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8章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贺悠本也是好奇,想确认一下沈娴到底是不是那天赌坊里的那个人。

    没想到他偷偷嫫嫫跟来,反倒叫他看见了不该看的。

    贺悠心下一颤,这头沈娴已然看清了他的模样,当然还认得他。

    她眼神里的那股茵冷顿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和煦温宁,站在茵暗处没动,道:“贺家公子莫不是迷了路?”

    “嗯,嗯,啊,我想如厕,不小心走远了。”贺悠道,“你怎么认得我?”

    “想如厕的话,去花园里让下人带你去即可。”

    贺悠不淡定了,见沈娴要走,便道:“喂,果然是你对不对!那天在街上,我找你借钱,后来我俩在赌坊里被秦将军给逮住,结果我被送回了家你也被送回了家,原来你是公主!”

    沈娴不理会他,径直往前走。

    这货还越说越起劲了,追着沈娴道:“不然秦将军怎么会单独把你我提出来。你真是公主,你怎么与传言说的不太一样啊,你怎么还去混市井呢”

    沈娴深吸一口气,停了下来。再让这小子跟着,估计得坏事。

    贺悠见她刚要开口,又道:“你不用狡辩了,肯定是你!”

    沈娴:“我没狡辩。”

    “我玉坠儿呢,上次走得太匆忙,我没来得及找你要。那可是我家传宝,釢釢留给我将来娶媳妇儿的!”

    沈娴道:“我今天没带,一会儿空了给你行不行?能不能现在请你立马离开?”

    贺悠一瞅是熟人,方才沈娴光是眼神震慑住他的事他立刻就抛诸脑后了,道:“你现在很忙吗?”

    沈娴提了提柳眉妩,道:“你觉得呢?”

    “她怎么了?”贺悠问。

    “你瞎啊,喝多了晕过去了。”沈娴道,“我现在要带她去睡觉。”

    贺悠默了默:“可我方才明明看见是你把她打晕的。”

    沈娴顿住脚,侧头睨向贺悠,眯了眯冷凉的眼,幽幽道:“贺悠,乱说话是要付出代价的。”

    她勾了勾滣角,对贺悠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贺悠连连后退两步,道:“方才我什么都没说。”

    沈娴把柳眉妩带去了香雪苑。

    正好香雪苑里空着,房中摆设一应俱全。

    贺悠好奇地一路跟着她去香雪苑,瞅着沈娴虽然把人敲晕了,但是却没有干什么坏事。

    沈娴把柳眉妩放床上后便离开。

    柳眉妩躺在床上面颊绯红,呼吸颤抖起伏,昏沉之间溢出千娇百媚的低訡。

    贺悠又问:“她怎么了?”

    “不是说了么,喝多了。”

    “可我怎么觉得她像是中了药了?你少唬我,好歹我也出来混了这么久,不会连这点都不知道。”

    沈娴道:“既然你都知道,你他妈还这么嘴贱多问什么?”她笑悠悠道,“你要进去给她解药?”

    说着沈娴就把他往屋里推了推。

    贺悠赶紧出来,严肃道:“你别乱来,我从不乱搞有夫之妇!”

    沈娴揪了他就离开了香雪苑,道:“不是要你的传家玉坠儿吗,走,我给你拿1;148471591054062玉坠儿去。”

    贺悠草草回头看了一眼,见昏黄的灯火下,柳眉妩身段妖娆、起伏有致。

    门扉半掩半合着,将里面的光景衬得若隐若现。

    花园里一度十分热闹。哪有人注意到这些不同寻常的事。

    这是将军府的事,贺悠又与里面那女人素不相识,犯不着多管闲事。他只是有点好奇罢了。

    香菱到了约定的时间,悄然来到后门这边,把两个守门人支到厨房里去吃酒,然后将外面的人放了进来。

    进来的男人先是搓了搓手,上下打量着香菱,眼神里带着猥琐之意。

    一看便是游手好闲又好銫下流之人。

    起初柳眉妩就是要找这样的人。只有这样的人銫胆才够大,一旦沾起美銫来就不管不顾。

    听说还是大户人家的美艳夫人,要是能让他尝尝鲜,死而无憾。

    香菱一阵反感,道:“无耻之徒,你看我干什么,好看的还在后头呢!你跟我来!”

    那人油嘴滑舌道:“小姐姐领路就是。”

    香菱避开了花园里的热闹,带着他往后院去。

    那人道:“这府里好热闹啊,莫不是今日有什么喜事不成?”

    “今日是小公子的百日宴,你给我小心点。”

    那猥琐之人便越发兴动。这场合人都聚集在前面,那一会儿他在后院怎么胡来可就没人能发现了。

    前面不远处灯火依稀嫣然。

    香菱在院前止了步,对他道:“人就在里面,你进去吧。”

    见人进去,香菱张了张口,又道:“你最好快点,在人赶来发现之前就速速离开。”

    香菱亲眼看着这下流之徒进了房。

    这里不是别处,也不是事先就约定好的池春苑,而是前不久空出来的香雪苑。

    今日之事已无可避免。

    香菱夹于其中实是为难。

    她不能帮着柳眉妩来害公主,只能眼睁睁看着柳眉妩自食恶果。

    但愿今晚这人是个怕事的,尝到了鲜便能速速离开。

    只要没有捉堅当场,一切尚有可挽回的余地。

    香菱狠一狠心,便转身离开。

    房中柳眉妩香汗淋漓,惶然不知身在何方。她以为自己已经回了芙蓉苑,所躺的也是自己的床。

    直到有人推门进来。

    柳眉妩以为是秦如凉,便抑制不住渖蟹訡出声。她恍惚只能看见一道人影站在床前,伸出手在她身上游走。

    她的身子被点燃,酥洋难耐,感受到从未走过的空虚。

    柳眉妩便款摆扭动起腰肢来。

    床边的猥琐男人见状已是急不可耐,把柳眉妩浑身嫫遍,除了衣裙,啧啧赞叹:“真是个风鳋尤物!”

    直到猥琐男靠近,柳眉妩媚眼如丝地看他时,才终于看清了他的脸。

    不是秦如凉。

    当时柳眉妩醒了醒,浑身一寒,惊恐道:“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她逃也无力,只被当是崳拒还迎。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想装贞洁?嘿嘿,这里又没人看见!”

    男人说着便抓住柳眉妩脚踝,压了上去。

    温香软玉,确实令人**。

    柳眉妩起初挣扎着,奈何一旦厮磨反倒情嘲汹涌,一发不可收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