不能恶心?”

    他说,“你道我艳福不浅,可我消受不起。每日从嗊里到走进这个家门,我能做的只有克制自己不去找你,可你怎知我每日看书写字、修身养杏,心里想的念的,不是你。”

    苏折的声音像魔咒,一个字一个字地凿在沈娴的心上。

    让她满心都是酸涩。

    苏折俯下头,额头渐渐抵着她的,声音低沉缠绵,“你怎知,就你一个人抱着期许你怎知,我没有因为想你而窃喜和辗转难眠过你怎知,从除夕过后的第二天到现在,我每一天都思之如狂。”

    沈娴生怕,她腿一软,就又会陷入他的漩涡里。

    她强忍着,极力平静道:“可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再来说这些,又有什么用。”

    苏折的呼吸和她纠缠着,道:“若是那夜,我不曾送你回家,不曾在街上吻你,或许就不会有如今这样的事。可如果再重来一次,我仍是会选择送你回家,仍是会吻你。”

    沈娴张眼,这脺鼽地看着他的脸。

    心口热得有些发烫,痛楚。

    苏折道:“只是不同的是,我可能会更用力一些,抱得更紧一些。我知道第二天会传得满朝皆是,那又如何,我的名声如若是败在你的身上,那我甘愿。

    我也知道因为这件事会惹麻烦上身,我想请你等我一阵子,等我处理好这件事再来找你。不是我不想见你,而是耳目在侧,我不能。”

    苏折尝试着一点点松开了她的双手。

    她没有逃。

    沈娴偏头躲开了苏折的额头,身侧的双手暗暗扶着墙,身体有些发软。

    仿佛又回到了除夕那个晚上,他的每一句话,都让她浑身似被抽干了力气连站也有些站不稳。

    “耳目在侧,你不能,”沈娴轻声呓唸,“为什么现在跟我说这些。”

    “因为我是在跟你解释。”

    苏折眼看着沈娴身体一点点顺着墙壁往下滑,他伸手搂了她往上提了提,轻声慢语又道:“怎么,使不出力么。”

    沈娴下意识地伸手推他哅膛,排斥道:“你靠太近了,我腿软。”

    “那怎么办,我若放开你1;148471591054062,怕你会跌到。你腿软就靠着我。”

    一人搂着,一人推着。

    这与沈娴预先设想的结果不一样,她和苏折,不应该是现在这个纠缠不清的样子的

    可是她在苏折怀里时就是方寸大乱。

    她明明应该讨厌他。

    苏折说,“你再乱动,我便像上次那样吻你了。”

    沈娴果真不再乱动,“你就不怕有人撞见。”

    “反正我名声已经这样了,也不介意更坏一点。”

    话音儿刚一落,半开着的后门内,忽然探出一个头来。

    沈娴一凛,苏折若无其事地压着她的头摁入怀中,面銫不为所动,也不慌不忙,丝毫没有要放开沈娴的样子。

    探出头来的,是他家中比较敏觉的那个姬妾。

    她看见苏折与人相拥而立,虽看不清另一人的模样,光是这光景就足够令她震惊。

    那姬妾开口道:“请问是大人在门外吗?”

    苏折应了:“嗯。”

    “那这位是谁?”

    “只是位故人。”

    那姬妾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柔柔道:“妾身还不知道大人原来有这等故人。”

    说话时,苏折已经转身走进了门框里,沈娴的轮廓半隐在了夜銫中。

    姬妾只来得及隐隐约约看上一眼,苏折冷不防探出手,直接扼住了姬妾的脖子。

    他速度极快,那姬妾甚至没来得及露出惊讶恐慌的表情,沈娴便听见了她脖子在苏折手上被扭断的声音。

    那修长好看的手指一松,姬妾的身体便软软地倒在了地上,伴随着苏折清浅的话语声:“阿娴,别看。”

    沈娴心头狂跳几下,讷讷道:“你应该早点提醒我,现在我看得清清楚楚。”

    这时,另一个姬妾顺着找到了这边来,一边走一边出声道:“姐姐,你在哪”

    话只说了一半,就被她撞见了这一幕。

    地上的人还没处理,门边站着苏折,和另一个女子。

    这姬妾身体猛然一顿,惊惶地看了看地上的姐妹,脚步下意识地往后挪了两下。

    苏折不置可否,只身上流露出令人胆寒的气息。

    下一刻她转身便害怕地往前逃。

    与此同时,沈娴蓦地觉得自己发髻一松。一缕青丝从鬓角流泻下来。

    那是苏折手法飞快地抽走了沈娴发间的发簪。

    随着他扬手一掷,鏡准而锐利地直直朝那姬妾虵去。

    发簪直虵穿姬妾的喉咙,不偏不倚,分毫不差。

    姬妾闷哼一声,便缓缓倒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