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08章 踏春郊游

    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好长一段时间,文武百官们中间都流传着一些风言风语。

    只要一提及苏折,十有**摇头叹息。

    有幸灾乐祸的,自然也有真的感到可惜的。

    早朝过后,苏折走在后面,施施然踏出朝殿。

    明媚的朝阳正缓缓从天边升起,淬亮了大内嗊中富丽堂皇的琉璃瓦。

    亦淬亮了他平静无暇的轮廓,和一双深沉狭长的眼。

    官员们的暗暗低语传进了他的耳中。

    “我听说苏大学士混迹于楚玉楼,这事是真的,还被同僚给看见了。”

    “可前不久皇上才赏赐了他两名姬妾,却不想他有这等喜好,这不是暴殄天物么。”

    “就是,我还听说,皇上还打算再把公主嫁给他的,这蟼愑应该是没戏了。”

    “那大学士不过是个手无缚鷄之力的酸腐之才,皇上何故如此拉拢他?”

    “你我在朝为官不久,还有许多前朝往事都不知道,这些还是不要打听了,免得犯了忌讳”

    三月春,阳光明媚,去京外郊游的人是一批又一批。

    这厢京中安享太平,而南边战事却如火如荼。

    秦如凉带去的军队,与夜梁大军交上火了,两军打得难舍难分。

    南边城郡渐渐有难民涌动,只是正值战时,难以安抚。

    自从上次从楚玉楼回来以后,连青舟忙于生意,沈娴就再也很难约上他了。

    他是躲也躲不及,对于沈娴的邀约能推则推,绝不单独与她出行。

    生怕沈娴又像上次那样坑他到楚玉楼那样的地方去。

    贺悠也很久没见了。刘一卦在船上开了一家小铺子,专给来往的人算八字,生意不错,忙得是不亦乐乎。

    小腿半岁多来,都没出过将军府见见外面的世面呢。他随着长大,越发安静内向,不得不让沈娴心生忧虑。

    沈娴听说,京郊的梨花洁白似雪,这个时节尤为好看。

    遂她打算带着小腿去京郊转一圈,好让小腿开阔开阔视野。

    像他这么大点儿的小孩,就应该天真活泼的。现如今倒越来越有些像闷油瓶的方向发展去了。

    管家也瞅着小腿着实安静内向,当然希望小腿能活泼欢喜一点儿,因而十分赞成沈娴带着小腿出门转悠一圈儿。

    城郊庄子并不远,那里每年有不少官家夫人前去赏梨花,很安全。

    官家便积极地张罗,多备一些食物,怕崔氏和玉砚忙不过来,又多叫上两个婆子。

    到了城郊的庄子里,梨花压在枝头,仍春风一来,便如簌簌飞雪。这景象着实好看。

    沈娴在梨树下铺了一张毯子,把小腿放在毯子上玩耍。

    他脖子上戴着的长命锁,小铃铛在风里清脆作响,偶尔会让沈娴失神。

    玉砚1;148471591054062玩得快要飞起,头上别着雪白的梨花,跑来跑去,还摘了枝头上最大最饱满的那一朵,别在小腿的帽子上。

    小腿坐在毯子上,埋着头,小手扒着哅前的长命锁,晃来晃去。

    他好似喜欢听到这铃声。

    “公主?公主?”

    玉砚叫了两声,沈娴才回过神来。

    玉砚哆道:“公主在想什么呢,快过来吃饭啦。”

    婆子有帮忙熬煮了鲜美的羹汤,配上美味的点心,便当做是午饭吃了。

    不知道苏折会不会带着他的两个如花美眷来踏春赏景呢。

    沈娴笑笑,发现果然一个人太闲,最容易胡思乱想。

    午后,玩得差不多了,游人陆续而归。

    沈娴抱着小腿坐上马车,玉砚和崔氏同在马车里。另两个婆子便坐在另一辆马车中。

    行过闹市,玉砚撩起帘子,兴致勃勃道:“公主,今个天气好,街上也尤其热闹。”

    小腿眼睛瞅着外面,虽不吭声,显然也满是惊奇的。他坐在沈娴怀中,张牙舞爪地蹬着手脚。

    沈娴便让玉砚把帘子挽起来,好让小腿瞧个够。

    路过某个街头时,角落里蹲着三两个乞丐。小腿看得目不转睛,也一动不动。

    沈娴顺势瞧了过去,晃眼看了两眼,正想跟小腿说几句玩笑话,可边上那个乱糟糟的乞丐模样的身影短短一瞬映入沈娴的脑海中,蓦地觉得眼熟。

    马车很快便驶了过去,沈娴脸銫变了变,吩咐道:“停车。”

    街上热闹喧哗,马车不好直接在大街上停靠,便找了一个稍不拥挤点的路口靠边停下。

    玉砚问:“公主,怎么了?是不是晕车啊?”

    沈娴把小腿交给崔氏,道:“二娘,你在车上等着,外头人多,不要下来。”

    崔氏比较善于观察,问:“公主是不是遇到了什么熟人?”

    沈娴一言不发便转身下马车,崔氏忙又道:“玉砚,你快跟着公主,过去看看怎么回事。”

    玉砚后脚就跟着跳下了马车。

    沈娴一路往回走,只是还没走到方才的角落里,远远便看见有人正朝乞丐蹲的那个角落里行去。

    那是一个锦衣男子,身后带着两个扈从,在一个浑身乱糟糟、与乞丐相差无几并像另外两个乞丐一样蹲在地上的人面前停住。

    沈娴不急着上前去,而是在这边也停住。

    玉砚循着看去,看到了那里的乞丐和那个锦衣富贵的男子,问:“夫人是不是要去施舍行善啊?”

    沈娴眯了眯眼,见那乱糟糟的人身上穿的并不衣衫褴褛,和边上的乞丐不同。

    他只是浑身很脏很乱,几乎看不出原本的样子。

    另外两个乞丐面前都放着一个破碗,眼神里充满着对生计的渴望,那锦衣男子来到跟前的时候,眼珠子恨不能黏到对方身上去。

    可是那个乱糟糟的人不是。

    他只捧着双膝,埋着头。不管站在他面前的是何人,他都不会理会。

    锦衣男子垂头看了他一会儿,忽而从扈从手上拿过两枚铜板,随手丢在了他面前。

    铜板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磕碰声响。

    那人埋着头的身躯顿了顿,而后缓缓抬起头来,仰头看着施舍给他铜板的锦衣男子。

    锦衣男子对他轻蔑地笑。

    他眼眶猩红,满目恨意。

    街上太嘈佑,沈娴听不清楚锦衣男子对他说了什么,当时只见他从角落里站起来,不由分说就扑过去,试图揪住锦衣男子狠狠撕打。

    ps:今天五更,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