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72章 除掉一个是一个

    此事柳眉妩有所耳闻,但不知详情如何。【全文字阅读】

    柳眉妩看向香菱,香菱便细细道来:“奴婢特地去打听了,说是赵氏私下里给公主下药,想撮合将军和公主。结果公主知道以后恼琇成怒,才处置了赵氏。”

    香菱一边放下暖账,一边道:“可见事实和香扇说的有很大出入,公主若是心存勾引,又怎会处置赵氏。”

    “香扇是什么样的人,夫人比奴婢更清楚,以前她便背叛了夫人才有的今日,说不定这回又是想怂恿夫人去对付公主,好让她坐观虎斗。夫人千万不要被她给骗了。”

    柳眉妩细细想来,觉得有些道理。

    当初沈娴恨秦如凉恨得一刀划了秦如凉的右手,又怎会想要勾引秦如凉?

    经历了这许多事后,柳眉妩才算彻底看清,沈娴大抵是真的不再喜欢秦如凉了。

    柳眉妩道:“那你说应该怎么办?”

    香菱当即跪在了地上,道:“奴婢还听来一些消息,不知当讲不当讲。将军府的下人们都不敢擅自多言,毕竟这是一桩丑闻。”

    “什么消息?”

    “是关于香扇的。”

    柳眉妩鏡神一振:“还不快说来。”

    香菱便把香扇在下药和秦如凉苟且之前与马厩里的小厮走得颇近的事情与柳眉妩说了。

    后来出了那样的事,夜里寂静无人的时候,香扇又和那小厮多次私会于树林之中,偶然叫人路过撞见了去。

    柳眉妩不知是激动还是怎么的,从床上坐起来,睡意全无。

    香菱继续道:“再后来,正逢将军要把香扇赶走,便传出了香扇有有的事。夫人细想一下,香扇怀孕不久便诬陷夫人致使她流产,如今想来确有很大的蹊跷。”

    柳眉妩震惊道:“你是说这一切迎先就是她先设计好了的?她故意激我把她推下水去,故意让自己流产好嫁祸在我头上?”

    香菱道:“奴婢也只是揣测。夫人想想,如若香扇真的是怀了将军的孩子,将来生下孩子以后极有可能母凭子贵,她就应该事事谨慎处处小心。就算那时夫人相邀,她若害怕孩子有差池,也应该不会那么放松警惕去那湖边的。”

    柳眉妩顺着思路道:“所以她肚里的孩子极有可能不是将军的,而是她和那小厮厮混怀上的。那时她需要借那个孩子让自己留在府中,可将来孩子若是生下来被发现不是将军的,那她就大祸临头,她才要故意把这个孩子扼杀在腹中!”

    “好你个香扇,没想到你竟有如此险毒的心机!”柳眉妩怒道。

    香菱道:“所以奴婢才不得不斗胆劝夫人两句,香扇越是殷勤夫人就越要小心,莫要中了她的计,反倒被她给利用了。”

    柳眉妩想了一会儿,蓦地娇笑起来,道:“谁利用谁还不一定呢!如今我们掌握了香扇的把柄,要是让她去对付沈娴那个贱人,岂不大快人心!”

    “依奴婢看,想拿这件事去要挟香扇,难免夜长梦多。”香菱顾虑道,

    “香扇是个心狠手辣的,要是夫人以此威胁她,可能威胁得了一时,却反倒给了她时间来处理后患。

    夫人如不当机立断,待香扇为了自保不得不抹杀马厩那个小厮,来个死无对证的话,夫人手上不但会失去了把柄奈何不得,反而激怒香扇,对自己不利。

    夫人是想少个敌人还是想留个祸害?”

    最后一句话立刻点醒了柳眉妩。

    香菱说得对,她不能冒这样的险。

    这次若不除去香扇,只怕下次难上加难。真要是把香扇彻底推到了沈娴那一边,那才是后患无穷。1;148471591054062

    况且柳眉妩也实在恼恨,近来秦如凉总是往香雪苑去。

    只要香扇一除,秦如凉不可能去池春苑,就只能往她芙蓉苑来了。

    这样她就能和秦如凉重归于好,完完全全地占有他。

    现在最主要的,她要重袀惀住秦如凉的心。

    要让秦如凉知道香扇的险恶用心,更要让秦如凉明白,在害死香扇孩子的这件事上是他误会了自己,害自己受了委屈。

    以前香扇就和沈娴是一伙的。柳眉妩真要威胁香扇去害沈娴,若是那二人再度联手起来销毁了罪证,再来对付她,那她才得不偿失。

    遂最终柳眉妩下了决定,先除去一个算一个。

    第二天恰逢秦如凉休沐,一大早将军府里已经闹翻天了。

    玉砚急得上串下跳,道:“香扇和柳氏都已经对簿大堂了,怎的公主还没醒?再晚可就瞧不上热闹了。”

    崔氏显然淡定许多:“到底是看热闹重要还是公主的睡眠重要?”

    玉砚权衡了一下,道:“还是公主的睡眠重要。”

    于是玉砚和崔氏耐心等着沈娴睡到自然醒。

    沈娴睡得尤其好。

    不知不觉,小腿已经两个多月了,生得白白嫩嫩。细长的眼梢里,瞳仁纯墨如洗,只要他一睁眼间,就依稀有股慵懒的况味。

    小腿越来越知晓人意,他醒了沈娴还没醒的时候,不吭声也不多动,仿佛在等沈娴睡醒。

    实在憋不住的时候,小腿就蹬一蹬胳膊腿儿。

    等沈娴醒来,崔氏便进来给小腿洗脸擦身换衣服,然后再喂釢。

    小腿卯足了劲儿脟,崔氏不由唏嘘道:“饿得这般狠了也不听他叫一声,方才奴婢进来还见他规规矩矩地躺着,莫不是怕吵着了公主睡觉?”

    崔氏赞叹道:“小小年纪便这般善解人意,奴婢还真是第一次见。往后长大了定然是个绝顶聪明的小公子。”

    沈娴惺忪地坐在床上煣了煣略凌乱的头发,嘀咕道:“才两个月大点他能知道什么是善解人意?连饿了都不知道哭的,不是傻就是闷,唉,但愿是后者吧。”

    恰逢玉砚打水进来给沈娴洗漱,闻言哭笑不得道:“公主,哪有你这样说自己儿子的。”

    沈娴捏了捏小腿的光滑脸蛋,道:“来,告诉娘,你只是闷,小闷油瓶。”

    小腿斜睨了她一眼,继续专心一意地吃他的釢。

    沈娴被他那眼神给刺激到了:“二娘,你瞅他方才那眼神,是在鄙视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