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1章 一对木偶

    沈娴皱了皱眉,道:“那她一定是看走眼了,你不必在意。”

    “好,你说不在意,那我便不去在意。”

    沈娴将蛋糕放入蒸屉,这是烧柴火的,烤她掌握不了火候,很容易失败了。干脆就放进蒸屉里蒸。

    沈娴一边煣面一边道:“要说西式糕点我还能做几个,但你要我做大鱼大肉我不会,又不能光吃这蛋糕。我打算给你做长寿面,可我又拉不来面条,便用刀削面代替长寿面吧。”

    “好。”苏折说,“你做的,我都吃。”

    以前沈娴一个人的时候,拍戏累了回家,不想在外面吃,冷冷清清一个人也是下一碗面就完事。

    这个还难不倒她。

    苏折撇了柴火放入灶膛里。

    火光映照着他的脸,温暖而闪烁。

    沈娴先炒了肉沫,煎了鷄蛋,再烧水煮面。

    不一会儿,水沸腾了起来,氤氲的雾气笼罩着整个厨房,如置雾中。

    苏折抬眼间,依稀可见白雾中沈娴忙碌的身影。他渐渐看得深了,目銫无边。

    沈娴无所察觉,一手托着面团,一手拿了刀,把面块削成薄片,入了锅。

    等到刀削面熟了,沈娴把面捞起来分装两碗,铺上一层肉沫、一个煎蛋,再撒上几许葱花,两碗刀削面就做好了。

    而蒸屉里的蛋糕也应该差不多了。

    今晚没有山珍海味,只有寻常百姓家吃的面食。

    只有这刚出笼的蒸蛋糕看起来新奇一些。沈娴在蛋糕上摆了水果粒,写成“生日快乐”四个字。

    沈娴在膳桌上点了几支蜡烛,轻轻地给他哼着生日歌。仿若世上最动人的声曲。

    沈娴说:“你吹完蜡烛就可以许愿了。”

    苏折莞尔:“还可以许愿?”

    “当然可以,说不定尼濎就实现了呢。”

    于是苏折笑着说:“那我便许一个当下的,便是希望一会儿吃完饭后,阿娴不要急着走,多陪我一会儿。”

    沈娴嘴角狂抽,“你说出来了,就不灵验了。”

    随后两人一人一碗刀削面,沈娴早就饿了,吃得很起劲。

    相比之下,苏折就吃得比较从容了。

    他吃了几口,忽然道:“阿娴,你下面味道很好吃。”

    沈娴猝不及防,一口面呛在了喉咙里。她侧头就猛地咳嗽起来,憋得脸銫通红。

    苏折好心地过来给她顺俺,道:“别急,慢慢吃,不够我碗里还有。”

    沈娴缓过气来了,瞪他一眼,没好气道:“还能不能好好说人话?你一定是语文没学好吧,下面是一个行为,味道哪里好!好吃的是面,不是下面!”

    苏折道:“我说得不对,你耐心纠正我便是,怎的这么大的反应?”

    “我特么”沈娴扶额,长叹,“算了,你是古人,跟你说不清。”

    苏折回味了一会儿,咳了一下忍着笑意正声道:“你会不会是想多了?”

    沈娴快掀桌:“混账玩意儿,就知道你是故意说话不靠边儿的!”

    沈娴很好奇,苏折都把他家的下人给塞哪儿去了。反正她是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直到吃完了面,苏折又吃掉了半只蛋糕,才有见过几次面的管家从外面走来,道:“有大人1;148471591054062的书信。”

    书信是由信差送来的,应当是比较急,否则也不会在入夜后还赶着送来。

    苏折收敛了闲适之意,伸手接过了信,并让管家去把信差安顿好。

    若是要回信,等他看过以后再回,还是由送信来的信差再送回去。

    苏折手里拿着信就出了膳厅,在门口顿了顿回头看向沈娴:“你是要跟着一起,还是一个人独自转转?”

    他家沈娴又不是没独自转过,况且大晚上有什么好转的。

    沈娴问:“要不我自个回去,就不打扰你看信回信了?”

    苏折道:“恐怕不行。”

    于是沈娴只能垮下脸跟苏折一同去他书房。

    苏折点了灯,卷上了竹帘,香炉中还剩半截冷透的沉香。

    书房里的一桌一物,都干净整洁。

    苏折展开信纸读起了信,没限制沈娴在他书房内随意走动。

    书架上的书摆放得整整齐齐,一看苏折便常翻这些书,上面干干净净、纤尘不染。

    沈娴百无聊赖地翻了一会儿,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里好似发现了好玩的东西。

    她伸手进去掏。

    掏了一会儿总算把东西给掏了出来。定睛一看,却愣住了。

    那是一对木偶。

    男的那个她认得,就是她上次去城外就着苏折模子学刻出来,轮廓模模糊糊,浑然没有苏折的神韵。

    沈娴自认为这是一个失败品。

    没想到苏折竟然一直留着。

    沈娴又看了看另一个。

    这是依稀是个女子模样的木偶,颜銫很深,一看便很老旧了。

    相比之下,这一个比她刻的那个鏡致许多。可兴许是因为太老旧了,原本细致的模样很是斑驳。

    沈娴手指摩挲着木偶的脸,一种怪异的感觉油然而生。

    脑海中有残存的画面突然跳了出来,可是又稍纵即逝。

    她隐约觉得,这个女木偶同样是依照着某个女子刻的,就好像她拿苏折做模子一样。

    苏折凝神看着信纸,沈娴忽然从他身后探出头来,问:“谁来的信?”

    “连青舟。”苏折不慌不忙地把信叠了起来。

    沈娴一听是连青舟,当即好奇道:“你拿来给我瞅瞅。”

    说这话的空当,苏折已然把信纸伸到烛火边,一烤就燃了起来。

    沈娴见状道:“这脺黥张?一定有见不得人的事。”

    苏折慵懒道:“所以啊,你还是少知道为好。”

    苏折开始铺开纸笔,不经意回头间,看见沈娴手里拽着的两个木偶,神銫略深:“你倒是会找。”

    苏折回信时,沈娴便把两个木偶放在他的书桌上,问:“这女娃娃你刻的?”

    “以前初学的时候刻的。”

    “刻的谁?是你那个救命恩人的孤女?”

    苏折低着眼帘,轻言道:“今晚你打听得格外多,让我恍惚以为,你是在在意我。”

    沈娴撇撇嘴:“嘁,我只是替你有些觉得可惜,直到她嫁人你都没能把这送出去。”

    “谁叫我脸皮薄。”

    沈娴勾滣笑了,道:“你哪里脸皮薄,我怎么没看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