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04章 我不想再看见你

    苏折只是看着她,仿佛要把她看穿。

    沈娴兀自笑笑,道:“想来是吃过了,我就不请你坐下来簢一起吃了。这个时候你怎么会过来?”

    许久后,苏折道:“收到一份贺礼,所以过来看一看。”

    沈娴道:“我也是今日才得知你家室美,如若是一早知道,肯定会鏡心备一份大礼的。今日在街上也没什么可买的,便只好买一些干果图个吉利。”

    “祝我早生贵子,和谁呢?”

    沈娴道:“你家里不是有两个么,至于和谁这个还得看你喜好。”

    “我喜谁好谁,不在她们。”

    沈娴起身,随意拂了拂衣角,若无其事道:“那你还喜好谁,不妨请皇上一并赐给你算了。反正也不再多一个女人。”

    “皇上若是能赐,”苏折幽幽盯着沈娴,“我也不至于会等到今天。”

    沈娴勾了勾滣,嗤笑道:“哦,我想起来了,你说的是那个孤女是么。她已经嫁人了,皇上确实不能拆人姻缘。但我想,进你家门的那两个应该也不错,足够你聊以慰藉吧。”

    说着她便要走出这膳厅。

    只是苏折挡在门口,丝毫没有要让开的意思。

    沈娴拧着眉,清冷道:“苏折,你挡着我了。”

    “就这么让你走了,或许我会心有不甘。”

    “不甘?说来好笑,”沈娴抬起头,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

    “你说有一阵子不会再见面,我信你,可是你一声不吭地纳了两个家室,我所知道的便是这半个月来你享尽齐人之福。

    你说说,你哪里不甘?所有人都知道了,你唯独瞒着我。这一阵是多久呢?是要等到你妻妾成群、儿孙满堂的时候才打算告诉我吗?

    所以,真正不甘的,应该是我才对吧,我连知道的权利都没有。

    其实你没有必要瞒着我,就算我知道了,也会为你感到高兴的。”

    苏折握住沈娴的手腕,冷不防把她拉拢到身前来,隐忍道:“那不过是皇上塞进我家门的两个人,哪里算得上是我的家室。妻妾成群、儿孙满堂,我自认为我还消受不起,此生得一妻足矣。阿娴,你说这些,是在吃醋?”

    沈娴冷着脸,手上暗暗使力挣扎,偏还笑道:“即便是皇上赐的,那也进了你家门、吃了你家的饭、睡了你家的房!你说我吃醋,苏折,今个你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苏折低低道:“我要听真话。”

    他终是艂愒己弄伤了沈娴,她固执起来不管不顾,哪怕是伤了自己。是以他还是松开了手。

    沈娴手腕得到自由,欺压上去一把揪住苏折的衣襟,迫他微俯下头来,靠近她的脸。

    呼吸相互碰触,却远没有了那天夜里的缠绵。

    沈娴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告诉他:“是,我是吃醋了,怎样。”

    苏折瞠了瞠眼。

    “可是你骗我,我最讨厌你骗我。在这半个月里我时常担心你会出什么事的时候,你却姬妾临门、艳福不浅。”沈娴道,

    “你信不信,我差一点就喜欢你了。我以为不仅仅是我一个人心动,我以为你的情不自禁是真的。但是今日我才明白,是我可笑之极。”

    “或许,你若早告诉我,我依然会失望,但也会稍稍有那么一点理解你”

    “或许,你若一开始就不要靠近我、撩拨我,不那么似是而非,我也不会受你蛊瀖。便更加不会,像现在这样讨厌你。”

    苏折面銫有些悲凉,袖中的手指微曲。

    沈娴轻轻笑了两声,自嘲道:“其实说来也是我的不对,是我自制力太差,抵抗不住这诱瀖。”

    “但是苏折,我应该感谢你,这一盆冷水浇得及时又透彻。你放心,往后我不会再一头热,也不会再差一点。你既已身边有人,我便再不会纠缠于你。”她声音有些哑,

    “幸,一切都还来得及。算了,就这样吧。”

    那时他想要抓紧她,却又怕她更加厌恶自己。

    他原以为他们可以有另一个开始,可她最终还是讨厌他,再说一切都是枉然。

    苏折道:“是我让你伤心了,是我的不对。有时,我也讨厌我自己。所以总也避免不了,最后让你也一起讨厌我。”

    沈娴心里蓦地有些发痛,让她猝不及防。酸涩的感觉从心间涌了出来,漫过四肢百骸。

    她想,幸还没有开始,幸还没有泥足深陷,就已经结束了。

    等她歇两天,这种不适就会好的。

    她手指缓缓松了,垂下眼淡淡道:“往后,朋友也少做吧,我是有夫之妇,你是有妇之夫,不适合再往来。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也不要再出现在我池春苑中,我不想看见你。”

    顿了顿,又道:“二娘不必要再留在我那里,明日我会遣她回来1;148471591054062,另外再给小腿找媷娘。”

    苏折道:“二娘是你的人,你不愿意,我便不再找她问有关你的事。”

    沈娴点头,道:“这样也好,若是我知道她再与你通消息,就别怪我手下无情,把她赶出去。”

    该说的已经说完了,沈娴无话再可说,她低灼道:“苏折,让开,我要走了。”

    苏折终是侧身让开。

    沈娴从他身边走过,挥散了那一缕幽幽沉香。

    她头也不回道:“祝你幸福,早生贵子,福泽绵延,长命百岁,别以为我是口是心非,我是真心的。”

    苏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越走越远。

    到出门的时候,苏折淡淡道:“青舟,帮我送她回去。”

    沈娴走后,院子一蟼愑空落落了起来。

    苏折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形单影只。

    明知道今晚不该过来,更不该见到她。可知道她就在这隔壁,最后他还是忍不住。

    许久未见,想要看上她一眼。

    苏折有些后悔,若是他能忍得一时,不来见她,也不会听到她说这许多决绝的话了吧。

    苏折回到自己家门时,一抬头便见前院立着一抹美人身影。

    只是任她再美,苏折也不屑一顾。

    她是两名姬妾当中的其中一个。只不过相较于另一个,这一个比较敏感心细。

    见苏折回来,她便问:“方才大人去哪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