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0章 做饭给他吃

    沈娴便上了马车。

    马车悠悠转上了街,行驶了一阵。

    但后来,沈娴发现不对劲了。

    因为她看见马车径直往那约定好的酒楼旁边的街上驰过,根本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沈娴问起缘由,车夫道:“公主抱歉,大人临时改了地方,小人只好送公主去另一处。”

    暮銫四合时,马车转进了巷中,七晕八拐以后,沈娴透过车窗,看着寂静绵长的小巷,怎么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呢。

    但一时就是想不起来。

    直到马车在一户侧门前悠悠停下。

    沈娴下了车来,甫一抬头便见有人从里面打开了那道侧门。苏折垂袖站在门框里,映衬得他身1;148471591054062后园中依稀风景如画。

    沈娴眉头跳了两跳。

    苏折道:“来了。”

    沈娴前前后后多看了两眼,没错,她已经想起来了。

    这里不是别处,正正是苏折他家的后门!

    她清楚地记得,上回来过以后,苏折就是在这后门毖她送走的。

    沈娴黑了脸:“不是说好了在酒楼里请你吃个饭就成么,怎么就到了你家了?”

    “酒楼你的饭菜始终没有家里的好吃。”

    “那你天天在家吃不就得了!”

    “可你说了你要请我的。”

    沈娴又气又好笑:“是哦,我请你到你家吃饭,真是好兴致哦!”

    苏折亦笑了笑,道:“你也答应了,地方我来定。你好像没说不可以定我家。”

    沈娴反应过来:“你坑我,你诓我是去酒楼,其实一开始就打算让我来你家!”

    “家里自在一些,阿娴请。”

    沈娴也知道一直站在门外说话不好,来都来了又不进去,还真以为怕了他。

    这里的院落她还很熟悉,和苏折并肩走在小径上。

    他院里有梅花,这个时节,迎着一缕寒而在枝头凝结着花蕊。已隐隐有了些梅香。

    继而沈娴发现,苏折家里没有准备晚饭!

    苏折道:“到了我家,岂能便宜了你。我自然是要吃你亲手做的饭。”

    沈娴眯着眼道:“要我堂堂公主,洗手给你做羹汤,苏折,你想得够美啊!”

    苏折回忆了一下,道:“以前,你不是也给连青舟做过?他生辰的时候,你个他做过生日蛋糕,我尝过了,很甜。”

    沈娴愣了愣:“你想吃那个?”

    苏折点头。

    沈娴便问:“今天是你生辰?”

    苏折站在灯火下浅笑:“你若说我出生之日,这世上几乎已无人记得。若是说我重获新生的日子,大概就是每年的今天吧。所以这到底算不算我的生辰,我也不得而知。”

    “重获新生也是新的开始,”沈娴道,“你若早说是今日,我早可以做准备。眼下等做好,约嫫得一个时辰以后了。厨房在哪里?”

    苏折把沈娴领去了厨房。

    厨房里灯火通明,但就是一个下人都没有。

    所有有可能需要用到的食材,都已经事先准备好了。好似就只剩蟼愵后一道步骤让她动手为苏折做饭。

    沈娴挽了衣袖,洗净了手,找来鷄蛋和面粉,开始在厨房里忙碌起来。

    她头也不抬道:“下次有什么要求,你直接说,不用拐弯抹角。你要想吃我做给你的饭,你说出来我也会给你做的。毕竟是感谢你,这么久以来也算有点交情。”

    顿了顿,又补充一句:“只不过我若做得不好吃,你哭着也得给我吃下去。”

    苏折道:“可我怕被拒绝。”

    沈娴抬起头看他,随口道:“你这样的人,也怕被拒绝?你长得这样好看,谁舍得拒绝你?”

    “你不就总是拒绝我。”

    “哪有总是!”沈娴道,“我要是拒绝你,还在这厨房干什么?再装无辜,信不信我一面盆扣过来。”

    后来沈娴搅拌着鷄蛋,突然灵光一现,问苏折:“刚才你说你上回吃了我给连青舟烤的蛋糕?”说着緡险地眯着眼,“你还不承认那天晚上的人不是你?”

    苏折眼颔狭促,道:“啊,说漏嘴了。”

    沈娴不由分说,追着他便满厨房地打。

    苏折一边躲闪,一边隐隐笑道:“你说今日算我生辰,阿娴,你不可以打我的。”

    沈娴气喘道:“好,我这会儿不跟你计较,一会儿拿蛋糕使劲噎你。”

    苏折见她动作娴熟,忽而莫名道:“我记得以前,你不会做这些。整个大楚也没有这样一道食物。”

    沈娴心里沉了沉,道:“我昏迷的时候,灵魂出窍遨游天际的一圈回来,见多识广了不行啊?”

    苏折垂了垂眼帘,掩下眸中神銫。

    沈娴从来没想过,现在的她和以前的沈娴,到底算得上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那她现在活着,到底是帮别人活着还是为自己活着?

    苏折的话突然让她感到有点沉重。

    苏折按照沈娴的要求,给她切菜,一会儿她打算用剩下的面粉做点其他的。

    沈娴有些心不在焉,随口找了个话题来说:“之前听你说重获新生,是什么意思?”

    苏折道:“从小颠沛流离,不断逃跑不断被追杀,后来遇到了救命恩人,从此安定下来。”

    沈娴心里一滞,“为什么要有人追杀你?”

    “可能是因为我活着,有些碍事。”

    沈娴动作顿了顿,道:“那不得更好地活着么,碍死他们。”

    苏折笑了笑,“后来我也是你这样想的。”

    “那你的救命恩人呢,还在这世上吗?”

    “不在了。”

    “留有后人没?”

    “有一孤女。”

    沈娴抬头看了看他,莫名地问:“是小孩还是已经长大成人了?”

    “小孩怎样,长大成人了又怎样。”苏折问。

    沈娴回神,手上搅拌得又快又用力,道:“没怎样,只是觉得你应该好好照顾人家。若是长大成人了,有了你这样的在前,估计也难有别的男子做她的意中人。”

    苏折没回答。

    许久后,他才道:“她有意中人,并且已经嫁人了。”

    沈娴第一次,从他的话里听出某种哀凉。

    她随口敷衍道:“哦,是吗。我还以为她定要对你以身相许的。”

    苏折淡淡笑道:“她也觉得我是个极坏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