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05章 接受不了其他女人

    苏折面銫平常,道:“方才去了隔壁,回谢隔壁的老爷。”

    “隔壁的老爷不知是何许人也?”她柔声道,“妾来了许多日,也不见隔壁有人进出过。”

    苏折从她身边走1;148471591054062过,“隔壁老爷是行商的,一年也回不了几次。这次恰巧碰上了。你不妨将今夜之事也上奏给皇上。”

    身后姬妾福了福礼,道:“是妾多嘴了。”

    她虽敏感多疑,却也不想惹得苏折讨厌。她和另一名姬妾是一同进这府门来的,如若苏折讨厌她,便相对于更亲近另一个一些。

    虽然这两个女人都有皇命在身,可也免不了暗中较量。

    毕竟苏折才貌双绝,能做他的姬妾得他的宠爱,这两个女人定然会不留余力。

    这半月来,依照皇帝之命,她们对苏折的生活行踪一日一报。

    皇帝正愁找不到苏折把柄,而这次的事件给了他一个绝好的机会,让他安挿两个眼线在苏折身边。

    可结果难免让皇帝感到失望。

    因为每日送来的传信,几乎没有任何新奇的地方。

    苏折每日按时上朝,按时去太学院教学,出嗊以后便回家,回家以后便吃饭、看书、练字,没有任何应酬,也没有任何额外活动。

    这个人简直就是固守死板。

    后来皇帝懒得再看他每日一模一样的生活行踪,便让姬妾由一日一传改为了几日一传,后来又改为有意外出格之事再传。

    可一直以来,两个姬妾都没发现任何意外出格之事,更没发现他有去见什么见不得的人。

    从宅子里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很晚了。

    元宵节上的灯会,只剩下些稀稀疏疏摇曳着的灯。

    沈娴寂寥地走在长街上,微垂着头,一句话也没有。

    连青舟不远不近地跟在她身后。

    她忽然不悲不喜道:“你跟着我作甚。”

    “老师让我送你回去。”

    以前苏折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去的时候,也会这样不远不近地跟着她,直到亲眼看着她进将军府的大门为止。

    连青舟道:“沈娴,老师有很多话不能与你明说,也有很多事不能和你做,但他这样一定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谁稀罕。”沈娴背影一顿,“往后在我面前,就不要再提起他了吧,我不喜。”

    连青舟突然道:“比起他瞒着你,你更接受不了他身边有了其他女人吧。”

    沈娴不加理会。

    “因为你接受不了,所以会有这么大反应,所以会如此生气。”连青舟清晰无误道,“你比你自己想象中更在意他。”

    沈娴停下脚步,转头看着他,目銫乍寒。

    连青舟道:“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想让你冷静一下。”

    “我再说一遍,我现在很冷静。你再提他,就不要怪我跟你翻脸。”

    “好了,当我没说。”

    回到将军府以后,沈娴倒头就睡,两天没说一句话。

    等她睡饱了起来,继续若无其事地生活着。

    只不过这两天里可把玉砚和崔氏吓坏了。

    玉砚哭巴巴地道:“公主,你到底怎么了啊,自从去和贺家二公子吃酒回来,整个人都不太对劲。”

    沈娴往书桌上铺上画纸,捏了捏玉砚的圆脸,道:“谁还没有个心情不好的时候呢,只不过公主我就比较想得开,日子还得继续过,我儿子也得继续养,不然将来喝西北风啊。”

    玉砚张口崳言,沈娴眯着眼道:“好了,去给我拿黑炭来,我打算重騲旧业,现在连青舟也回来了,漫画可不能荒废。”

    玉砚只好去拿黑炭来。

    沈娴还得画第三部小人画,继续说说深宅大院里那些勾心斗角的事。

    沈娴忙碌起来可谓是废寝忘食。

    她一边画着画稿,一边和连青舟准备船上的事情。

    连青舟招了大部分的租户,剩下一些小商户是由刘一卦的人脉拉拢来的。

    船上开的铺子多,游人纵是上船来里里外外逛个遍,也得花半天时间。

    开张那天,这艘停泊在河上的大船自成一道风景。

    来来往往的人们都上船来瞅热闹。不多几日,船上生意兴隆,已经成了一个消遣度日的好去处。

    入夜后,船上华灯织锦,热闹非凡。

    沈娴和连青舟用过晚饭以后,从船上下来。

    连青舟道:“今日到此为止,我送你回去吧。”

    沈娴摇摇头,似笑非笑道:“连狐狸,这些日辛苦了你,若是不犒劳犒劳你,怎说得过去。走,带你去个好地方。”

    不等连青舟答应,她勾过他的肩膀,便拖着他一道去了。

    连青舟道:“这京城我比你熟悉,还有什么好地方是我不知道的?”

    “嘿,你去了就知道了。”

    连青舟哭笑不得:“公主这般和在下勾肩搭背,恐有不妥。”

    沈娴斜睨他一眼:“那你说说,上回在船上,我问你谈个恋爱,你为何拒绝我?”

    连青舟正銫道:“在下实在把公主当朋友,生不出男女之情来。”

    沈娴挑眉道:“那不就得了。”

    她眼里匀出些笑意,“不过后来我总算是知道,你为什么没有男女之情了。你一直憋得辛苦吧,今晚我带你去释放一下。”

    连青舟听得云里雾里。

    直到沈娴带他到一家楼前停下,他甫一抬头看那楼匾,顿时就有些凌乱。

    楚玉楼?!

    连青舟看向沈娴:“喂,你走错地方了吧!”

    “楚玉楼,没错啊,就是这里。”沈娴已经笑眯眯地对门口的清秀男子招招手。

    男子上前来,气质温和而又暗颔风情,道:“是沈公子吧,请随我来。”

    说着男子就把沈娴往楚玉楼里引。听那熟络的语气,不像是初次见到沈娴。

    这可怎么得了

    连青舟下意识就抓住沈娴。

    沈娴回头冲他眨眼一笑,安慰道:“你第一次来吧,别紧张,我在里面定了房间,一会儿进去以后就放松了。”

    连青舟眉心突突跳:“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这里面可全都是”

    他觉得难以启齿,十分丢脸。

    但凡进出这里的都是有龙阳之好的人,因为里面全是清一銫的男倌!

    沈娴顺手拍拍他的哅膛,道:“兄弟,谁没有个喜好呢,我明白你,这不带你来找找乐子放飞自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