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91章 京城里起风了

    将军府厚重的朱红大门缓缓合上,今天的事也便缓缓拉下了帷幕。【全文字阅读】

    回到池春苑后,天气寒,崔氏赶紧让沈娴进来暖暖身子。

    房间里点着炉子,沈娴站在炉子边随意烤了烤手,玉砚便拿烧温的水侍奉沈娴洗漱。

    今天晚上的事,崔氏和玉砚都觉得大快人心。

    玉砚解气道:“看她以后还敢为非作歹,这也算是她自食恶果,活该!”

    随后的事任秦如凉怎么处置,沈娴也不在乎。

    反正事实摆在眼前,秦如凉冷落柳眉妩也好,留着继续宠爱也罢,就不信他心里不膈应。

    只不过柳眉妩寻死觅活,秦如凉从进了芙蓉苑以后就没再出来过。这个沈娴是知道的,不然她也不会出池春苑来善后。

    昨夜秦如凉凶猛了一夜,柳眉妩第一次有痛到极致的感觉,体会了一把香扇曾体会过的痛苦。

    任凭她怎么苦苦哀求,秦如凉都不管不顾,反而更加摧残。

    到天亮时分,才慢慢消了下来。

    第二天柳眉妩下不来床,躺在床上犹自咽泪。

    香菱近前伺候时,见柳眉妩身上痕迹触目惊心,便也红了眼淌泪道:“将军真是好狠的心,明知夫人身子嫩。以往1;148471591054062他都舍不得对夫人下一分重力的。”

    柳眉妩惨笑道:“他这是将我当做娼妇了。”

    经过这一夜的煎熬,柳眉妩就是再傻,她也应该反映过来了。

    昨天晚上她哪是不胜酒力,分明是遭了算计。而这算计她的人,除了沈娴,她再也想不出第二个。

    柳眉妩指甲深钳进肉里,恨得泣血。她强撑着身子坐起来,看着香菱哭红的泪眼,突然扬手一巴掌狠狠摔在香菱脸上。

    香菱猝不及防,被打得摔倒在地,捂着脸颊惊愕不已,“夫人?”

    “香菱,你敢联合沈娴那个贱人,来背叛我?!”

    香菱匍匐过去,痛哭道:“夫人明鉴!奴婢万万不敢啊!您才是奴婢的主子,这样做对奴婢有什么好处,奴婢也参与其中,怎么敢出卖夫人!”

    想来也是,柳眉妩不管做什么事都要硬拉着香菱掺上一脚,谅她也没有这个狗胆。

    遂柳眉妩道:“你给我一字一字说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香菱便把昨天的事细细道来。

    她一切都是按照柳眉妩的吩咐去做的,给沈娴的茶里下了药,然后由柳眉妩敬茶时诓她喝下去。

    随后沈娴回池春苑休息,香菱又去后门偷偷放人进来。

    因为香菱担心柳眉妩醉酒后一个人回到芙蓉苑里无人照顾,她便把那男人领到了后院,只是没来得及带去池春苑,只给那男人指明了池春苑的方向,又叫了婆子去池春苑把崔氏和玉砚引开,自己就匆匆折返回来。

    可万没有想到,在去池春苑的途中需得经过香雪苑,那男人怎的就钻进了香雪苑去了。

    更没想到柳眉妩没有回芙蓉苑,反倒躺在了香雪苑里。

    等香菱回芙蓉苑里里外外找不到人,慌乱之下才去求秦如凉找人。

    这解释听来合情合理。

    柳眉妩怒火中烧,就是想挑出香菱的错也挑不出来。

    香菱又眼泪婆娑道:“夫人明明是回芙蓉苑,怎么又会去了香雪苑呢?奴婢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是不是、是不是公主发现了什么,所以才这样对付夫人?”

    柳眉妩嘶叫道:“除了她还会有谁!定是那个贱人!”

    再细细一想,柳眉妩陡然想起,昨天晚宴的时候,沈娴身边的玉砚提醒她裙子后面破了洞。

    当时柳眉妩没在意,一心扭头去看裙子。

    现在想来,差错定就是出在那个时候!是沈娴偷偷把她的茶换了,换成了有药的那一杯!

    “沈娴!我与你势不两立!”柳眉妩指天发誓,“终有一天,我会让你尝尝我所遭受的一切!”

    后来秦如凉再也没来看过她。

    转眼间,深冬寒天,天地间一片萧条。

    池春苑里的树叶也落光了,留下光秃秃的枝干。

    崔氏扫落叶便能扫一大堆,拿来当柴火取暖用。

    今年迟迟没降雪,偶尔青天有阳光。

    小腿不喜欢闷在屋里,他倒喜欢常常到院子里逗留。

    沈娴给他穿着小棉袄,可玉砚总是担心穿得不够厚不够暖和,会冻着了小腿。

    沈娴道:“穿厚了都动不开手脚。我们小腿是男孩子,还没有那脺骺气是不是?”

    小腿抖一抖小小的身子,震得衣服上佩戴着的长命锁清脆作响。

    那声音,就似一阵清风般爽朗。

    沈娴每每听见,总能眯着眼睛笑起来。

    因她时而能想起,这是苏折送给她儿子的长命锁。

    她把苏折当朋友,所以潜意识里自己说服自己,偶尔朋友之间想一想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京城里起风了。

    大街小巷,茶余饭后,除了谈论哪家显贵家中后院起火了,还谈论起了别的事。

    比如夜梁与大楚边境由贸易引起的摩擦,导致动乱升级,两方边境士兵已经打了起来。

    上一次夜梁战败给大楚,也不过是几年前的事。

    夜梁好战,不甘屈于大楚之下,且胜败乃兵家常事,并非一战便能定永久的输赢。

    夜梁养兵蓄锐,早已有了动乱再战之心。

    边境一旦有了两国摩擦,夜梁求之不得,生怕不能把事情闹大。

    而大楚的疆域位置夹于中间,就相当的难受。

    大楚以北还有一国北夏。

    前些年,北夏正逢内政动乱,长达十余年之久,一直自顾不暇,因而大楚在与夜梁兴兵之时,才没有北疆之忧。

    可是近两年来北夏内乱平定,发展十分迅速,正渐渐国富民强。

    自从大楚政权更替以后,与北夏的关系便非常僵化。

    这个时候大楚再与夜梁兴兵之时,不得不防北疆之祸。

    想必夜梁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才如此猖狂。

    边境离京城虽然千里迢迢,边境战乱暂时还影响不到京城的繁华,可民声沸腾、讨论热烈,朝中不可能没有动作。

    不然夜梁会更加肆无忌惮。

    这冥冥之中,有一只手,暗自在搅弄风云。

    沈娴知道,那是一只十分好看的手,可以执笔,可以握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