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75章 到现在你还觉得委屈么

    香扇进了明月楼,名字没怎么改,只是由香扇变成了扇儿,听起来更玲珑小巧些。

    香扇惊抬头,看清了沈娴和玉砚的模样,脸銫白了白。

    她不敢违抗,只得带着两人绕过大堂,进了后排下房。

    这明月楼有三层,住在一层的是最下等,二层的是中等,上层的则是上等。

    最下等的也最便宜,但凡出得起钱,不论是谁都得伺候。

    香扇的容貌在这里也算中等偏上,只是她刚被卖进楼里不服命,楼里的妈妈只好给她点厉害尝尝,先让她做末等女妓做起。

    只有让她尝尽了苦头,她才肯认命。

    下房里布置十分简单,一张床一张桌,几个板凳。房里的香还是劣质的香,颇有些呛鼻。

    香扇道:“坐吧。真是难为公主,竟还到这种地方来看我。”

    玉砚觉得这房里的任何东西都很肮脏,往凳子上铺了一张手绢,才让沈娴落座。

    “你在这里过得可顺遂?”沈娴问。

    香扇惨笑两声,道:“你问过得可顺遂?公主看不见吗,还有什么比我现在更生不如死的?公主是来看我下场的吧,如今看到我这样子,你总算满意了?”

    沈娴道:“我若说我是心平气和来看看你,你定要说我猫哭耗子假慈悲。算1;148471591054062了,就当我是来看你笑话的吧。”

    香扇斟了两杯茶,一杯给自己,一杯送到沈娴手边,道:“既然公主点名要我服侍,我必好好服侍,公主请喝茶,可别嫌弃这里的茶糙。”

    沈娴端起来,在嘴边正要喝,又放了放,道:“去把后窗开一开,透透气,这股香味实在呛人。”

    香扇只好起身去开窗。

    她转身回来坐下,道:“公主是女儿身,难为你为了看我笑话,还往这风月场所里跑一趟。”她喝了一口茶,又质问道,“柳眉妩知道的那些事,都是你说的?”

    沈娴勾了勾滣,“现在才来追究这些,还有何意义。”

    “你即便是不承认,我也知道是你!”香扇道,“我没想到,最后你手里竟还留了一手。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你又是怎么发现的?”

    沈娴挑眉,看了她一眼:“你以为在我面前发个毒誓不与我为敌,我就能安安心心地信你、帮你?你瞅瞅有几个立下天打雷劈的誓言的,最后是应验了的?”

    “要制得住你,不还得抓住你的尾巴么。”沈娴玩转着茶杯,假意浅啜了一口。

    “防人之心不可无,我拿住了那些把柄,你若安分守己,我也没打算拿出来公之于众。可惜我也没想到,还能有用得上的这一天。”

    香扇面露恨意,若不是沈娴,她根本不会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她咬牙道:“我不过就是给了赵氏两瓶药,而你却要如此害我!”

    沈娴眯了眯眼,冷幽幽道:“如此害你?你现在这样,也总比剁碎了喂狗要强,我不是已经手下留情了么。”

    香扇很是激动,起身拍着桌子愤怒道:“你手下留情?你知道我现在过的是什么日子吗?”

    说着她就捞起自己的衣袖,扯开自己的衣襟,颔泪痛恨道:“你看,你看!在这里没有人不欺负我!管事让我接客,我若不从,明月楼里所有的公全都涌进我房里来欺负我直到我肯从为止”

    香扇眼泪滑落,瑟瑟发抖:“他们不会管我身上有没有伤,但凡有客人,我就必须要接。不论一时来几个”

    最末等的姑娘在这里是毫无话语权的。

    沈娴这才得知,只要是开门营业期间,不论有几个人付钱点了香扇,不论是不是在同一时间,香扇都必须接,来者不拒。

    香扇的话让沈娴皱起了眉头。玉砚听得一阵不适,强忍着反胃。

    香扇恶狠狠地瞪着沈娴,道:“你说过你会保我,你会救我,那天你为什么不出现!你才是幕后主使,你才是最恶毒的那个人!”

    玉砚怒道:“香扇,嘴巴放干净点!”

    沈娴也不恼,“香扇,你搞清楚,丑话我已经说在了前头,是你心怀不轨在先。我能把你捧上去,自然能让你摔下来。”

    香扇大笑两声,道:“充其量,我不过是你的一颗棋子!用来对付柳眉妩的一颗棋子!”

    沈娴面无表情问:“那自从你当上三夫人以后,我可曾教唆利用你去做过什么?

    你想要什么生活,想得到什么东西,全靠你自己的手段去争取。

    我唯一让你做的事,便是当那第三个角,稳住后院里的三角平衡,你若不想着两头作乱,如今你我仍还互不相干地各自生活下去。

    可你不是不甘心么,最后还是把主意打到我头上来了。”沈娴语气茵凉,“到如今,你反倒来怪我?”

    香扇咬牙切齿道:“你说我把主意打到你头上,可我不也是为你着想么!你以前不是哭着喊着要求大将军宠幸,现在是怎么的呢,我费心费力都把他送来了,临到头你却不肯要!”

    沈娴不咸不淡道:“都快被你们穿烂了的破鞋,我要来做什么?你嫫着自己的良心说,你真是为我着想?”

    她亦缓缓起身,与香扇对视,“你真要为我着想,不会看不出来,我他妈一看见秦如凉就犯恶心。现在你说出这些话,也让人觉得恶心。”

    “你觉得恶心,可是我已经受不了!”香扇又恨又痛,

    “我爱着将军,可是他呢,他只把我当做发泄的工具!他夜夜都想着你,夜夜都来折磨我,我能怎么办?难道我要坐以待毙地生生被他折磨死吗?!

    你有没有想过,我所遭受的所有痛苦,都是因为你造成的!我想恨你,可是我又不敢你,我能怎么办?

    公主,我也走投无路啊。”

    沈娴静静地听着,道:“所以你仍觉得你自己很冤枉是么。明明有许多路可以走,可你偏偏选了最偏最窄也最愚蠢的那一条。

    因为你觉得,那条路虽然陡峭冒险了一点,但起码一石二鸟,既能转移你的痛苦,又能让仇人斗个头破血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