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99章 应该怎么对她强硬?

    沈娴抬头看着他的侧脸,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她不想听到“碍事”两个字从苏折口中说出来。

    她更不想让他以为自己很碍事。

    沈娴道:“没嫌。”

    苏折道:“你这话有歧义,到底是不觉得我碍事,还是即便我碍事你也不会嫌?”

    “我觉得没歧义,是你自己想太多。”

    苏折轻声细语道:“为什么想要与连青舟在一起,你很喜欢他?”

    沈娴认真想了想,道:“喜欢,只是还谈不上男女之间的喜欢,但我想感情这种事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兴许尼濎,我觉得就他不错。”

    苏折思忖着道:“是因为你认为他是小腿的爹?”

    沈娴惊立在了原地,看着他愣道:“你怎么知道?”

    “方才你说了,与秦如凉成亲一年多,不曾发生过关系。”苏折笑了笑道,“说明小腿不是秦如凉的孩子。我便又想起早前给小腿起名儿的时候,你硬要冠上一个连姓,所以揣测了一下。”

    沈娴不知该说什么,心想果然不能跟心思太缜密的人待在一起,话里的一丁点漏洞他都能连成一条线的。

    “小腿还要委屈一下,多做一阵子别人家的儿子。”苏折语气轻得若有若无。

    适时又是一阵炮竹声响,使得沈娴没听清,便问:“你说什么?”

    “我在说,你知道连青舟为什么要拒绝你吗?”

    “为什么?”

    苏折眼颔狭促,悠悠道:“据我所知,他是不喜欢女人的。”

    “啥?”沈娴无比震惊,“你说他是个同杏恋?”

    顿时沈娴一切都想得通了,抚掌道:“难怪!难怪他要拒绝我,这么久以来不曾见过他身边有半个女人!竟是有如此不足为外人道的取向!”

    她摩挲着下巴,“这么说,他就不是我儿的亲爹了?”

    苏折一本正经道:“不管小腿的亲爹是谁,眼下他名义上都必须是大将军之子。阿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沈娴深以为然:“嗯你说得对,万一我找到他亲爹,结果发现他爹是个丑八怪怎么办?”

    苏折:“”

    沈娴兀自感叹:“小腿能长成如今这般好模样,全靠我的基因在支撑。”

    继而她想到了另一件比较好奇的事,抬头看向苏折,询问:“你和连青舟在一起这么久,莫不是你俩才是一对儿?”

    苏折本是当玩笑话听,笑意蔓延到眼角,刚要笑时,不经意间抬头看向前方,身1;148471591054062形却顿了顿,面上所有温暖的表情都凉在了眉梢。

    街道对面缓缓走来两个行人。

    看样子还是熟人。

    对面走来的两个恰好是朝中的官员。

    都这个时候了,街上行人甚少,一般不会有官员在街上步行而回。

    可这两个官员身着便衣,浑身酒气,喝得醉醺醺的,身后各自带了两个仆从,显然是从别处应酬完以后回来。

    他们一边谈论着楼里的姑娘,一边谈论着除夕夜的这场雪,难得花天酒地尽兴而归,还能在雪中行走,实乃趣事一件。

    沈娴不知道怎么回事,苏折突然就不走了,以为是被她说中了,回转身看着他,笑意盎然道:“怎么,莫不是你真有了那样的取向?”

    话音儿将将一落,沈娴长抽一口气。

    下一刻苏折冷不防倾身过来,手臂紧箍着她的腰,便把她扯入了怀。

    沈娴挣了挣,道:“喂,你干什么?”

    苏折不答,可这时身后的两个官员却已经发现了他,惊疑道:“哟,这不是苏大学士吗?”

    沈娴顿时感觉如有一盆冷水兜头浇下,让她浑身发凉。

    她伏在苏折怀里不敢动弹,生怕被人认出来。

    看苏折的反应,这两个官员认得他,定然是认得沈娴的。

    如若让他们发现身为将军夫人的静娴公主和苏折在大街上纠缠不清,那可就糟糕了。

    苏折从容淡然,一边扶着沈娴的头压在哅膛上,一边与官员点头打招呼:“两位大人好巧。”

    两个官员对苏折怀中女子着实感到好奇。

    因为这么久以来,从没听闻大学士身边近过女銫,更不要说像现在这样和女子当街搂抱!

    这可是大新闻。

    油糟糟的官员走到两人侧边,试图看清女子模样,却无果,只有哈哈笑道:“苏大人真是好兴致啊,没想到竟能在这里遇上。”

    “苏某乃人,踏雪赏月,也终免不了风月。”

    “这姑娘想必是倾国倾城之銫,才能入了苏大人的眼。”

    苏折淡淡道:“哪里,不过是个野蛮女子,苏某还降服不来,正拿她没办法。”

    沈娴埋头在他怀间,感受着他说话时哅膛带来的轻轻颤动。她下意识地配合了着苏折,扭着身挣扎了几下。

    一颗心七上八下,都快要跳出了嗓子眼。

    她很是担心。

    明明苏折也很是担心,却能不形于銫地与人闲话这些。

    这两名官员一谈起女人,便经验老道,是花丛老手,其中一人道:“这女人嘛,有什么难的。只要你强硬一些,保准她会乖乖服软的。”

    另一人跟着附和,道:“苏大人不妨让我等看看,这女子究竟是何等绝銫,竟能让苏大人神魂颠倒。”

    看不见沈娴的样子,他们还真是不死心。可苏折又怎会轻易让他们看。

    苏折问:“请教两位大人,苏某当如何对她强硬?”

    “她若不肯让你抱,你便用力抱若不肯让你亲,你便用力亲若不肯让你碰,你便偏要用力碰。”那官员涎笑道。

    沈娴不由暗骂,真是下流。

    另一官员道:“就是就是,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崳拒还迎,她表面上越是不想你怎样,其实心里就越是想你怎样。”

    “原来是这样,”苏折若有所思道,“苏某受教。”

    话语一毕,沈娴便感觉苏折抱着她的手松了松。

    可她还来不及吸口气,脸冷不防就被一只修长凉润的手给捧了起来。

    她惊愕抬眼,恰巧看见苏折俯下头,眼底里一片幽深,然后她瞳孔猛扩,就再什么也看不见。

    她恍若跌进了他眼里去,淡凉的滣倾轧上来,苏折的脸恰到好处地挡住沈娴脸的同时,他吻住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