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97章 跳舞

    许久,沈娴有些迷离,随后起身道:“我需要清醒清醒。【全文字阅读】”

    外头冷风一吹,沈娴有些乱了的心便慢慢地沉静下来。

    其实连青舟拒绝她不使她难过懊恼,她反而也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她对连青舟,暂时也还没有僭越友情之外的其他感情。这么久不见,今夜一见面,她感受到的只有亲切放松,没有心动。

    反倒是当她看见苏折看她的眼神时,独有的狭长幽邃,像詢胎着整个苍穹,要把她吸进去,她有些不受控制的心动。

    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沉香,始终萦绕在她鼻间,让她更敏感地去攫取,越发不能忽视。

    沈娴站在甲板上,手撑着栏杆,看着满城灯火,冷风拂过她熏热的脸颊,让她感到清凉舒适。

    她自己对自己说,沈娴,你不能对他心动。

    房间里苏折看了看沈娴桌上剩下的半杯酒,白润的手指拈了过来,道:“这夜梁的凤梨酒,果真有那么好喝?”

    连青舟道:“老师,都是学生的错,学生不该把这酒拿出来。”

    苏折放到滣边,极淡地尝了一口,却微皱了眉:“不好喝。”

    他放下酒杯,又道:“无妨,不怪你,是她心里有结。”

    “老师为什么不帮她解了这心结?”连青舟问。

    “解了这心结,”苏折看着杯中残酒,道,“一切又会回到原点了。”

    他不想回到原点,不想重新让沈娴觉得他是个别有所图的坏人,不想让沈娴像以前那般讨厌他、抗拒他。

    所以苏折一直觉得,沈娴失忆了,也挺好。

    忘掉过去,他可以重新为她筹谋。

    有时候,想和一个人在一起,也会是一种奢侈。

    他一边忍不住想要去亲近她,一边又害怕把自己的所有面具撕下给她看。

    苏折问:“青舟,被一个人放在心上辗转反侧地想,是个什么滋味?”

    连青舟摇头:“学生不知,学生心里还没有这样一个人。”

    苏折依稀笑了笑,道:“我也不知,我只知把一个人放在心上辗转反侧地想,是个什么滋味。”

    若是沈娴从此能想他一二,虽然有不能言语的苦涩,却也有一缕回甘。

    沈娴许久未回,连青舟道:“老师,还是去看看她吧。”

    方才沈娴和苏折之间的微妙气氛,连青舟能看得懂一些。他也能看清楚明白,沈娴并不喜欢他,反而有些喜欢苏折。

    有时候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便能瞧出些端倪。

    沈娴自己不知道,她看连青舟的眼神和看苏折的眼神不一样。

    她看连青舟时,无所隐藏,坦然轻快,即使主动和连青舟提出谈个恋爱这类的话,也像是在邀请他来搭伙做饭一样稀疏平常。

    可她在看苏折的时候,眼底里压抑了些东西。

    后来夜空里绽放开了烟花。

    沈娴仰头往夜空里看,难得见到寒星点缀着冷月,伴随着转瞬即逝的花火,相互映衬、相得益彰。

    她想,举城的百姓都在喜迎新年,她作甚还要自寻烦恼?

    于是沈娴心境开阔起来,将那些纷乱的心绪全都抛除。

    借着酒兴,觉得良辰美景甚好,她又浑身暖和不觉寒冷,便解了身上披风,在甲板上转起了圈儿。

    低头间看见裙角飞扬,沈娴勾滣浅笑,眯着眼和着心中的节拍,挪着脚步跳起了舞。

    许久都没跳舞了,步伐有些生疏,但那些动作她还记得。

    渐渐跳着跳着,也就熟悉了。

    当苏折出来时,看见她背着身于月下和嫣然花火下,翩然起舞。

    她跳的是一段民族舞,在大楚极是少见。婀娜的身线,优美的舞姿,腰后长发如瀑,一款一摆间,舞出人间美銫,极是美丽动人。

    苏折眼神深邃,倚于栏上看了许久。

    后来他转身进屋,拿了琴出来。

    他黑衣逶地而坐,把琴放在双膝上,手指轻轻撩了琴弦试了音,却也惊了沈娴。

    沈娴回过头来时,见他正半低着头,随着他修长的手指抚琴,动人的音符从他指端流泻了出来。

    沈娴气息微喘,听着琴音有些迷醉,道:“从未听过你弹琴,没想到弹得极好。”

    苏折道:“我也从未见过你跳舞。你若仍有兴致,可以再跳一支,我为你和乐。”

    沈娴缓缓笑:“你想我跳舞给你看?”

    苏折的琴声如有灵魂,扣人心弦。他道:“方才我已经看过了。你若只是想跳给我看,我也不介意的。”

    沈娴道:“我跳给我自己看。”

    她心里翩翩然,宛若自己长了双翅,随着舞步翩跹,以为可飞天揽月、摘星捧花。

    苏折琴声节奏很缓慢缠绵,她跳得婉转悱恻。

    那时漫天烟火,也不及他眼底里那抹世间至美的身影。

    后来有轻飘飘的羽毛从天空中落了下来,飘在沈娴的手心。

    她晃眼一看,轻悠悠道:“苏折,下雪了。”

    她微仰着头,依稀看见一片片雪花和那些冷透的烟火一起落下来。

    落在她的眉间,发间,衣袂间。

    她赞叹道:“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好美。我原以为今年是不会下雪的。”

    苏折看着她道:“是啊,好美。”

    不知不觉,她已经来到大楚一个年头了。

    这一年里,发生了许多事。但也收获了真心对她好的人和情分。

    雪持续下,沈娴回头间看见白雪落在苏折的黑衣上,即使在嫣红的灯火下,依旧纯净无暇。

    她放任自己旋转着身体,感受着那股透彻的凉,却依旧不觉得冷。

    苏折琴弦上的指尖绕转,忽而琴音起了波澜,节奏蓦地变快,沉浮无边。

    沈娴对音乐敏感,舞步一旦融合进了音乐里,便要随着节奏走。于是她便也越转越快,发丝长扬间,眉眼如画。

    不多时,稀疏的雪将甲板覆上了一层模糊的白。

    那最后一瞬,沈娴脚下端地一滑,而后向苏折扑来。

    伴随1;148471591054062着沈娴坠入他怀中,他手指再往一排琴弦上一撩,暗颔浑然气势,音符急促而富有力量,随后便戛然而止,满世界化为一片寂静,给一曲带上圆满的句号。

    一曲终了。

    琴散落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