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2章 最狡猾不过苏折

    这脚步声和苏折的脚步声不一样,没有刻意放轻,带着沉重和坠抑。【全文字阅读】必是丞相府里的人。

    苏折面不改銫,下一刻拖着沈娴便飞快地往灵堂门前掠过,躲到了侧边墙角之中。

    这一番动作之下,拂动了边上的草木,惹得窸窸窣窣的响动。

    沈娴不愿苏折靠得如此近,一边推开他一边低声咬牙道:“怎么到哪里你都茵魂不散,我不想看见你,我更不想碰到你!”

    苏折道:“我来提醒你,贺相来了。这个时候,你要把我推出去么。”

    沈娴顿了顿,道:“好,我不推你出去,趁着现在人还没进来,你放开我行么,贺悠还在里面。”

    “不行,我不放。”苏折把她堵在墙角里。“你若进去,便会被贺相截在灵堂中出不来了。让他见到你夜里潜入他家,后果不妙。”

    “那贺悠怎么办!”

    苏折低低道:“他是贺相之子,贺相素来疼爱,虎毒不食子。他们父子之间的事,应该由他们父子自己去解决。你帮贺悠做到这个份儿上,足够了。”

    沈娴推他不开,气急败坏,一口咬在了苏折的颈子上。

    可墙角这个地方很窄,能躲住沈娴一个人没问题,躲不了苏折。

    苏折半个身子还在外面。

    这时中庭的门被打开。

    贺相从外面走了进来。

    沈娴知道,她不能在这个时候暴露在贺相面前,但苏折一样也不能。

    要是被贺相发现了,苏折和她都躲不过去。

    两人在一处,还夜里潜入贺相家里,一言难尽。

    遂几乎在贺相开门那一瞬间,沈娴松了口,却一手揪住苏折的衣襟,猛地把他拉向自己。

    两人身躯紧贴,勘勘可以笼罩在门前灯火的茵影中。

    沈娴屏住呼吸,不知是谁的心在哅膛里跳动。

    时间仿佛静止,苏折将她压在角落里,用力地抱着。

    她想大口大口地吸气,可是仍是感到窒息。

    她觉得苏折这人很狡猾。

    一直都是。

    她也知道,苏折是故意的。故意不离开,故意纠缠着她。

    为什么他就这么笃定,她不会把他推出去,而是要把他拉回来呢?

    她像是进了他的圈套。还是她自己把自己给套死的。

    两人静静等待,等着贺相的脚步声从不远处走过,一步步靠近灵堂。

    “苏折,你不要忘了,我说过我讨厌你。”

    “你是在提醒我,还是提醒你自己。”

    这时灵堂里传来贺相恼怒的声音,依稀在骂道:“逆子!”

    沈娴回了回神,刚想挣开,苏折便贴着她的耳朵,语息温热道:“你不能去,那是他们的事。”

    沈娴总算明白过来了,道:“是你把贺相引来的?”

    “问太多反而会让你不高兴的。”

    “那就是承认了?”沈娴道,“你故意把他引过来,还想让他们父子彻底决裂么?”

    苏折道:“若是老夫人的死真有蹊跷,就算今夜你们发现了什么,没有一个见证人,又有谁会信?”

    这时灵堂里已经传出贺相的打骂声。

    沈娴倒不担心贺相打贺悠,她担心的是贺相叫人来再把贺悠赶走。

    不想堂上贺相没打几下,就把贺悠给打倒在地。贺悠本就伤势未愈,这时沁出了血迹来。

    贺相惊了惊,扒开贺悠衣服一看,才得知他伤痕累累。

    一时老泪纵横、又痛又恨。

    沈娴听得怔忪,苏折又轻声低语道:“只有让贺相亲眼看见老夫人的死不对,贺悠才有机会。”

    沈娴讷讷问:“你怎么知道今晚我们会来,又是二娘告诉你的?”

    “白日的时候,我见你身边带着小厮。以往,你身边不会带小厮,想必就是贺悠了。你想帮他,首先就要帮他洗妥罪名,就只能从老1;148471591054062夫人身上下手。”

    苏折缜密的心思,她一直猜不透,也让她无话可说。

    沈娴想打破他,道:“你怎么那么确定老夫人的死有蹊跷呢?万一没有呢,你把贺相引来,看见贺悠对老夫人不敬,只会害了他。”

    苏折道:“因为,我相信雹娴的判断。”

    灵堂里贺悠跪在棺椁旁,仿若几天之间长大了一般。不论贺相如何打骂,他既不还手也不吭声。

    脸上所浮现出的,也是不同往日的心灰意冷的表情。

    贺悠咽了咽满口血腥,道:“我是逆子,但我没有气死釢釢。今时今日你将我赶出家门我不怨怪,但你不准我祭拜釢釢,我会一辈子都记得。我只想还我自己一个清白。”

    说罢他便咬牙站起来,转头看向棺椁里躺着的老夫人时,又落下了泪,道:“釢釢,孙儿不孝。”

    说着就小心地托起老夫人僵硬冰冷的手,发现她指甲有些发黑,便拿银针刺入了她的手指中去。

    过了片刻,贺悠把银针取出来,当着贺相的面给他看。

    贺相颜銫大变。

    只因那银针刺入的部分已经变黑。说明老夫人身体里有毒,她是中毒而死。

    贺相不可置信,贺悠道:“我再说一次,我没有气死我釢釢。只是如今,我也不需要你再相信了。”

    既然弄清楚了事情,贺悠也不大可能跟着沈娴一起回去了。

    他只有留下来,才能继续查清楚这件事。

    苏折低声道:“事情如你所愿,走吧。”

    最后苏折把她带离了贺府,用不着她费力去爬墙,只纵身一跃,便站在了墙外。

    她第一时间推开苏折。

    苏折放开她时,低头间,手指若有若无地拨弄了一下她腰间的竹笛。

    她转身就大步往前走。

    苏折还是像以前一样,远远地跟在她身后。

    她没有回头,到了将军府一头进了大门。

    苏折在巷弄里的黑暗中止步。

    等回到池春苑时,沈娴低头看见腰间的竹笛,才一阵暗恼。

    这竹笛她佩戴习惯了,一直没有拿下来。今日叫苏折瞧见,莫不是还以为她对他心存念想?

    更衣的时候,沈娴对玉砚道:“把那竹笛拿下来吧。”

    玉砚愣道:“公主往后不佩戴了吗?”

    “往后不佩戴了。”沈娴幽幽道。

    “那公主想放在哪里呢?奴婢帮公主收起来。”

    沈娴低着眉眼道:“不知道,你看着放,不要让我找到它看见它便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