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94章 他当街被调戏

    沈娴低垂着眼,不紧不慢地系着带子。

    秦如凉心里一动,抬手握住了她的手。

    沈娴皱了皱眉,眉间有厌恶。她不咸不淡道:“例行公事而已。”

    秦如凉第一次有勇气,郑重其事地对沈娴道:“沈娴,如果你还能等我回来,如果你还肯给我机会,以后,我都愿意对你好。我也会保护你,不会再因为任何人而后悔,我曾保护过你。”

    沈娴动作一顿,抬眼看他。

    他逆着光,有些不真实。

    沈娴笑了,只可惜眼底里没有半分情意簢度,道:“秦如凉,你爱上我了?”

    离别在即,这一次秦如凉没有躲避,“可能是吧,我爱上你了。”

    “那你听着,我沈娴这辈子都不会爱上你,就算最后孤苦一生不得善终,也永远不会。你忘了你曾说的,而我也还没忘。就算尼濎你跪下来,我也只会把你踩得更低。”

    秦如凉手上紧了紧,握着她的手一时没放开。

    沈娴又若无其事地笑道:“今日若是眉妩在这里,可能这些话你便得和她互诉衷情了。只可惜,我没让她来。”

    秦如凉道:“我已不想再和你视如仇敌了,如若你能放过她,你可以尽管恨我。其他什么我都可以不管,我只有一个要求,请你这段时间放过她。”

    沈娴挑眉问:“那你走以后,我把她禁足怎么样?让她所有活动范围仅限于芙蓉苑,不得踏出半步。”

    秦如凉道:“好。”

    “你放心,你回得来回不来,她是你的都跑不掉的。我念旧情,总不会把她卖去明月楼做妓。”

    沈娴抽出手,拢了拢他身上的大毡,云淡风轻道,“你要回不来,我也送她去陪你,好让你俩双宿双栖。”

    鼓声响。

    话别的时间到了。

    秦如凉最后深深看她一眼,不再逗留,转身上高台,歃血为盟,拔军出征。

    沈娴看着浩浩荡荡的大军渐行渐远,最后形成一条黑銫的线消失在天边。

    玉砚道:“公主,我们回吧。”

    结果回去以后就逢上柳眉妩在府里大哭大闹。

    沈娴好笑道:“正愁你不送上门来呢。”

    于是乎沈娴命人彻底把柳眉妩禁足在芙蓉苑里,没有她的命令不得出苑半步。

    所有吃穿用度,皆由人送过去。

    将军府的下人们依旧日复一日按部就班,只是沈娴突然间觉得这将军府委实空了不少。

    没有秦如凉在眼前碍眼,也没有柳眉妩背地里使些茵谋诡计,沈娴觉得日子好闲,简直闲得蛋疼。

    还有不到一个月就快过年了,这将军府注定是要过一个冷冷清清的年。

    期间,贺悠说话算话,请沈娴上街去,带着刘一卦和玉砚去酒楼里搓了一顿。

    酒过三巡以后,贺悠喝得酩酊大醉,与沈娴勾肩搭背要带她去寻耍事。

    结果路上偶遇一美人,走起路来衣袂飘飘,仿若临天的神仙。

    贺悠瞅得目不转睛,只觉得养眼非凡,未分其男女,舌头一大便冲对方吹起了口哨。

    对方身形一顿,回转身来。

    沈娴瞧清他面目,顿时大惊。

    这时想躲已经来不及了,苏折显然已经发现了她,眯了眯眼。

    偏偏贺悠越吹越起劲,叫1;148471591054062道:“美人,快过来,跟小爷一起去喝酒”

    沈娴拧了他一把,抽着嘴角道:“你别吹了,让他陪酒你摊不起”

    可贺悠不听啊,他还一个劲地对苏折招手,“过来,快过来”

    玉砚两腿已经开始发软了,瞧着苏折一步步走近,道:“公、公子啊,怎么办,要不咱们先跑路吧?”

    沈娴实在觉得苏折这是来者不善,于是一把将贺悠推倒刘一卦身上,道:“刘兄,我有事要先走一步,你一定要记得,把这货送回丞相府!”

    说完不等刘一卦答应,沈娴拉着玉砚扭头便狂奔。

    等苏折走近时,贺悠便醉醺醺地主动搭了过来,细看几眼,不满地皱起了脸,道:“方才你在街那边的时候看起来挺漂亮的,没想到近看居然是个男的!”

    刘一卦也感觉到苏折身上散发出来的幽冷的气息,顿时酒醒大半,抹了抹冷汗道:“这位公子对不住啊,他、和喝醉了,公子莫要和他一般见识。”

    “谁说小爷喝醉了,小爷我没醉!”

    苏折淡淡道:“无妨,我识得他,贺相家的二公子。”

    “哈、哈哈原来是朋友啊”刘一卦干笑道,那方才为何跑路的那二人见了他像见了鬼一样。

    后来还是苏折亲自把贺悠送回了丞相府。

    据说当时贺相请他入堂,他一边品着茶,一边看着贺悠被贺相吊着打。

    贺相一边打一边骂:“逆子!逆子!你翻了天了,居然连大学士都敢调戏,看我不打死你!”

    贺悠酒醒了,再瞅苏折一派闲适淡然的神态时,哪里还敢觉得他美,简直就是可恶透顶!

    沈娴后来知道这件事,坚定地觉得最近还是不要跟苏折见面的好,免得自己也倒霉。

    玉砚道:“奴婢怕苏大人情有可原,公主好似也很怕苏大人哦?”

    “我怕他?”沈娴眼皮一抽道,“他又不是老虎,我怕他作甚?”

    “可是他害得贺二公子被他爹毒打了一顿,听说二公子被打时,他还在一边悠悠喝茶。”

    沈娴唏嘘道:“是贺二自己先不老实,乱吹口哨。像苏折那样的人,他也敢调戏?反正公主我又没调戏他,他就是想发火也发不到我头上来。”

    沈娴背过身去和小腿玩。

    只是有些事,她尚不知见了苏折又该如何跟他开口。

    除夕这一天,沈娴得到了消息,说大抵入夜时分连青舟会抵京。届时请沈娴到阳春河边一聚。

    沈娴十分高兴,连青舟还算守信,能赶在今年的最后一天里回来。

    一连这几晚,京城里都沐浴着新年紲鳙到来的喜庆,夜里街市比寻常更热闹一些。

    下午的时候,玉砚伺候沈娴更衣挽发。

    玉砚照常要去拿以往沈娴出门时穿的男子衣服,这回沈娴却道:“着女子常服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