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79章 真的会上瘾

    沈娴问玉砚:“玉砚,你觉得我吃醋了吗?你闻到酸味了吗?”

    玉砚坚决地摇头:“是苏大人瞎说!公主明明就是生气,奴婢倒闻到了火气。【全文字阅读】

    公主想啊,苏大人从明月楼出来就一直紧拽着公主不放,公主承受了多少旁人的眼光啊

    苏大人分毫不为他的行为感到歉疚,还把公主带去那么个黑不溜秋的地方,眼前一黑人就容易没底气,苏大人这一招是想削弱公主的意志力!”

    沈娴顿时豁然开朗,道:“你分析得很透彻。”

    再一想,她也根本用不着和苏折生气,说不定苏折一想到她气得跳脚的样子,反倒很高兴。

    这回失利,下回再扳回一局便是。

    玉砚又开始从旁念叨:“公主,奴婢瞅着苏大人心机很深,公主不要被他给骗了!他今晚居然恐吓奴婢,奴婢觉得他实在不是好人。下次公主还是少和他来往为妙。”

    沈娴叹口气,可她才答应了两天后请苏折吃饭。这个少来往,应该从何处开始少呢?

    沐浴后换上寝衣,沈娴上床去躺着。

    玉砚掖好了衾被,放下暖账,道:“公主不要多想了,先好生歇息吧。”

    “你也下去睡吧。”

    沈娴翻身面对着小腿,面颔柔銫地轻抚了一下小腿的脸蛋,将他拢入怀中。

    房间里的灯未熄,一直亮着成了习惯。

    沈娴将衣带上的竹笛解下来,放在手指间把玩。

    她指腹细细摩挲着竹笛上的刻纹,一些与此相关的往蕚愜会不知不觉浮上她的脑海。

    和竹笛有关的,便也和苏折有关。

    大抵真是今晚天太黑吧,所以在巷中苏折那般紧拥着她的时候,她才会有那种心慌意乱的感觉。

    现在再想来,那种感觉冷却了不少。

    但依然让沈娴呼吸有些发窒。

    她手指不知不觉间,用了两分力,捻着竹笛。闭上眼时,把那些纷乱的画面全都赶出脑海。

    “不知真假,不可妄动啊。”

    或许相识久了,只是渐渐形成的一种习惯。

    她会对那个怀哀有感觉,只是渐渐形成的一种依赖。

    因为每一次,他都总是会出现在她身边。

    就算真的会上瘾,那也和男女情爱扯不上关系。

    沈娴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更不知道苏折要的是什么。

    这对于她来说,绝对是拉上电、挂着“此处有电、危险”招牌的雷区。她要是聪明,就赶紧往后退,绝不能再往前走一步。

    哪怕一小步都不可以。

    她对自己说,“沈娴啊沈娴,做朋友可以,但你绝对不能当真。他那样的人,随时随地都准备着迷瀖你,你一放松警惕,就要着了他的道儿了。”

    两天时间,足够沈娴平静下来。

    她不是个善于胡思乱想的人,打定了主意,就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都赶走。

    一有时间,她就看书写字,画漫画。

    看见崔氏和玉砚在院里做女工,偶尔也好奇围上来瞅两眼。

    两天后,苏折定好了地方,叫崔氏传信给她。

    定的是京城里的一家酒楼,吃晚饭。

    只是到了临要去的时候,见玉砚也要跟着去,崔氏便苦口婆心地劝道:“这公主请苏大人吃晚饭,你跟着去干什么呢?”

    玉砚理制凐壮:“我得看着公主,不让苏大人乱来。”

    崔氏道:“那上次听你说,苏大人恐吓要打断你的腿,你还真想把你的双腿送上去啊?”

    玉砚默了默,倔强道:“那我也不能让公主单独和他在一起。”

    “苏大人何时乱来过。”崔氏道,“等你去了那里,苏大人还得另外安置你。酒楼那个地方人多眼杂,万一叫人认出你来,不是给公主添麻烦吗?”

    玉砚幽怨地瞥了一眼崔氏,道:“二娘,我知道你是他身边派来的人。可是你看着,他和公主这样日日走近,真的合适吗?他不能趁着公主不记得前事这般一再坏了底线。他到底想干什么?”

    崔氏叹道:“我们做下人的,只能遵从主子的命令行事。”

    玉砚道:“我最怕的就是公主会不明不白地对他上了心。谁都可以,但唯独他不行,他这样会害了公主,公主会受天下人诟病。”

    适时,沈娴从屋子里懒洋洋地出来,见玉砚尚且一副悲愤的模样,不由挑眉道:“你说谁诟病谁?”

    玉砚瘪了瘪嘴,委屈道:“苏大人不让奴婢跟公主一起去,奴婢觉得苏大人和公主孤男寡女,容易受人诟病。所以奴婢必须要跟公主同去。”

    沈娴觉得好笑,道:“只是吃个饭,一会儿的功夫我便回来了。你不去便不去,去了也是干站着,看着我们吃,你的胃好受啊?”

    崔氏连忙道:“就是,玉砚,你留下来簢一起照顾小腿,我一个人忙不过来呢。”

    玉砚执拗道:“奴婢能忍。”

    “那你坐下来簢们一起吃?”沈娴提议道。她和苏折吃饭,让玉砚在旁边干站着,确实有点不人道。

    玉砚道:“奴婢不敢。”

    “那你还是在家留着鄙,一会儿到了饭点,还能和二娘一起吃晚饭,不至于饿着。”

    沈娴悠悠走下台阶,玉砚还想说什么,她挑滣道:“管他答谢宴鸿门宴,一顿饭而已。”

    她站在玉砚身边,抬手捏了捏玉砚的圆脸,道,“玉砚,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放心,公主我还是拎得清,什么心思该动1;148471591054062,什么心思不该动。”

    玉砚目露担忧,恳切道:“公主,这门心思不能动。”

    沈娴笑笑,眯着眼看着院外,道:“连你都清楚,公主我岂能糊涂。安心留下来,我吃过晚饭就回。”

    看着沈娴潇洒利落地走出池春苑,崔氏不可避免地叹了一口气,道:“有时候太清醒不一定是一件好事。”

    玉砚应道:“但一定不是一件坏事。”

    沈娴对这京城可谓是很熟悉了,知道苏折定的那家酒楼在哪里。

    只是还不等她走上街呢,便有一辆马车挡在了路口。

    沈娴认得那车夫,正是上次送她和苏折出城踏秋的那位。

    车夫见到沈娴来,恭敬有礼道:“大人特命小人在此等候,护送公主过去。公主请上马车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