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96章 我们谈个恋爱吧

    沈娴是没想到在这里会遇上苏折的,她一点准备都没有。

    可如连青舟所说,她来都来了,却连门都不敢进,这也太怂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怕了这苏折。

    遂沈娴神情难免有些动荡地进来,挑了离苏折最远的小方桌准备坐下。

    连青舟尴尬道:“不好意思公主,这是在下的位置。”

    沈娴板着脸道:“你的位置怎样,我坐不得吗?你换去他身边坐不成吗?”

    房中矮方桌总共只有三张,一共三个人的位置。

    除了眼下连青舟的位置,仅剩的便是苏折旁边的那个位置。

    沈娴盘算着她无论如何得霸占连青舟的位置才行。

    可连青舟却为难道:“桌上的茶具器皿,在下都用过了。公主还是用那桌上的新的吧。”

    苏折悠悠道:“你怕我?”

    沈娴翻了翻白眼,“谁怕你?你以为自个长得很可怕吗?嘁。”

    苏折微眯着眼看了她两眼,笑了一下道:“那有本蕚慀过来啊。”

    沈娴暼了暼他,还是如临大敌地坐了过去。

    这船上不止他们三人,随后连青舟命人开膳,外面便有人将做好的美味佳肴一一送入,陈列于各自的桌上。

    菜式不是沈娴在京中常吃的那些菜式。

    连青舟道:“这是地方的一些风味菜,公主尝尝合不合口味。”

    沈娴吃了几口,味蕾被刺激,胃口一开,人便慢慢放松了下来。

    她若无其事地问:“你去夜梁一切还顺利吗?”

    这本是连青舟和苏折之间的秘密。

    连青舟见苏折不置可否,便道:“劳公主关心,一切顺利。”

    沈娴又道:“前不久秦如凉出征打仗去了,一切都是你的功劳。”

    连青舟从善如流道:“公主真是抬举在下,在下不过区区一介商贾,哪能左右两国战事。”

    沈娴看了他一眼,“你不能,但有人能。”

    一双普通竹筷拿在苏折手里,他洁白的手指微曲,像一件上好的工艺品。

    看他吃饭,可以说是一种享受了。

    苏折搁了搁筷箸,道:“那夜你跑什么?”

    沈娴装傻充愣:“哪夜?”

    “贺家二公子被吊着打的那夜。”

    沈娴抽了抽嘴角,道:“对你吹口哨的是贺悠又不是我,我不跑难道留下来吃夜宵啊。他喝大了你也跟他一般见识。”

    “幸你跑得快。”苏折极淡地扬了扬眉梢,侧目看她,“你心虚?”

    沈娴随口道:“我只是不想看见你。”

    暖炉上的酒水咕噜噜冒起了泡,一时间房里沉默只剩下不停冒泡的声音,伴随着醇甜的酒香。

    连青舟拎了壶走过来,道:“这是夜梁特有的凤梨浊酒,公主可要尝尝?”

    沈娴便点了点桌上的酒杯,“满上。”

    连青舟给她斟了酒,转身便要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沈娴又道:“怎么不给他也满上?”

    苏折道:“我不饮酒。”

    沈娴才知道,原来苏折是从不饮酒的。

    沈娴说,“像你这样的人随时都保持着清醒,会失去许多乐趣。”

    1;148471591054062原本沈娴也是不好这口的,和贺悠喝酒的时候,她便一直是清醒的。只是贺悠把持不住,一个人喝得大醉。

    今日连青舟带回来的凤梨酒香甜可口,没有太浓郁的酒味,沈娴不知不觉就多喝了两杯。

    她和连青舟以酒互敬的时候,苏折便只饮茶。

    苏折左手边安放着的炉上煮着茶,待到沸腾了他才拿起来,将浅绿銫的清澈茶水倒入杯中,放了一杯在沈娴的桌边,也不管她喝还是不喝。

    苏折道:“凤梨酒虽不醉人,可也是酒。”

    彼时沈娴斜支着头,拿着筷子轻敲碗弦,享受地听着清脆的声音从筷子一端发出来。

    她眯着眼,微勾着嘴角,似笑非笑,神态醉人,凑到他耳边轻轻与苏折道:“你怕我醉了?你放心,即便是我醉了,我也不会像贺悠那样对你吹口哨,当街调戏于你的。”

    苏折不置可否地饮了口茶。

    苏折都这么说了,连青舟得劝,便道:“公主确是不能再喝了,再喝便要醉了。”

    沈娴道:“我平时不喝酒的,但若是和连青舟你,一醉又何妨。”

    连青舟抖了抖,从沈娴一上船动手为他抚平衣褶的时候,他就总感觉要出事。

    连青舟道:“公主言重了。”

    沈娴觉得,今晚时机正正好,天时地利人和。

    嗯,要是苏折不在的话,就更完美了。她可以好好和连青舟解决一下私人问题。

    要是没喝酒之前,有苏折在场,估计那些话她对连青舟说不出口。

    但是现在好,她喝了酒,浑身都是胆儿。

    连青舟也不贪杯,酒后换做了茶。

    他正饮茶时,哪想沈娴突然放下了筷子,十分严肃地道了一句:“连青舟,我们来谈个恋爱吧。”

    “噗”一口茶还没咽下喉,连青舟直接呛了出来。

    连青舟一脸震惊:“谈、谈个恋爱?”他下意识地看向苏折,“这样很不妥吧?公主定是喝多了。”

    沈娴挑眉道:“怎的不妥?你结婚了?”

    “在下没有,但是公主结婚了。”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迟早会离婚的,”沈娴半清醒道,“你放心,跟秦如凉结婚这一年多以来,我不曾跟他发生过关系。你人不错,往后小腿有你做父亲,应是很好。”

    连青舟不淡定了,道:“公主金贵之躯,在下一介商贾,哪里配得上。公主万万莫要开此种玩笑,会吓死在下的。”

    沈娴轻声笑了笑,道:“我没在与你开玩笑。连青舟,你敢拒绝我?你不喜欢我?”

    苏折眯了眯眼。

    连青舟冷汗连连道:“在下一心只将公主当朋友,若是造成了公主的误会,在下向公主赔罪!”

    沈娴也不恼,悠悠地问:“那小腿呢?你喜欢他吗?”

    “小公子生得动人可爱,将来定是人中龙凤。在下会尽全力侍奉他的!”

    沈娴苦恼了,叹口气,道:“可小腿的亲爹始终没影儿啊,我瞅着实在不行就瞎对付一个,反正我认识的人也不多,连青舟你长得也不错。”

    连青舟连忙道:“这里还有一位长得比在下更不错的!”

    沈娴侧过头来看着苏折,苏折也正看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