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64章 顺水推舟一把

    赵氏只好闭了口。

    赵氏没想到,香扇会私自找上门。不是来找沈娴的,而是来找她的。

    赵氏也知道,自打香扇一跃成为府里的三夫人以后不争不抢,反倒与公主走得颇近,便对香扇少了两分戒心。

    香扇约赵氏在后花园里人少的地方见了面。

    赵氏刚一见礼,便被香扇扶了起来道:“赵妈是府里的老人儿,行此大礼我可担待不起。”

    “不知三夫人叫老奴来,有何要事?”赵氏不卑不亢道,“夫人若果真有事,可以找公主去说。”

    “有些话,我不好当着公主的面说,只能通过赵妈才行。”香扇道,“赵妈可知,这些日将军夜夜宿在香雪苑?”

    “将军宠爱三夫人,是三夫人的福分。”

    “外人只道是福分,可我却知将军心里苦不堪言。”

    赵氏愣道:“何以见得?”

    香扇言看着赵氏简意赅道:“赵妈,将军心里,只怕是爱上公主了。”

    之前夜里香菱到池春苑来说的那些话,并未让赵氏知道。因而赵氏也有些反应不及。

    香扇便又道:“实不相瞒,将军虽留宿香雪苑,可夜夜辗转时所叫的却是公主的名讳。这对于将军府来说,也是好事一桩,赵妈以为呢?”

    赵氏道:“三夫人到底想说什么?”

    “我有个不情之请,公主待我不薄,如今也该到我报恩的时候了,求赵妈成全。”

    说着香扇便要下跪,赵氏连连扶道:“三夫人使不得!”

    香扇道:“公主大义,如今又为将军育有一子,是这将军府里的当家主母,理应实至名归。

    先前将军宠爱二夫人,致使公主备受冷落无可奈何,可现在二夫人失势,正是将军和公主破镜重圆的好时机。

    难道赵妈不想看见将军与公主相敬如宾、母慈子孝吗?如若公主做这个名钙冧实的当家主母,我必是服气的,如若让二夫人独占一筹,将军府只会更不像样!”

    香扇的话何尝不是正中赵氏的心窝。

    公主才是将军名正言顺娶回来的正房夫人。

    赵氏一直想撮合,可是几次都失败,差点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她是万万不敢再尝试了。

    香扇便劝道:“以前是以前,以前将军对公主没动心,可是现在不同,将军动心了,岂还会再伤害公主?想必赵妈也不想看着将军和公主一辈子这样僵持下去吗,将军得不到,只会更加失意。”

    “夫人说的老奴都明白,”赵氏叹道,“可是公主杏子决烈,纵是将军放下脸面她也不会接受。他二人又如何能够破镜重圆?”

    香扇道:“赵妈别忘了,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孩子。血肉相连,血浓于水,岂是那么容易抹杀的?我以为,只要我们顺水推舟一把,定然能够水到渠成的。”

    赵氏问:“如何顺水推舟?”

    香扇说得言辞凿凿,赵氏对她想撮合公主与将军之心深信不疑。

    毕竟这么久以来,她都没与沈娴为敌过,也从沈娴这里得了不少的好处。

    赵氏心想,香扇肯定是以为让公主和将军好起来总比让柳氏和将军好起来要强。如此一来,香扇只会多一份助力,少一份威胁。

    看在打压柳氏的份1;148471591054062儿上,赵氏觉得香扇也一定是真心的。

    香扇从袖中取出两瓶药,塞到赵氏手上,低声道:“蓝銫的这瓶是普通迷药,给院里的玉砚和崔二娘服用的,红銫的这瓶是给公主服用的,催情药。”

    “这”赵氏大惊,连忙便推阻。

    香扇紧握住她的手,道:“赵妈你听我说,我并非是想要害她们,只是实在想帮将军一把。只要把玉砚和崔二娘药倒后,待公主服药情动,赵妈便去引将军来。

    将军与公主乃是名正言顺的夫妻,都已经有了孩子,再行房帷之事再正常不过。俗话说得好,床头打架床尾和,等水到渠成过后,还有什么间隙是不能化解的?”

    “可是这”

    “若是不踏出这一步,只怕他们还得继续这样僵持着。公主与将军有了一夜恩情后,一定会心软的,便会饶恕将军以往过错。赵妈只要小心一点,把这蕚愽得神不知鬼不觉,也不会有人知道。”

    香扇硬是让赵氏把两瓶药给收了起来。

    赵氏握在手里,似握了两块烫手山芋。

    香扇又道:“赵妈,我言尽于此,你可自行斟酌。”

    她恳切地望着赵妈,“如若赵妈不肯,便当做我什么都没说,这药你自己处置了便是。赵妈,万不可让人知道是我把这药给你的,否则要是公主将军一时发怒,一定会打死我的。不论怎样,我也是希望他们能好的。”

    赵氏道:“看在你一片好心的份儿上,我不会说的。”

    赵氏忐忑地回到池春苑,一直纠结着这两瓶药,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太想公主和将军冰释前嫌了,这一直是她心头最大的愿望。

    她每日看见池春苑里其乐融融,就想着若是将军也在这其中,一家人该是多么幸福的事。

    如果事情能如香扇说的那样,在顺水推舟以后能让两人好起来,那她愿意冒险一试。

    孩子一天天长大,不可能永远这脺鳗持下去的。

    赵氏以为,女人的心肠再硬,那也是肉长的。

    公主这一世,如能等到将军浪子回头,一家三口生活美满,也是造化。

    如果将军没有这份心思,就算她给公主下了药,将军也不会愿意碰公主。

    反之,如果将军是真的心里有了公主,那不就皆大欢喜了么。

    秦如凉把贺悠送回贺家时,并未闹出大动静。

    贺相很是感激,不然他这败家子儿在赌坊里赌钱被抓个正着的事又传出去,他老脸都被丢光了已再无脸面可丢。

    于是两天后,贺相请秦如凉去贺府吃酒,以便当面感激,也好让贺悠当面赔罪。

    碍于宰相邀请,傍晚时分秦如凉便去了。

    入夜后,玉砚和崔氏侍奉沈娴用罢晚膳,将房中收拾了一下,崔氏尚于给孩子喂釢,玉砚便端着用过的碗筷出了房间。

    恰逢赵氏端着甜茶从外面进来,见了玉砚便道:“玉砚你出来得正好,这是厨房刚做出来的新花样甜茶,不知味道如何,我便给咱池春苑里每人都端了一份。你快尝尝味道,若是觉得好喝,再送进去给公主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