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74章 这个地方……真去不得!

    柳眉妩摇头道:“将军能还眉妩一个清白,眉妩已经很满足了。【全文字阅读】只是香扇终究曾与我有过一段主仆情意,如今落得个这样的下场,眉妩于心不忍。”

    秦如凉冷了冷语气,道:“你对她念着旧情,可她呢,却恨不得踩着你往上爬。要怪只能怪她自作孽不可活,能饶她不死已算格外开恩了。”

    他放轻了语气,又道:“眉妩,不要自责。那种人不值得你再惦念旧情。”

    柳眉妩道:“眉妩知道了。”

    嘴上这样应着,心中却是一阵暗喜。她惦念旧情?她恨不得香扇今个被活活打死才能解了这么久以来她的恨!

    只不过今日香扇没死,却被打入了青楼。往后再难有翻身之日。

    那个贱人,不识好歹,就活该在那种地方被无数男人给糟蹋!

    真是想想,都觉得大快人心!

    这么久以来,终于彻底拔出了一根扎在心头的刺。

    柳眉妩实在忍得辛苦,需得按捺住隐隐往上翘起的嘴角。

    随后秦如凉便牵着柳眉妩出了花厅。

    府里人也很久没看见他亲近地陪在柳眉妩身边了。

    秦如凉一天都待在芙蓉苑里,听柳眉妩弹琴,看她跳舞,两人感情和好如初,如胶似漆更似从前。

    这一切都是柳眉妩最想要的结果。

    香扇一不在,她果然又重获了秦如凉的恩宠。

    等前院事了,已是临近中午。

    玉砚去给沈娴准备午膳的时候,顺带去打听了几句。

    回来时,玉砚一脸戚戚。

    她把听来的有关香扇的处置结果一五一十地告诉给了沈娴。

    玉砚感叹道:“奴婢虽痛恨香扇的所作所为,可和柳氏的恶毒比起来,还是柳氏更心狠手辣一些。只没想到,香扇侍奉了这么久,临到事发,将军分毫不顾念旧情,竟还把她卖去了青楼。

    这是得多薄情寡意,就算没有夫妻之情也有雨露之恩,还不如赐死香扇更让人服气一些。

    奴婢还听说,香扇刚一被拖走,秦将军就携了柳氏进芙蓉苑了。这真是奴婢见过的最无耻最无情的男子。”

    沈娴没什么胃口,放了放筷,道:“他秦如凉,不是一向如此么。”

    玉砚见状,意识过来道:“公主怎么不吃啊,是不是奴婢话太多了,奴婢不说这些了。”

    沈娴道:“今日的事不适合下饭。”

    对于香扇,还有什么能比这样的下场更惨的?

    此事过后便不再多提。

    沈娴听说别人家的小孩,两三个月的时候尤其爱笑,逢人一逗便乐呵呵地笑个不停。

    可再看看自家这个,整天不是吃就是睡,吃饱睡醒的时候就睁着眼睛发呆,任沈娴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逗他不笑。

    沈娴一芘股坐在地毯上,郁卒地叹了口气:“儿子哟,让你笑一个给娘看看,有那么难吗?”

    先前担心小腿是个哑巴,现在沈娴又无比担心小腿是个呆子。

    就在垂头丧气时,小腿居然破天荒地咧了咧嘴。

    崔氏和玉砚见了,连忙道:“公主!公主快看!小腿笑了!”

    可小腿那咧嘴一笑转瞬即逝,等沈娴抬头一看时,他又不笑了。

    沈娴又再接再厉地逗了他一阵,他还是不笑。

    沈娴累道:“唉,这到底是我逗他还是他逗我啊。”

    几天以后,沈娴出现在了明月楼的楼前。

    入冬后滇濎,黑得比平时早。

    黄昏日暮,这条花街柳巷始才华灯初上。空气中漂浮着甜腻的脂粉香,莺莺燕燕之声,不绝于耳。

    各銫各样的客人流连于此,楼前招揽客人的姑娘们使出浑身解数笑得美艳动人。

    若是能有个好归宿,谁愿意沦落风尘?

    那笑容之下,何尝不是满满的苦涩与无奈。

    玉砚十分怂,紧拽着沈娴的手,道:“公子,这个地方我们真去不得的。”

    沈娴道:“里面的姑娘会把你吃了不成?”

    “她们就是想吃,也吃不下啊,我就是觉得,出入这个地方,有伤风化。”

    “你连赌场都进了,这里还不敢进?”

    玉砚露出纠结的表情。

    她当然知道沈娴为什么到这里来。因为香扇在这明月楼里。

    可这里到底是男人们的寻欢场。

    这时沈娴已经招来了门口的两个姑娘,让她们把玉砚给她拖进去。

    于是两个姑娘一左一右地拖着玉砚进明月楼,还调笑道:“小弟弟第一次来哦,小弟弟放心,里面很好玩的”

    玉砚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声。

    周围都用不解的目光看向玉砚,顺带开解道:“男孩子需得经历这一关才能算是个男人,你无需害怕,还会很快活的。”

    沈娴在旁边很不厚道地笑了,这才让姑娘松开玉砚,玉砚惶恐地跟在沈娴身边,抽抽搭搭。

    沈娴站在大堂上,见那莺歌笑语、靡靡之声,场面极是香艳刺激。

    玉砚在旁看着那些左拥右抱、**揩油的人,不住地咒骂:“恬不知耻!伤风败俗!丢人现眼!浪荡下流!”

    沈娴抽抽嘴角,见玉砚义正言辞、浑身戒备的模样,不由好笑道:“骂,继续骂,我也想听听,你到底能说出多少四字箴言。”

    玉砚憋了一阵再憋不出,瓮声道:“我才疏学浅,没有了。”

    沈娴悠悠笑了笑,道:“既然来都来了,且随遇而安。你若是不喜欢这里的姑娘们,下回我们就去找另一家,里面全是眉清目秀的小哥哥的那种。”

    玉砚一听差点给跪了:“不、还是不了,我挺、挺喜欢这里的。”

    真要是去那种全是小1;148471591054062哥哥的地方,被苏大人或者秦将军知道了,一定得剐了她一层皮的。

    那种地方京城不是没有。

    毕竟喜欢玩乐的有钱人通常都是很变态很重口味的,不少达官显贵喜欢狭玩男宠,一般男女通吃。

    这时大堂管事的上前来询问:“两位公子是新来明月楼的吧,可有想点的姑娘?若是没有,公子想要何种姿銫的,小人可遣姑娘们过来供公子挑选。”

    沈娴面銫从容道:“我喜欢玩新鲜的,这里面可有才进没多久的姑娘?”

    管事的应道:“自然是有。”

    “那便遣来给我选一选。”

    瞧着沈娴游刃有余滇潿度,玉砚就震惊了。明明都是第一次来,她到像是花丛老手一般。

    不一会儿便有几个姑娘被领上前。

    沈娴第一眼便瞧见了站在最末的香扇,遂指了指她,道:“就她吧。”

    管事冷眼看向香扇,道:“扇儿,有公子看上了你,你来伺候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