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6章 不想再想他了

    沈娴茵狠道:“其他的你们不要管,只管帮我保护好小腿。如若府里有人想趁我不在加害他,不用再留她杏命,直接给我弄死。”

    “还有,随时留意嗊里的动向,我走以后,要是嗊里有人来,你们定要第一时间带着小腿离开,绝不能让他单独被送进嗊去。”

    “去找连青舟,他一定有办法送小腿离开京城,去任何地方都好,只要不让人找到小腿,只要能让他平安无事。”

    沈娴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那不哭不闹的小拖油瓶。

    沐浴过后换上干衣服,沈娴还有些头昏脑涨,她抱着小腿不愿撒手,看着他的小模样,渐渐有些眼酸。

    这两天池春苑谁都没有睡个安稳觉。

    雨一直下了两天,总会天晴。

    这雨一歇,午后阳光乍出,整个世界都晶透如琉璃。

    嗊里来人传旨,请沈娴略作收拾,明日便启程。

    玉砚和崔氏一声不吭地收拾东西。沈娴淡淡道:“不用太复杂,简单捎几身换洗的衣物即可。”

    后来玉砚终于忍不住,一边打包包袱一边抹眼泪。

    她不能跟着沈娴同去,她要和崔氏留下来照顾小腿。可这一去,定是危险重重,玉砚恨不能自己能一分为二,另一半跟着沈娴。

    玉砚哽着喉到沈娴面前道:“公主,咱们收拾行囊带着小腿,连夜出逃吧。去哪里都好,再也不回这京城了!”

    沈娴捏了捏玉砚的圆脸,道:“这会儿想逃已经来不及了。我越逃,越是中了他的心意,他才有正义凛然的理由把我们母子永绝后患。”

    沈娴温柔笑着,安慰她道:“所以我不能逃,我得去,我一去,转移了皇帝的视线,你们和小腿也就轻松了。”

    “可万一”

    “万一我出了事,你们就离开,按照我方才说的,去找连青舟。”沈娴笑笑,道,“放心,我留着最后一口气也要回来。”

    玉砚哭着道:“你不能让小腿没了娘。”

    “我知道。”只是沈娴眉头笼罩着的愁绪一直不得散开。

    玉砚把枕头下的匕首,还有之前得来的飞镖全都收起来,还准备了许多银针利器,带着路上防身用。

    只是一不小心,玉砚把沈娴枕头下的竹笛也掀了出来。

    玉砚迟疑了一下,问:“公主,这个也要带上吗?”

    她怕沈娴不带在身边,睡不好安稳觉。

    有的东西,就是有这种魔力,能够让人安心,有所慰藉。

    沈娴看着那竹笛,愣了愣,眼里依稀有淡淡的伤楚,道:“不必了。我拿去还了。”

    总是执着于物,也不是一件好事情。

    她会一直走不出来。

    把这竹笛还给了苏折,往后便应该算是彻底告一段落。

    她不想再想他了。

    这一去,其实也根本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

    沈娴把竹笛紧握在手里,掌心有些发烫。她换了一身简便的衣裳,便出了将军府。

    以前觉得苏折的家要绕一些七晕八拐的小巷,她根本记不住路。

    只是现在绕过苏折家的前门,进了后巷,沈娴才觉得走的每一步路,她都很清楚。

    她来到苏折家的后门,在门前站定。抬头看着依稀的月光下,昏暗紧闭着的1;148471591054062门扉。

    沈娴深吸一口气,也按捺不住心里莫名其妙就泛出来的悸痛。

    以前她从这里离开过,那时苏折站在门边送她。她也从这里进去过,那时苏折亦是站在门边接她。

    她在他门前站了许久,都没有上前去敲门。

    她在想,她若是去敲了门,应门开门的人会是谁呢?他家中的姬妾吗?

    她又该如何说,如何做?

    难道要把这竹笛交给他家中的姬妾,代为转达?

    等沈娴回过神来时,不由暗笑自己想太多。

    她只是来还东西的,可到此时此刻她却分明还介意着,住在他家里的女人。

    沈娴迟疑了一阵,她要不要把竹笛从院墙里抛进去,亦或是从门缝下塞进去。那样既还了东西,也不会见到他家里的任何人。

    只是这样一来,苏折不一定能够发现。若是让竹笛就这么淹没在草丛中或者门缝下,又实在是暴殄天物。

    她心里涌起过一阵冲动。

    想见他。

    也好把东西当面还给他,与他告别。

    可他也不是想见就能见到的。苏折能不能从这里出来,他能不能打开这扇门,都得看缘分。

    沈娴不去强求这缘分,还要冒着适当的风险。

    算了。

    沈娴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竹笛,缓缓转身,还是去正大门毖东西交给他的管家,托管家转交给他吧。

    苏折这么聪明,看到竹笛便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只是她将将转身走了两步,哪想这时,后门忽然应声而开。

    门框里站着一抹人影,沈娴背对着他,一时谁都没有出声。

    后来沈娴转身,眯着眼看他,见他不是任何人,正是苏折。

    “你找我?”苏折问。

    “你要出门?”沈娴亦问。

    两人几乎同时问出口。

    可答案都是显而易见的。

    沈娴到这里来,除了找他还会找谁。

    就算她不来,苏折今夜也会去找她的。只是没想到,刚刚一打开门,便看见她出现在门口。

    苏折也愣了一下。

    继而他道:“来找我,为什么不敲门。”

    沈娴若无其事地挑挑眉,“我怕来开门的是别人。”

    “只有我喜走这扇门。”

    沈娴问:“你赶时间出门么,”她两步走了回来,赶时间的话,她也不用太耽搁,把东西交还给他便走。

    反正也没有什么话想要说。

    眼下他能出来见一面,就已经达到沈娴的初衷了。

    只是苏折道:“我不赶时间。”

    沈娴站在门框外,比他矮了一截,微微仰着头,借着月銫的光华,努力看清他的脸。

    把他的每一分轮廓都记下来。

    沈娴忽然想起,她第一次学雕刻的那只木偶。如若是下一次,她记得他的模样,定能刻得好看一些。

    苏折也看着她,眸若星夜苍穹,恨不能把她给卷进去。

    沈娴收回眼神,朝他摊开手心,清寂道:“苏折,还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