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3章 一个心有所属,一个感情空白

    沈娴看不见他眼里浓浓的苦涩,她想1;148471591054062她也不忍看见。【全文字阅读】

    提及这些过去,谁的伤疤不是在滴血。

    苏折低着头,手指一直摩挲着小巧的竹笛,低声道:“我连想给她一个完满,都只能用她意中人的方式,或粗鲁或莽撞,耳中听着她叫别人的名字。只有我变得不是我自己,才不用害怕被她认出来。”

    苏折最后的话,听得沈娴云里雾里。

    她问:“后来你冒充她意中人,去找她了?”

    苏折轻抬起眉梢想了一下,而后眉头舒展,若无其事地对沈娴道:“没有,我只是在想,如若站在喜堂里和她一起拜天地的人是我,多好。可我只能远远地站在人群里看着,想着。把我自己想象成她的意中人。”

    或许他说出来的这样的结局,不至于让沈娴和以前一样,认为他是个坏人。

    沈娴是个聪明人,若是她在不合时宜的时候理出这其中的头绪,大概会和以前一样怨恨他。

    所以他对沈娴撒了谎。

    苏折平静下来,意识到,今晚确实说得有点多。

    这些话,这些心事,不曾让谁知道过。

    沈娴拍了拍他的肩,道:“既然都已经过去了,你便不要时常放在心间反复辗转,这样是让自己不好过。想开些,往前看,往后的路还有那么长。”

    苏折挑滣淡淡笑,道:“是啊,往前看,往后的路还很长。阿娴,我说了我的事,你也说说你的给我听。”

    沈娴深刻地觉得,交心就要从此时此刻开始。

    她是应该说点儿什么。

    但仔细一想,她又发现没什么可说的,吐了口气道:“我的你不是都知道么,一个前朝公主,生了个儿子,和大将军过得水火不容。至于你说感情上的,”

    她耸耸肩,“我发现我的感情是一片空白的。你知道我的志向的,将来一脚踹了秦如凉后,立志收遍天下美銫,尽做我的面首。”

    苏折笑了一下,道:“冷不冷?”

    沈娴摇头。

    苏折还是将自己的衣裳解下来披在她身上。她由衷感觉到从苏折身上传来的暖意。

    苏折问:“今夜可要回去?”

    “要的,不然玉砚又要叨叨了。”

    苏折起身,朝沈娴伸出手,“那我送你。”

    沈娴不大意地拉着他的手从木廊起身,拂了拂衣角,转身同苏折一起离去。

    她自然而然地从苏折手心里抽离,苏折亦自然而然地松了手。

    回去得晚了,玉砚果然又碎碎念了一阵。

    沈娴躺在床上时,脑海里回想着竹林边的水塘,水中散开的月銫,还有苏折的故事。

    她竟难眠。

    后来辗转一想,沈娴侧身对着小腿,轻声道:“这样也挺好。”

    以后都不用胡思乱想,也不用被他扰得心烦意乱。

    一个心有所属,一个感情空白,苏折和她,应该没有了往下发展的空间。

    能做朋友,就已经很不错了。

    沈娴这几天很心烦。

    不管玉砚想出什么新花样,都逗不得她开心。

    还是崔氏看出了什么苗头,问:“公主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有心事不妨说出来,看看奴婢能不能帮上什么忙,憋在心里会憋坏的。”

    沈娴脸一瘫,道:“我能有什么心事。只要二娘不要什么都事无巨细地告诉给苏折,我就高兴了。”

    她从躺椅上坐起来,严肃地瞅着崔氏,道:“我心里烦这件事也不许告诉苏折。”

    崔氏试探道:“莫不是公主是为了大人心烦的?”

    沈娴又躺了回去,随意摆摆手,有气无力道:“我现在是看见谁都心烦,大约是大姨妈快来了吧。”

    恰逢玉砚路过十分震惊:“大姨妈?公主什么时候有大姨妈的奴婢怎么不知道?”

    沈娴懒得回话了。

    芙蓉苑中,柳眉妩虽和秦如凉和好如初了,可她还是能感觉出来,秦如凉前后有了变化。

    在房事中,秦如凉不再一心顾及柳眉妩的身子,变得比以往粗暴了一些。

    尽管秦如凉已经很克制,不像对待香扇那样尽情发泄。

    柳眉妩意识到,大概香扇说的是对的。

    秦如凉对沈娴,因恨生爱。

    现在香扇不在了,后院里就只剩下沈娴一个敌人。

    有什么办法能把她一举从秦如凉的心里赶出去,让秦如凉还像以前那么厌恶她呢?

    后来柳眉妩想到了一个办法。

    这一次一定要让沈娴声名尽毁,落得个全城笑话。

    只是在这么多次的经验中,她学聪明了。

    这次定要做得利落干净,不会留下任何证据把柄,如此沈娴就算要找人算账也找不到她的头上。

    这日香菱伺候柳眉妩用膳的时候,柳眉妩柔柔道:“公主的孩子,多大了?”

    香菱谨慎地回答:“应该快三个月了。”

    “那离百日没几天了。”

    香菱不知这话是什么意思,但也没敢多问。

    等秦如凉办完公务回来时,柳眉妩陪同他一起用晚膳。

    晚间,柳眉妩道:“将军,小公子快到百日了,眉妩想,是不是应该为小公子举办一场百日宴呢?”

    秦如凉倒有些意外,“怎么突然提起这个?”

    柳眉妩一边给秦如凉舀羹一边善解人意道:“小公子好歹也是将军与公主的孩子,皇上也格外关注呢。因而眉妩以为,还是给小公子办一次百日宴,图个喜庆。府里好久都没有喜事了呢。”

    秦如凉沉訡。

    柳眉妩又道:“将军,经过这么多事,眉妩已经想明白了。眉妩与公主同是将军府里的人,就应该和平相处,以将军为首要。只有一家安宁和睦,才能让将军放心做事。”

    秦如凉神情微动。

    “不管怎么说,公主也曾冒险救过眉妩一命,眉妩对公主心存愧疚与感激,若是能一报一二,就满足了。”

    “眉妩算了算,去年也差不多是这个时候,公主嫁入府中,成为将军夫人的吧。如今时间过去得可真快,转眼就是一年了。”

    秦如凉不置可否,心里却回忆起去年的光景。他那时极不情愿娶沈娴为妻,却又不得不娶。

    他那时觉得沈娴简直可恶至极。

    如一年过去了,他对沈娴的感情变了。这是他最不想承认的事。

    柳眉妩却道:“将军对公主有感情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