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9章 交缠的声音

    她再难控制住身体的渴望,在这男人猛闯而入之际,瞬间充实,她一边低叫着一边几乎不受控制地往前迎凑。

    一边花园里好戏开场,一边后院中却香艳绯靡。

    后来香菱匆匆忙忙地跑来花园,惊慌地对正陪同着官场同僚上宾的秦如凉道:“不好了将军!夫人不见了!”

    秦如凉皱眉,不悦道:“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不见了?”

    香菱簌簌落泪道:“夫人晚间饮了点酒,不胜酒力,有些犯晕。奴婢便去端了醒酒汤来,哪想回去以后却不见夫人在院中。奴婢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就是不见夫人的影子!”

    秦如凉顿时就有些着急。

    他不该让柳眉妩沾酒的。

    若是醉醺醺的出了事怎么办,路过花园就很大一个湖,就是掉湖里了一声不吭也没人会发现。

    于是秦如凉便带人去找。

    芙蓉苑确实不见人影,秦如凉甚至派人到湖里去打捞看看。

    这些夫人妻眷们也不好意思安安心心继续看戏。

    贺悠看台上的戏看得正起劲,掇了掇身边的贺相,唯恐天下不乱道:“老头子,你不是惦记着与大将军的同僚之谊么,现在大将军的爱妾不见了,你又是百官之首,应该组织一下大家帮忙去寻找啊。”

    贺相瞪眼道:“这是人家的家事,又不是官场上的事,小兔崽子少说话!”

    贺悠眨巴着纯洁无辜的眼,道:“是家事不假,可好歹咱们也是到贵府做客啊,要是出了人命喜事变丧事,那就闹大了啊。”

    虽然贺1;148471591054062悠平时很坑爹,但贺相仔细想了一下,他说的也不无道理。

    于是便主动站出来,组织大家都去帮忙寻找一下。

    那些官家夫人们个个都是八卦豪杰,当然不能闲着,便成群结队地,权当是游园了。

    将军府的后院说大也大,一些无人居住的空院子由家丁去搜寻,夫人们便循着有光的地方去找。

    一群夫人们来到香雪苑,见里面点着灯。

    一问府中婢女才得知,原先这里是住着一位三夫人的,但自从三夫人走后便一直空了下来。

    还不待进院,就听里面传罍骰缠的男女之声,众人大惊。

    女人的声音勾人酥骨,伴随着男人的喘息,夫人们一听便明了,里面究竟发生了何事。

    里面的交战还在持续,夫人们哪敢管这些,有个主意的夫人便命婢女速速去请秦如凉过来。

    有什么事,也让秦如凉来处理。

    秦如凉急急忙忙到了香雪苑门前,听到声音时,浑身绷紧,手上、额头上青筋凸显。

    他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但是女人的声音他已是不能再熟悉。

    秦如凉步如千钧,一步一步踏了进去。

    柳眉妩犹不自知,她只感觉自己仿佛化成了一滩水,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叫嚣着快活。

    她已经不在乎身上的人是谁,只要把他想象成是将军便好。

    于是身上之人不停在她体内耸动,她不停抬高腰肢欢迎,嘴里不停叫着:“将军将军快眉妩还想要”

    秦如凉猛地踢开房门时,所看见的便是这样一副不堪入目的画面,以及从柳眉妩口中溢出的不堪入耳的字句。

    这猥琐男人在她身上战得大汗淋漓,到了紧要时候停也停不下来。

    柳眉妩眼神涣散,也根本集中不了注意力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眉妩要”柳眉妩婉转娇啼。

    秦如凉亲眼看着,她和别人交媾行欢,在别人身下浪成如斯模样。

    亏他还满心担忧柳眉妩的安危,找了那么多人去湖里打捞。

    这叫他怎能承受。

    随后进来的夫人们看见这一幕,惊叫出声。

    下一刻秦如凉如一道风忽然移至床前,一把将两人拉开。

    两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秦如凉便愤怒之至地一手捏住男人脖颈,狠狠用力地摔到了墙上去。

    力道之大,男人瘫软倒地,口中溢出鲜血,甚至都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当场一瞬,那男人便被他扭断了脖子,丧命于此。

    柳眉妩终于有些清醒了,被那惊心怵目的血惊地一声惨叫。

    继而她发现自己一丝不挂暴露于众人眼前,面銫煞白地不断往被窝里躲,哭得凄凄惨惨:“怎、怎么回事”

    她泪眼望着秦如凉,试图去拉他的手。

    可秦如凉方才才看见她的这双手攀着别的男人的后背。

    秦如凉面露痛苦和失望,躲开了,声音低沉如猛兽咆哮:“怎么回事你自己不知道吗?”

    “将军你相信我,我是被冤枉的!我是被人陷害的!”

    秦如凉一字一顿道:“我亲眼所见,你和别人交欢,这有谁能冤枉你。是不是无论哪个男人在你身上,都能给你带来快感?”

    “将军不是的”柳眉妩哭成了泪人儿。

    官家夫人们知道这是将军府的家事,个个悻悻都散了。

    秦如凉亦不愿再多看她一眼,那时他真心觉得,她浑身上下所呈现出来的就只有一个字,那就是脏。

    他转身,眼颔痛苦地决绝离开。

    柳眉妩痛不崳生,“将军你听我说,眉妩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随后香菱进来,主仆俩一起失声痛哭。

    香菱扶柳眉妩回芙蓉苑,打来热水给她洗身子。

    今天晚上的宴会匆匆散场。

    估计等明日,秦如凉被人戴绿帽这件事就会传得南城皆知。

    当晚秦如凉冷静下来,想要追查此事却又无从查起。

    因为无人知道这个堅夫是谁,他又被秦如凉给打死,更就断了线索。

    这时芙蓉苑里乱成了一团。

    柳眉妩横竖想淹死在浴桶里。

    香菱阻止,半步不敢离开,唯有叫送水来的婆子赶紧去请秦如凉过去。

    等秦如凉过去时,柳眉妩已经奄奄一息。

    她小脸惨白,脸上挂满水珠,楚楚可怜。

    见了秦如凉,柳眉妩泣道:“眉妩自知此生无颜再见将军,唯有一死了之。但眉妩恳请将军,定要还眉妩清白眉妩不知道那不是将军眉妩不清醒,没有力气,以为、以为是将军在我房里”

    说着她就宗面痛哭起来,“不然我死也不会让他得逞的是他堅污了眉妩,眉妩也是受害者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