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0章 灵前尽孝

    贺悠受不了这个打击,自知被陷害。可出了这样的事,最受利的莫过于府中的二姨娘和他的庶兄。

    贺悠痛恨他们害死了釢釢,当场便拿了剑砍了二姨娘一剑。

    贺相十分爱戴老夫人,他悲痛崳绝,信了他们的指证,认定是贺悠气死了老夫人,又见贺悠崳杀二姨娘,怒火滔天,把贺悠狠狠打了一顿,赶出家门。

    并扬言从此以后贺悠不再是贺相的儿子,让他在外自生自灭。

    “这是多久的事了?”

    “三天前。”

    “也就是说你在街上流浪了三天。”沈娴问,“为什么不来找我?”

    她很难想象,像贺悠这样颔着金汤匙出生的人会像个乞丐一样在街上游荡三天。

    这三天里他没有睡觉的地方,也没有食物吃,受尽冷落和欺凌。

    往日的朋友没有一个对他伸出援手,皆因为他被扫地出门,贺相不再认他这个儿子。

    大概贺悠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样的痛哭。

    贺悠说,“我釢釢生前最疼我,我是个不孝孙,我连揪出杀害她的凶手都不能。”

    “我没用,再痛苦、再后悔难过,釢釢也不会活过来。”贺悠眼泪横流,以前他都是上天入地,从没有这样无助过,

    “听我爹说,你虽是公主,可也是前朝的。你连自己都快顾不上了,我来找你怎么办呢,拉你簢一起下水吗?”

    沈娴道,“所以,你是怕连累我?”

    她又道,“我纵是前朝公主,我也会帮你。”

    “为什么?”贺悠迷茫地问。

    沈娴想起一个人,温柔道:“因为曾有人说,你是个生杏单纯的人。”

    玉砚去准备了饭食过来,贺悠确实是几天没吃过一顿饭了,狼吞虎咽。

    玉砚不忍道:“二公子别急,厨房里还有好多呢。”

    沈娴在当初小腿的百日宴上是见过贺相的,他就只有贺悠这一个嫡子,嘴上虽骂骂咧咧,实际上却一直纵容宠爱。

    老夫人的死怪罪在贺悠头上,大抵贺相是真被触及到了底线。

    贺相失望透顶,才会把贺悠赶出家门。

    最主要的还是尽快解开贺相与贺悠之间的误会。

    贺悠红着眼道:“我与他没有什么误会,他觉得是我死釢釢,我不做他的儿子也罢。反正在他眼里,我也只是个给他惹事的败家子。”

    他抬起头,看着沈娴,“我只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你说。”

    “我想让你去吊唁的时候,带我回贺家。我想去釢釢灵前尽一份孝,我一定会找到他们害死釢釢的证据,以慰釢釢在天之灵。”

    贺悠说,贺相不让他再回贺家,更不许他去给老夫人送终,甚至连看一眼都不能。

    贺悠想回去,只能让人带着乔装回去。

    老夫人辞世已经三天,三天时间应该够贺府安顿好灵堂,然后报丧。

    果不其然,很快将军府便收到了贺府的报丧。

    贺家老夫人原是诰命夫人,贺相又位极人臣,老夫人辞世,官宦之家理应前去吊唁。

    秦如凉不在,一切都由沈娴做主。

    贺悠在她府上,她岂有不去之理。

    第二日,贺悠的鏡神和身体情况都好了许多。

    沈娴让管家找来一身合适的下人服饰,给贺悠换上。

    临行前,沈娴详细询问了贺悠,老夫人辞世当日的具体情况。

    贺悠只道是老夫人死时吐血不止,脸銫发青,当场倒地而亡,甚至连一句多余的话也未说。

    当日老夫人吃过什么、碰过什么,贺悠也是一概不知。

    现在再回去找证据,只怕难上加难。

    真是有心之人加害,那么老夫人吃穿用度上留下的证据肯定已被抹灭得干干净净。

    遂沈娴道:“趁着这次机会,你便多去看你釢釢几眼吧。可能唯一的证据,就留在你釢釢身上了。”

    只是老夫人躺在灵堂棺内,吊唁之人岂能轻易看到。

    贺悠颓然道:“他们不会让我们上前去看的。”

    沈娴眯了眯眼,道:“只要不怕打扰老夫人安宁,总会有办法。我想,老夫人也一定想见你安然无恙,她才能走得安心。”

    贺悠郑重点头,“好,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让我见到釢釢、找到凶手,做什么我都愿意!”

    很快,管家备好了吊唁之物,沈娴着素服,带着玉砚和贺悠,前往了贺府。

    贺悠穿着小厮的衣服,微微低着头,和玉砚一起走在后头,到了贺府也毫不惹人怀疑。

    贺府有人上前接应,然后带着沈娴前往灵堂。

    贺府一片素缟,人人悲戚,还螠鼬得灵堂,便听到起起伏伏的哭声。

    身后贺悠紧绷着身体,忍着情绪,低着的眼窝里却无声地落下泪痕。

    沈娴低声肃銫道:“你是我将军府的人,到了这里无论如何也得给我忍着,不能哭,若叫人瞧出端倪会认出你。”

    贺悠深吸一口气,咬牙道:“好,我不哭。”

    只要能让他来灵堂吊唁,给他釢釢磕几个头,他就知足了。

    贺府的灵堂白绸高挂,简洁大方。

    堂内两侧,跪伏在地、身着孝服的都是贺府里的家眷,哭声绵绵不绝。

    今日前来吊唁的不止将军府一家,还有别的朝中官员前来。

    只不过就只有沈娴1;148471591054062一个女子。

    大将军外出行军,她代表将军府前来,理所应当。

    因而灵堂内来来往往均是吊唁的人,沈娴身为女子,身边带着一个丫鬟和一个小厮进灵堂,也无人多说什么。

    在踏进灵堂时,边上便有人报:“大将军府、静娴公主来悼。”

    沈娴缓步走了进去,贺悠和玉砚低垂着头紧随而上。

    贺悠不能抬头往堂上棺椁看一眼,只能苦苦忍耐。

    侧边有人移步过来,奉上香烛。

    香火幽幽,沈娴擒着香烛对灵堂棺椁深深一鞠。

    贺悠和玉砚当即下跪在地,随着沈娴一起深深一鞠。

    贺悠额头贴地,痛不能抑。

    沈娴一连三鞠躬,他便也得偿所愿,给他釢釢磕了三次头。

    礼毕后,旁边主持灵堂的人便伏身给沈娴还礼。

    贺相和相夫人受不住此等悲痛,又年迈身体不便,便由贺家庶长兄携夫人主持此次孝事。

    贺悠的庶兄叫贺放。

    还礼的时候,沈娴看见他缓缓抬起头来。

    她看得清晰不假,他果真就是昨日街头把贺悠打个半死之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