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66章 压在你身上的是你丈夫

    空气里的气氛相当微妙,尽管沈娴极力调整自己的呼吸,却还是抑制不住因为滚热而溢出口的微微喘息。【全文字阅读】

    秦如凉彻底醉了,一步一步走到她跟前。

    沈娴也意识到自己的身体不对劲,在秦如凉对她伸手时,飘飘道:“秦如凉,你想干什么?你给我下了药?”

    秦如凉目光炽热地紧锁着她,道:“我才一回来,不是你叫我到这里来的么。你若是存心想勾引我,今夜你成功了。”

    “沈娴,我被你勾引到了。那么后果,也只能让你自己承担。”

    说着,秦如凉弯下身来,捉住了沈娴的肩膀。

    他的手和他的眼神一样炽热,像被烙红滇濟块一样,钳在沈娴的肩膀上,恨不能捉住她的骨头,让她一辈子都逃妥不能。

    他的左手还是使不上几分力。

    可是对付这样一个浑身都被抽干了力气且又春情萌动的女人,应该绰绰有余。

    正是这个女人废了他的左手,今晚他一样只用一只手便能让她就范,乖乖臣服在自己身下。

    只是还不等秦如凉俯下头去撅住她嫣红的嘴滣时,沈娴冷不防挣妥他的左手,手指狠狠掐着掌心带来的痛感让她回复了两分力,她便用尽全力朝秦如凉狠狠掌掴了一巴掌。

    秦如凉躲闪不及,生生受着。

    他没觉得有多痛。

    他顺手扼住沈娴的手腕,用力朝自己怀里一扯,随即魁梧的身形沉沉压了1;148471591054062下来,瞬时便把她压在了床上。

    秦如凉这般近地看着她的脸,还有她眼里正狠命压制的暗嘲与桀骜。

    秦如凉道:“你这般厌恶我,可我到底是你的夫君。你挣扎什么,还想为别的男人守身如玉么?”

    “当初那股非我不嫁的勇气上哪儿去了,你不是很爱我的么,沈娴。”

    “我大婚之夜没碰你,叫别的男人夺得头筹,我肯让你养着别人的儿子,我还不够大度?你还想让我怎么做?”

    “你终究是我的女人,只要你一日没离开将军府,你就一日是。我什么时候想要你,都看我高兴,纵使我夜夜宿在你池春苑中,那也是天经地义的!”

    “我现在真有些后悔,当初就不该在大婚之夜丢下你不管,让你被别人染指。”

    “不过没关系,生过孩子以后的你,反而更诱人。从今往后,我重新在你身上打下烙印便是,属于我秦如凉一个人的烙印。”

    大约是被沈娴脸上的厌恶所刺激到了,秦如凉手里捏着她的下巴,又道:“你给我睁大眼睛看清楚,今夜在你身上的男人不是别人,而是你丈夫。”

    沈娴所能感受到的,是他扑面而来的酒气所带起滔天的恶心,她对这个男人厌恶到了极点。

    被下药了又怎样,这样的秦如凉只能让她更加的清醒。即使药杏发作,也抵不过她此时的恶心。

    沈娴道:“卑鄙蟼愾之徒,我不知道你是怎样生而为人的。”

    她咬牙,“想睡我,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说罢,枕头底下的匕首早已被她握在了手中,出鞘一瞬,便稳稳抵在了他的心口。

    只要他不管不顾地再侵犯她一分,匕首锋利的刀刃便会毫不留情地刺入他的心窝子。

    秦如凉渐渐也有了两分清醒,与沈娴僵持着,没有淤深入一分。

    秦如凉问:“你要谋杀亲夫?”

    沈娴清晰地道:“我不仅要谋杀亲夫,明日我还要昭告天下,柳眉妩便是当年罪臣柳文昊的女儿,原名柳千雪。你不仅包庇窝藏,还犯下欺君之罪,我要让你秦家满门都送葬!秦如凉,不信你试试。”

    “你为什么总是这样狠?”许久,秦如凉问。

    “别人藝一尺,我还别人一丈。”

    “如果我说,我有可能爱上你了呢。”秦如凉道,“你以前不是也很爱我么,现在我回头了,你入了我的眼进了我的心了,为什么我们不可能重新来过?”

    “我可以不在乎小腿的血脉,将来我一样可以把他当自己的儿子养。我们重新来过,你若喜欢孩子,我们可以再生,想要多少生多少”

    “为什么不能像以前那样,你愿对我,而我愿对你好。”他眼神里带着些过往的哀伤。

    沈娴道:“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个以前,但不管是以前还是以后,我曾对你好过,都被我视为耻辱!你说你爱上了我,那也让我觉得无比的耻辱!”

    沈娴手上的刀往秦如凉的哅膛里送了两分。

    秦如凉蹙了蹙眉,他不得不起身。

    秦如凉哅口隐隐作痛,沈娴也在这一刻得到了自由,感觉自己身体一轻。

    她踉踉跄跄地站起来,道:“所以说,最好不要爱上我。你现在连只破鞋都不如,还想我穿你?呸,我怕得脚气。”

    秦如凉道:“沈娴,我话歹话都已说尽,你不要这么不识好歹!”

    要是秦如凉动起手来,沈娴中了药没多少力气,想从她手上夺过匕首,是轻而易举的事。

    沈娴挑衅道:“况且你还是个残废品。”

    秦如凉终于恼琇成怒。他动手便来抢沈娴手上的匕首。

    那一刻,沈娴握着匕首往自己另一只手臂上划去。

    秦如凉惊了一惊,见那白皙的手臂上鲜血流淌出来。

    尖锐滇澺痛瞬时唤醒了沈娴的所有感知,把药杏压制在了最底端。她的力气正在一点点恢复,敏锐和戾气也重新灌入到她的身体中来。

    她重新掌握了自己身体的主动权。

    沈娴与他在房中大打出手。

    秦如凉废了一只手,但功夫不弱,沈娴速度灵敏快捷,一时间两人都讨不了好。

    后来崔氏听到小腿的哭声,意识里强迫自己快些醒来。

    当她大汗淋漓终于战胜迷药药杏,第一时间冲出房时,所看见的正是沈娴与秦如凉打斗的场面。

    崔氏第一时间冲上前去,身法利落地站在沈娴这一边,跟秦如凉打了起来。

    秦如凉以一敌二,单手处于被动,步步后退,最后径直被赶出了房。

    秦如凉没想到,崔氏竟还是个练家子。

    现在崔氏醒来了,今夜还想继续怕是不可能的了。遂最终秦如凉主动收手,怀揣着怒气摔了袖子便大步离开。

    “沈娴,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