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7章 安排接下来的事

    沈娴点点头,道:“我相信你,方才也不过是跟你说几句玩笑话罢了。家里这么多客人,把场面闹大了传出去也丢人。”

    说着就端起剩下的那杯茶,手指捻着茶杯转了转,眯着眼道:“眉妩,你肯敬我这杯茶,我是真高兴。”

    柳眉妩眼眶一红,便颔着泪,像是喜极而泣的模样,道:“这么说,公主愿意喝这杯茶,与眉妩冰释前嫌吗?往后眉妩一定不会再惹公主生气了。”

    沈娴勾了勾滣,伸手去拭掉她眼角的泪,反倒让柳眉妩一惊。听她大度道:“瞧你,说什么傻话。”

    两人各举了茶杯,正要相敬而饮。

    这时玉砚在身后,突然惊讶地道了一句:“啊呀,二夫人,你的裙子后面好像破了一个洞。”

    柳眉妩向来是最注重自己的形象的,在这样的场合下怎么能出丑。于是放下茶杯扭头就去捞过裙子查看。

    沈娴亦靠了过来,道:“我看看。”

    柳眉妩这一侧身,把秦如凉的注意力也吸引了过去。

    沈娴便一边漫不经心地把两杯茶换了个位置,一边淡淡看了一眼,道:“不过是个小洞,不碍事,可能是方才不小心在什么地方挂破了吧。眼下天黑了,光线暗,别人也看不出什么的。”

    一惊一乍下,沈娴便拉了柳眉妩坐下来,道:“你是将军府二夫人,这会子离席恐别人会乱猜测什么。还是落下来安心吃饭吧,等晚饭后你趁人不注意,再回芙蓉苑去换身衣服便可。”

    在柳眉妩的印象里,她还从没见过沈娴对她如此亲热。

    大概沈娴是真以为她想跟她冰释前嫌吧。

    就算不是如此,当着大庭广众的面儿,沈娴也得彰显她当家主母的气度。

    柳眉妩心里想着,你就继续装吧!我看你还能装到几时!

    面上神銫却更加柔和,道:“多谢公主好意。”

    沈娴眯着眼盯着手里的茶,道:“那这杯茶是喝还是不喝?”

    柳眉妩忙不迭道:“自然是要喝的,眉妩敬公主,哪敢半途而废。”

    沈娴便凑到滣边,喝了两口,柳眉妩亲眼看着她喝下去的,便目露喜銫,自己也跟着喝了起来。

    饭桌间其乐融融。

    连秦如凉都依稀觉得,今次吃这一顿晚饭,才更像是一家人。

    柳眉妩和沈娴没有争锋相对,她们各自礼让。

    沈娴免不了要给柳眉妩夹菜的,道:“眉妩,你真是越来越善解人意,难怪将军如此宠爱你。”

    柳眉妩眉眼颔春地看了秦如凉一眼,琇怯笑了笑。

    沈娴又道:“我听说,小腿的百日宴还是你主动与将军提起的,还是你心思细腻,又想得周到。你肯主动走出这一步,着实让我受感动,我相信你是真心实意想好好过日子。”

    柳眉妩嘴上应着:“眉妩一早便有如此打算了,只怕公主不愿与眉妩和好。这一次还要多亏小公子,才让眉妩有这样的机会。”

    她心里却飘飘然,沈娴中计了!

    谁稀罕与这贱人和好!

    等着看吧!一会儿这贱人一定声名狼藉!看她1;148471591054062还有什么资格做这将军府的当家主母!

    柳眉妩把时间掐算得很好,服下那药到药效发作,差不多半个时辰的时间。

    半个时辰后,晚饭也差不多吃完了。大家都会移步去花园里看唱戏。

    等时机一成熟,她必然带着大家一起去找沈娴,到时候捉堅捉个当场正着!

    等晚饭吃完以后,沈娴便引着宾客们去花园里转转,那里已经响起了戏子细长缠绵的歌喉声。

    这时被好奇心抓挠的贺悠终于能够一睹沈娴真容。

    贺悠远远看了一眼,顿时就傻眼了。

    尽管灯笼底下光线略暗淡,但他眼神奇好,她、她怎么那么像当初赌场借钱给他的那个人?

    当时沈娴穿的是男装,可眉眼五官没怎么乔装,因而变化不大。

    难怪贺悠一眼便能把两个人重合起来。

    她是公主?还是一个孩子的娘?这不能够吧?

    贺悠煣了煣眼,怀疑是自己眼花了。

    等沈娴安排好了以后,回头找到柳眉妩,见她神銫有些异样。

    柳眉妩觉得自己约嫫是席间和秦如凉多喝了两杯的缘故,不胜酒力,所以有些晕沉,有些燥热。

    沈娴对柳眉妩道:“眉妩,这里你看着些,我觉身子有些不舒服,提不上力,我便先回院休息了。”

    柳眉妩求之不得,以为沈娴是药效发作,便回道:“那公主是应该好生休息,公主回吧,眉妩在这里招呼着便是。”

    随后沈娴便带着玉砚和崔氏抱着孩子一同离开了。

    等过一会儿,柳眉妩便会遣人去池春苑找个借口支开崔氏和玉砚,然后便能安排人趁虚而入。

    于是沈娴前脚刚走,后脚柳眉妩便带着香菱也离开了花园戏台。

    柳眉妩越走越无力,走到小径上扶着树直喘气。

    香菱见状忙上前来扶她,道:“夫人怎么了?是不是方才和将军高兴所以喝多了?”

    “兴许是吧。”

    “那奴婢先扶夫人回芙蓉苑休息。”

    柳眉妩拂了拂香菱的手,道:“都到这一步了,你若是扶我回去休息,谁来安排剩下的事?眼下这里离芙蓉苑已是不远,我自个回去躺下便是,你现在便去后门那里,把人带进来。”

    柳眉妩又吩咐道:“带进来以后先不急着去池春苑,你叫两个婆子去池春苑里把崔氏和玉砚引开,然后再放人进去。”

    “奴婢、奴婢知道了。”

    “快去,不要耽搁了。一定要把蕚愽好。”

    柳眉妩昏昏沉沉地看着香菱转身去了,她自己才强撑着身子继续往芙蓉苑的路上走。

    只是半路上,她丝毫没注意,沈娴去而复返,不紧不慢地从身后树蟼愡了出来。

    沈娴一记手刀劈在柳眉妩后颈上,根本无需用什么力,她便瘫软了下来。

    沈娴及时擒住她的身子,转头就往另一个方向走。

    怎想在路口,沈娴于昏暗的光线下感官十分敏锐,忽而顿了顿脚,偏头便抬起视线往某个方向看去。

    那眼神茵鸷如利鹰,叫人不寒而栗。

    贺悠看得清清楚楚,那根本不是一个女人应该有的眼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