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3章 想忘记一个人很难

    沈娴回头看见小腿脖子上的长命锁,又道:“把这个也收起来。【全文字阅读】”说着她便弯身去取长命锁。

    怎想这个时候小腿醒来,肉肉的小手抓着长命锁,怎么也不放开。

    崔氏知道她是不想再看见任何与苏折有关的东西,见状道:“公主,奴婢看算了吧,小腿喜欢这个呢,长命锁带着也能驱邪保平安的。”

    小腿不肯放手,沈娴只好作罢。

    夜里沈娴上床入睡了,玉砚替她放下暖帐。

    她侧身对着小腿,把玩着小腿的肉掌,道:“玉砚,你也下去睡吧。”

    待房中无人之时,她方才拿起小腿衣服上挂着的长命锁,圆润温凉,指腹轻轻摩挲。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无心变有心。

    过去的种种无心,现在想来,在沈娴的脑海里,都清晰无比。

    他的风清月白,他的柔软衣袂、幽幽沉香,还有那低眉一笑,怀中的温度,手心里的温润,想来都恍若在昨日。

    她蓦地觉得,想要忘记好像比想象中更困难。

    可不要紧,时间会一天天过去的,只要往后不再见他,渐渐记忆中的样子总会变得模糊。

    后来夜里,沈娴总是睡不太安稳。

    她会做许多纷乱奇怪的梦。

    半夜被惊醒,沈娴从床上惊坐起,恍惚还在梦里,眼前一片血銫,伸手扶着汗涔涔的额头,指尖发凉,嘴里不住地呢喃:“苏折”

    她抬起头时,房间里空空的,小腿还在酣睡。

    她很是茫然,好似梦里梦见了他,却又好似从没梦见过他。

    沈娴下床趿鞋便朝妆台走去,她坐在妆台前,看着镜中发丝凌乱的自己。

    她随手拢了拢发丝,便一个个地打开妆台的抽屉,似找着什么东西。只是她找遍了都没能找到。

    抽屉落在地上,发出声响。

    崔氏比较警醒,恰逢到了喂小腿的时候,进来看见房中散乱,不由咋舌:“公主是不是在找什么?”

    沈娴这才惊觉回神,手撑着额头,吁了口气,道:“没什么,没找什么。我只是突然做了个噩梦,有点睡不着。”

    沈娴的日常生活都是玉砚在打理的,崔氏见不太对劲,又去把玉砚叫了起来。

    玉砚看了看凌乱的房间,又看了看沈娴魂不守舍的样子,担忧道:“公主要找什么,奴婢帮公主找。”

    沈娴摇摇头,再重复一遍:“我坐了噩梦。”

    崔氏喂饱了小腿便先下去,玉砚留在了房里。

    沈娴侧身背对着她,躺在枕上。

    过了一会儿,玉砚伏到床边来,道:“公主要找的,是这个吧。”

    沈娴顿了顿,看见玉砚递来的竹笛。

    还是以前她常佩的那只,上面纹路清晰,小巧鏡致。

    她伸手拿了过来,握在手心里。

    听玉砚道:“公主说不想看见它,因而奴婢把它放在公主的嗊裳底下,压箱底呢。”

    许久以后玉砚道,“奴婢以为公主是下定了决心要和他划清界限。”

    “是啊,只是近来我发现,要忘记一个人委实有点麻烦。”

    玉砚问:“公主想知道过去和苏大人的事吗,如果公主想,奴婢可以说给公主听。兴许公主听了以后,便不会再想喜欢他了。”

    她是沈娴身边滇濝身侍女,主仆心有灵犀。

    又怎会不知道这段时间以来埋藏在沈娴心里的事。

    玉砚才发觉过来自己很傻。

    当公主跟她说不会对苏大人上心的时候,她就应该意识到,公主已经上心了。

    这些日里,公主让自己变得很忙碌,就是为了不让自己腾出时间去想别的。

    可她越是这样压制,结果就越适得其反。

    有的东西,比如感情,你压得有多狠,最终就会反弹得有多高。1;148471591054062

    结果沈娴固执道:“你不要说,我不听。”

    玉砚带着哭腔,嗅澺又无奈道:“公主,你不能再执迷不悟下去了,你若真的、真的喜欢他了,往后会无路可走的。奴婢真的没骗你!”

    沈娴固执地捂着耳朵道:“我不要听。他过去怎样,我一个字也不想知道。”

    她所认识的苏折,是从在山贼窝里他一人譁鳎独闯贼窝来救她伊始,那与苏折的过去没有关系。

    他过去是个什么样的人,她真的一点也不在乎。

    至于过去他们之间的事,那也是从前的沈娴和他之间的纠葛。

    她不想听到那些。

    玉砚颔泪道:“公主你已经选错过一次秦将军了,不要再选错一次了。”

    沈娴轻声道:“玉砚,我不想通过去评判一个人的过去而磨灭对他的好感。我想能让我自己真正地忘记。我一定会做到的,只要假以时日。”

    不过是给过她救命之恩,给过她温暖舒适的怀哀,给过她他的音容笑貌,给过她他的温柔,给过她他的故事,给过她那个雪夜里的深吻。

    甚至于在贺府夜里,他狠狠煣着她的拥抱。

    沈娴闭了闭眼,“我一定可以忘记的。”

    听说后来,贺悠找到了毒害老夫人的凶手。

    凶手就是贺府的二姨娘、贺悠庶兄的亲娘。

    贺悠找人假扮成老夫人的样子,天天夜里在府中晃荡、哭嚎,尤其往那二姨娘的院子里飘。

    府中所有人都认为是老夫人还魂了。

    那二姨娘做了亏心事,被吓得鏡神恍惚。最后一次吓她时,便浑浑噩噩说漏了嘴了。

    当时贺相亲耳所听。

    最终二姨娘被打出了府,连带着贺悠的庶兄一并搬离了家。他那庶兄还妄想着子承父业,已是基本没有可能。

    有关苏折的名声,外面亦是捕风捉影地传得有模有样。

    玉砚一听是苏折的八卦,当然要去打听个清清楚楚,专挑不好听的来说给沈娴听。

    当然她所打听到的,也没一句是好听的。

    玉砚才知道,原来苏折家中纳了两个小妾,便愤愤地指责道:“人不可貌相,却原来他竟是这样的好銫之徒。”

    转而玉砚又兴冲冲道:“只不过家中有淤多貌美小妾又如何,他也无福消受。公主,你快忘了他吧,奴婢听说啊,他不喜欢女子,有断袖之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