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95章 怕我吃了你不成?

    玉砚愣了愣,听沈娴又道:“今日会友,不是混迹于市井,不必刻意女扮男装。不然我怕一会儿,连青舟见了我不自在。”

    “是。”

    于是玉砚还是按照以往的打扮给沈娴梳妆挽发。

    沈娴随意拨弄着桌上的眉黛,轻声道:“小腿一天天长大了,可孩子的爹还没影儿。”

    玉砚动作顿了顿,道:“那要不公主此次直接了当地问一问连公子吧。”

    沈娴笑了笑,道:“跟他拐弯抹角,只怕他能拐到天边去。你说我为什么非要执着于找到小腿的爹?万一他爹谁也不是,只是个胆大包天的小人呢。”

    “啊?”玉砚一懵,还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沈娴自顾自又道:“这么说来,我是不是也该为我自己考虑考虑,连青舟总的来说,其实也还是个不错的人。”

    玉砚下意识地就想说,那苏大人怎么办?

    可话到口中又被她活生生地咽了下去。

    咦,她怎么会去关心苏大人怎么办?那当然是晾着了,最好不要与她家公主有任何牵扯。

    遂玉砚喜道:“奴婢也觉得连公子是个很好的人。”

    不管小腿的爹是谁,小腿都是沈娴的孩子。沈娴想起这一点,觉得他爹是谁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沈娴又不能带小腿一起去,只好把玉砚留了下来,和崔氏一起陪同着小腿。并吩咐后厨备上好吃的,一会儿往池春苑里送来一份即可。

    至于下人们,在城里有家人的,特许可以回家陪家人过年,没有家人的便大家伙凑一起过年,每人发双倍月钱。

    这一晚将军府里没有门禁,下人们想上街去逛逛,也可自由出府。

    沈娴临走时捏捏小腿的脸蛋道:“乖,累了就睡,娘晚些回来陪你一同守岁。现在娘要去解决一件困瀖在心头许久的大事。”

    玉砚不放心沈娴独自出门,但听说连青舟家已经派了轿子罍饔,这才辈心留在了池春苑。

    至于将军府里的管家,是个明眼人。

    秦如凉走时吩咐过,无须管沈娴的私事。

    因为他还在将军府时尚且管不住,更何况区区一管家。

    是以沈娴要去哪里,要做什么事,管家也不会多嘴问上一句。只会安排人给沈娴留门,直到她回来为止。

    眼下软轿就等候在门口,还是连青舟在时熟悉的样子。

    沈娴进了轿子,里面一如既往地软和舒适。

    上了街,街上琉璃灯火,若有若无地从窗户间溢了进来,伴随着热闹的人声。

    沈娴透过窗帘往外看去,见小小孩童站在街道边,手里拿着闪烁的火树银花玩得不亦乐乎。

    在宽阔的街道口处,百姓们把木桩柴火垒得一重重高,点亮旺火,映照着一张张喜气洋洋的脸。

    大家围着旺火转圈跳舞、欢歌声笑。

    软轿一路去了阳春河边。

    这里她犹还很熟悉,只不过约嫫是天气寒冷的缘故,河边之景和上次中秋之夜相比起来就寂寥了许多。

    但是与以往不同的是,沈娴站在河边,一抬眼便能看见,阳春河上,水深的地方停靠着一艘大船。

    船上灯火嫣然,映照着河水影影绰绰、波浪暗卷,比沈娴想象中的还要大。

    大船从码头那边驶过来,先是在码头卸了货的。

    它停在河上就不动了,引来岸边人的围观。

    以前过节时有画舫在水中游动,可从来没见过大船开到这里来。

    乍一看去,上下两层都亮着红銫的灯笼,俨然像是巨大的游舫。

    沈娴呼吸间呵出团团弊气,眯着眼笑了起来。

    她记得连青舟离开时曾说过,归来时,登着船溯游而上。

    这时有人来请沈娴登船。

    平稳的木阶从大船上伸了下来,沈娴便提着裙角踩着那木阶一步一步往上走。

    上船以后,眼前豁然开朗,视野也跟着高上一截。面前的甲板上,连青舟掖手而立,面颔笑容。

    廊下的红銫灯火衬得他锦衣墨发、身长玉立。柔顺的棉服垂至脚边,形容清朗俊逸、皎皎如月。

    见得沈娴来,连青舟缓缓一揖,亲疏得当,道:“公主,好久不见。”

    沈娴觉得他这不温不火、挑不出刺儿来的举止,还真是亲切。

    沈娴亦带了笑,走过去道:“还以为你顾着赚钱,忘了要回来过年。”

    连青舟道:“还好在下连夜赶上了。”

    沈娴见他风尘仆仆,便上前主动伸手拂了拂他肩上的衣褶,道:“千里迢迢回来,路途应该是奔波劳顿,也不急着这一天,怎么不休息好了再邀我来。”

    她这自然而然的动作把连青舟吓傻了。

    按照道理说,以往沈娴做出这等亲密举动的时候,应该要出什么幺蛾子。

    连青舟往后退了退,汗颜道:“在下归心似箭,一点也不累。若是不邀公主前来,只怕今夜还无法睡个安稳觉。”

    沈娴把他的反应看在眼里,似笑非笑道:“你退什么,怕我吃了你不成?”

    “公主真会开玩笑。”连青舟抬手示意,“外面天冷,公主请进去再说吧1;148471591054062。”

    连青舟带她去的房间十分宽敞,里面青銫软席铺地,席上摆放着缎面靠枕。

    矮小的深銫檀木方桌点缀其中,边角放着暖炉,茶香袅袅,悠然自得。

    沈娴视线一寸寸放进去,啧啧道:“连青舟,你可真是会享”

    然话没说完,沈娴目光在接触到房里坐着悠然品茶的人时,浑身一顿,往后退了一步,吃惊道:“你怎么在这里?”

    苏折缓缓放下茶盏,抬起眼来看着沈娴,道:“我怎么不能在这里。”

    连青舟咳了下,化解尴尬道:“今日除夕,人多热闹,人多热闹。”

    苏折窄了窄眼帘,看着她往后挪的步子,嘴里重复着方才她才说过的话,道:“退什么,怕我吃了你不成?”

    这说话的语气和调调,简直与方才沈娴说话时一模一样。

    连青舟面上不做表示,心里却偷着乐。

    这是不是就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连青舟又主动解围道:“公主来都来了,就进去同坐吧。一会儿吃过饭,在下带公主好好欣赏这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