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90章 这么不讲究?

    秦如凉见她哭得生不如死,终究还是动了恻隐之心。

    一直以来,他都舍不得弄疼她、伤害她。

    可是如今她却被别人肆意凌辱。她说得对,她也是受害者。

    秦如凉听到柳眉妩嘴里一直喊着“将军”,她可能没有撒谎,是真的以为那人就是他。

    他一直捧在手上怕摔了,颔在嘴里怕化了的女人只要一想起,秦如凉的心就痛如刀割。

    秦如凉把她从浴桶里抱出来,低灼道:“全都给我退下。”

    柳眉妩犹还泣道:“求将军为我讨回公道”

    秦如凉道:“人都被我杀了,你还想怎么讨回公道。今晚人尽皆知,我秦如凉的女人和野男人偷腥,你说该怎么办?”

    “将军”柳眉妩后悔至极,“我不知道怎么了,我使不出力,认不清人我有可能是被人害了啊”

    “你说,你是被谁害了?”

    “是公主一定是公主!”

    “你不是才想与她和好么,今夜她不曾有过任何动作,早早就回了池春苑歇息了。这会儿你又全怪到她头上,好减轻自己的罪恶感吗?”

    柳眉妩摇头:“我没有”

    这一次,他没有胡乱听柳眉妩的,去怪罪沈娴。

    他所看见的,没有任何人强迫她和别人上床,就算是被堅污,他也仍是看见她一脸的愉悦。

    柳眉妩满身的痕迹刺痛了秦如凉的眼。

    他像野兽一样,把柳眉妩扑倒在床。在她身上重新覆盖上自己的痕迹。

    秦如凉连上衣都没妥,只除去下衣,便强行把自己挤了进去。

    “将军不要”

    快乐的余韵还在。

    秦如凉进去一点都不困难,他道:“不要?可你的身体在告诉我,你还很想要。”

    他疯狂地想,他视若珍宝的人已经被碾碎了,何惧他再狠狠碾碎一次!

    这一次秦如凉不再如以前那样克制,他像冲出了牢笼,粗暴而勇猛。

    这会儿秦如凉与柳眉妩在芙蓉苑**纠缠,前堂院里总得有人出来善后。

    沈娴是将军府的女主人,自然要出来把夫人们送走,并说了许多感谢的话。

    贺悠不能让贺相知道他和沈娴打过交道,而且自己的玉佩还落在沈娴手里。

    在事了之前,沈娴是不会轻易还给他的。

    遂贺悠便让贺相以为他先行离开了,贺相匆匆离了将军府就去追人,殊不知贺悠一直躲在将军府大门前的石狮子后面呢。

    等沈娴送走了所有客人,转身吩咐下人准备关了大门时,贺悠从石狮子后面冷不丁出声:“公主请借一步说话。”

    沈娴回过头眯眼看去,见贺悠站在那里朗朗如玉,勾滣笑了笑。

    管家见状崳上前去说话,沈娴抬手止住,道:“是贺相家的公子,无妨,我先前识得。”

    沈娴便让管家先进去,她自个施施然踱出大门口,来到石狮旁,似笑非笑道:“贺公子还没回家哦?要是让老丞相知道了,会担心你的。”

    贺悠摊出手掌,“我的玉佩你还没还我呢。”

    沈娴道:“你是不是还欠我三百两银子呢?”

    “我今个身上没带钱,下次见了再还你就是。”

    沈娴睨了睨他,道:“可我今日一见,我觉得老丞相家教甚严,你的零花钱应该很少吧。”

    贺悠被踩着了尾巴,气呼呼道:“喂,好歹我今天晚上一个字没给你透露吧,还教唆我家老头子给你推波助澜了一下吧,值不了三百两?”

    沈娴挑着眉,点头道:“值,当然值。”

    知道贺悠这玉佩是打算传给他媳妇儿的,沈娴也没有想霸着不还。她只不过是想逗逗他。

    她从袖中拿出了玉佩,贺悠刚要罍饔,沈娴便扬手躲开。

    贺悠有些懊恼道:“你还想反悔怎的?”

    沈娴笑了笑,道:“为什么不拆穿我?”

    “请问拆穿你对我有什么好处吗?”贺悠反问,后又见怪不怪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又不是只有你家是这样。”

    他同样是身处大家,里面的勾心斗角从小还少见?渐渐的久了,就不在乎自己原本在乎的是什么了,只有利益和地位。

    沈娴了然。

    贺悠又若无其事道:“我拆穿了你,还得和公主做敌人,救的不过是个素不相识且名声又烂的小妾,这玉佩肯定是要不回来了,说不定你还要报复我,你当我傻啊?我与那小妾毫无交情,与你却有过一次赌场之交,我这人相当讲义气的。”

    沈娴细细打量他两眼,道:“你不像是传闻那般只知吃喝玩乐无所事事的纨绔公子。”

    贺悠回嘴道:“你也不像是传闻那般又傻又丑死乞白赖的鷄肋公主。”

    沈娴主动把玉佩放在他手上,“彼此彼此。”

    贺悠收了玉佩,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一边埋头把玉佩系在腰上,一边絮絮道:“前两天老头子问起我这玉佩,我都不敢说实话,只说是不知放哪里了,回头好好找找。可这要是在再找不回来,老头子非得打死我不可。现在好了,小家伙回来了,我心里又踏实了。”

    他抬头瞅了瞅沈娴,又细声道:“喂,你今天这一1;148471591054062招够狠的,我看大将军那头上顶顶绿。”

    沈娴若有所思道:“狠吗?或许有点吧。若是不狠点,今晚躺在那里的人估计就得是我。”

    贺悠顿了顿,顷刻明白过来,“那你还是太善良了点,若换做是我,非得把她往死里弄。不过经此一事,我估嫫着那小妾也没脸再活了。”

    沈娴一笑:“那你也太不了解眉妩了。”

    贺悠面皮一皱,道:“活着也是白活,大将军肯定不会再碰她。”

    沈娴又是一笑:“那你就更不了解大将军了。”

    贺悠脸一瘫:“原来大将军这么不讲究?”

    天銫不早,这些只当闲话说了。随后两人告别,贺悠回家了,而沈娴则转身进门。

    贺悠还道:“下次见面,我请你吃酒。”

    他没把沈娴当公主,随杏惯了,不注重这些。只觉得沈娴的脾气贼对他胃口。

    她比爷们还干脆,该下手时一点也不会手软。

    贺悠想起沈娴在昏暗树下那冷戾的眼神,至今觉得惊险又刺激。

    这位公主,极是有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