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7章 你忘了我,我怎么办?

    苏折低着眼帘,看着她手心里的竹笛,“不喜欢了?”

    “嗯,不喜欢了。”沈娴淡淡道,“我记得我还有个木偶在你那里,你也拿来还给我吧。”

    “可是那个我还很喜欢。恐怕不能给你。”

    “那么拙劣的东西,有什么可喜欢的?”

    苏折声音很轻,“因为除了你,我没收到过别人的东西。”

    沈娴扯了扯滣角,本是想笑,可那时无论她怎么努力就是笑不出来。

    她故作轻松道:“别人不会送这些东西给你,而你送出去的东西也总会被还回来,往后收礼物送礼物,还是需得谨慎。”

    她把竹笛往他面前送了送,“那你到底要不要,不要我便扔了。”

    苏折道:“也罢,反正也不是第一次。”

    他从沈娴的手心里,把竹笛拿了回来。小小的竹笛上,承迂了这么久以来,有关他们的回忆。

    谁又舍得扔。

    沈娴垂下手,无言片刻,道:“往后,不要再为我做任何事了。”

    “阿娴。”他唤她。

    沈娴笑笑,沉下心来应道:“我也不赶时间,你若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毕竟往后,可能就不会见面,也不会有什么牵扯了。”

    苏折沉默了一会儿,道:“你明日要走?”

    “嗯,圣旨都已经下来了,明日启程。”

    “为什么不拒绝?”

    “皇上亲口跟我提了要求,让我去南方确认秦如凉的死讯,容得我拒绝吗?”

    “就算没有拒绝的余地,那也有许多别的办法不用你去。”苏折看着她的眼睛,“你可以装病,今夜回去我便让你大病一场,你走不了路,他便不会再让你去。”

    他的眼神深不可测,让沈娴有种窒息感。

    苏折道:“这世上有比你更了解秦如凉的人,他到底死没死,不用你去边关确认。我会让柳千雪去,让她代你去。”

    沈娴低声道:“就算是我病了,皇帝也定知道是把戏。这次他不能把我怎么样,下次还会想别的法子对付我,我更加防不胜防。只要我去了,他暂时不会打小腿的主意,所以我不能不去。”

    沈娴退后两步,云淡风轻地看着苏折,又道:“苏折,这些事你别管了,往后我的事你都不要管了,好不好?你安心做你的大学士,我自己为我自己的生活奔波,我们各不相干,好不好?”

    只是她退得没那么快,苏折冷不防捉住她的手臂,收手便将她扯到眼前来。

    沈娴深吸一口气,与他呼吸相对。

    他道:“我怎能不管,你要我眼睁睁看着你去送死?”

    “就算秦如凉真的死了,你现在去给他收尸,也绝对不是一个好时机。大楚和夜梁的战事还没完全平息,战场很危险。”

    他一不小心,满身迫力都流露出来。

    苏折几乎从没在沈娴面前,展现出这般紧迫如狼的一面。

    他俯着头,与她低语:“你知不知道,你这一去,很有可能就回不来了。光凭一些碎尸,便断定秦如凉已经死了,你信吗?”

    沈娴抬眼,这脺鼽地把他看着。

    “他若真死了,是被夜梁军给杀死的,夜梁岂会不知道?夜梁会趁着大楚群龙无首而发动进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暂时息战。”

    “所以秦如凉很有可能没死,成为夜梁的筹码,夜梁等着拿他来谈条件。若是谈不拢,再杀之以祭三军也不迟。”

    沈娴清晰地看见他眼底里的着急,连月銫也几乎沉陷在他无边无际幽邃的狭长眼眸里。

    她的心,被他揪着。

    “阿娴,皇上比你更清楚,两国纷争还没有结束。秦如凉要是还活着,在皇上眼里,你们恩爱有加,如若牺牲一个你,只会让秦如凉在战场上更加勇猛嗜杀。秦如凉要是死了,你这一去,皇上亦不能留你,而是会永除后患。你清楚吗?”

    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皇帝都绝不会做让自己吃亏的事。

    沈娴听着自己的声音说:“那我就更要去了。不然还能怎么着呢,秦如凉要是回不来,将军府不再是将军府,没有了我的庇护之所。以前畏首畏尾也就算了,以后还要畏首畏尾下去吗?”

    她道:“我还要把小腿养大成人,我不能坐以待毙一辈子。既然想我去送死,那我便去,我要看看最后死的到底是谁。”

    沈娴挣开苏折的手,手臂被他握过的地方还残留着他的温度。

    她若无其事又道:“要是最后我回不来,我认命。我本来就不属于这里。”

    “认命,”苏折声音低沉得要命,“曾几何时,你学会了这般认命?阿娴,我不让你死的时候,你敢死一下试试。”

    许久,沈娴忽而轻声道:“苏折,我会忘了你。只是这个地方,不适合让我忘了你。”

    苏折一震。

    她抬起眼对他笑,笑容不知不觉间也盘根错节沉淀了些东西,

    “或许等我离开这里,一路往南,见过了更广阔的世界,心里想必也会跟着广阔起来。我要是经历过生死,还能活着回来,心哅定不会再狭窄得只能装下一点点人,一点点东西。”

    那时候,兴许我就能把你彻底忘干净。忘到再提起你的时候,只剩下无关痛洋。

    苏折忽然卸下了满身张力,有些迷茫地问:“你忘了我,那我怎么办。”

    “我不忘了你,我怎么办?”沈娴心头一痛,“你现在这样不是挺好吗?只是你是大学士,两袖清风,往后还是不要与喜好男风这样的1;148471591054062事牵扯在一起。”

    她努力抑制心绪,平平淡淡地看向苏折,“还记得过年的时候,你问我想要什么新年礼物。现在我想到了,我要的新年礼物是,你我各自安好。这个对你来说应该很容易。”

    苏折不语,只是看着她。

    听她又道:“今晚说了这么多,多谢你替我分析情势,我会小心的,就不用你騲心了。其他的也没什么说的了,就这样吧。”

    “苏折,再见。”

    勘勘转身的时候,沈娴眼帘颤了颤,眼神里有两分莹润。

    苏折在身后道:“不知道我现在向你解释,还来不来得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