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63章 真是出门不幸

    “小爷不算命,小爷就借钱。”他瞪着沈娴道,“你要借我二百两,今个天黑之前我便还,还你三百两怎样。”

    沈娴打量着他,道:“我看你也不是穷人家的孩子,光是这腰佩拿去灯兲便能当二百两,何须找我们借?”

    “我要是能当,还找你干嘛,”公子沮丧道,“我家老头子小气,钱庄灯兲一律把我拒之门外,我这不实在没办法么。”

    “那你要是到天黑之前还不了怎么办?”

    “小爷说能还就能还!”

    沈娴悠悠道:“把你腰间那玉坠儿给我,天黑之前你还不了,这玉坠儿我也就不还你了。”

    最终那公子一咬牙,把玉坠儿取来给了沈娴。沈娴让玉砚给他二百两银票。

    字据什么的都免了,反正这玉坠儿看起来也不止二百两,横竖沈娴不亏。

    沈娴得知公子叫贺悠,一看便是在在市井里游荡惯了的纨绔子弟。

    贺悠揣着二百两银票就要去赌坊把本翻回来。

    他道:“小爷已经输了两千两了,要是被老头子知道,一定会打瘸我的!”

    沈娴道:“你都输了两千了,还想再搭两百进去?赌坊看你人傻钱多,还会让你赢不成?”

    贺悠不信,怀着必胜的心情坚决地踏进了千金赌坊。

    沈娴好笑道:“到底谁给他的自信?”

    刘一卦和玉砚齐齐摇头。他们在这街对面摆摊这么久,见过在赌坊被坑的人还少吗?

    反正也不多贺悠这一个。

    许久也不见贺悠出来,不知道里面情况究竟如何。

    沈娴摩挲着他的玉坠儿,在背后不显眼的地方发现了一个“贺”字,眼皮一跳问刘一卦道:“这京城里有哪个显赫大家是姓贺的?”

    刘一卦道:“姓贺的倒是多,只不过要说显赫,那肯定就是当朝宰相家了。”

    “他家有这么个败家子儿?”

    “贺家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在朝为官,小儿子就不知道了。”

    沈娴把玉坠儿收进怀里,起身朝赌坊走去,道:“我进去看看。”

    玉砚阻止道:“公子别去,你忘了上次的事啦?”

    沈娴道:“这赌坊里的人都换了新的,哪还记得我。”

    沈娴本想让玉砚留在外面和刘一卦一处,这回玉砚说什么都得跟着沈娴。于是两人又踏入了赌坊大门。

    贺悠此刻正围在桌前,赌得面红耳赤。

    见得沈娴来,他如获救星,自己这头儿多两个人也好多长点气势。

    约嫫是有了足够的气势,贺悠运气开始好转,一路赌一路赢。

    贺悠都恨不得搂过沈娴在她脸上亲一口,亲热道:“你真是我的福星,你一来我就不停地赢!这样,你要是帮我的话,一会儿赢得多,我把两千赢回来了,剩下的你我对半分。”

    沈娴看他已经赢了一千多了,便笑道:“那我必须得帮你。”

    于是每每遇到贺悠拿不准的,沈娴观察了庄稼的脸銫,便给贺悠适当的建议,贺悠依然是赢的多输的少。

    赌坊里正热火朝天,哪想这个时候,门外突然有人大喊:“查封赌坊!”

    顿时一队官兵涌了进来,里面的赌徒们乱成了一锅粥。

    官兵喝道:“一个都不许跑!”

    沈娴带着玉砚,和贺悠一起蹲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眼见着官兵把守的大门处,透着天光踏进来一人,威武霸气颇有大将之风。

    沈娴一瞅,把头垂得更低了。

    妈的真是冤家路窄,谁来查封不好,居然是秦如凉!

    贺悠比她好不到哪里去,仿佛在比赛看谁把1;148471591054062头垂得更低,他恨不得钻进地里,低声啐骂道:“我日,大将军不去镇守边疆为国效力,跑到这里来凑什么热闹!”

    沈娴面瘫道:“我也这么觉得。真是出门不幸。”

    大概是这赌坊芘股还没擦干净,就迫不及待地出来捞钱,又被抓住了什么把柄。

    但秦如凉堂堂大将军来查封赌场,也太闲了吧。

    最终赌坊里所有用具钱财全部被没收,贺悠看着自己才赢来的钱装进了别人的兜儿里,就觉得肉疼。

    这时别的赌徒都一个劲地求饶,秦如凉注意到就角落里的三人儿埋着头不出声,还几乎把头埋在了地上。

    秦如凉走到三人跟前,居高临下道:“把头抬起来。”

    贺悠、沈娴和玉砚同时缓缓抬头,居然不约而同地做起了鬼脸

    一个歪嘴,一个皱脸,一个翻着眼白装傻流哈喇子。

    秦如凉脸銫变了变,蹙眉看着三人装了一阵,冷冷道:“以为呲牙咧嘴的我就认不出来么。”

    最终秦如凉对手下人道:“这三人我要带回去亲自审问。”

    当日贺悠便被遣送回了贺府,没想到他果真是贺相家的败家二儿子。

    而沈娴和玉砚则被送回了将军府。

    等秦如凉忙完了事情回来,请沈娴到花厅,冷道:“真是能耐啊,你一个公主,居然到赌坊那种地方混!”

    沈娴道:“那也总比你一个大将军居然干起了这等琐事强。”

    “谁教你去赌的?”秦如凉问。

    沈娴随口道:“是贺家公子,说我是他的福星,要我帮他一起赌,我这也是盛情难却。”

    “我看你是丝毫没有悔改之心,你可知道要是今日查封的人不是我,你还能这样若无其事吗?”

    沈娴心想,要不是他,兴许还能更省事呢。

    秦如凉又道:“前不久你才向管家支了银子是吧,不是拿去逛街也不是卖衣裳首饰,我看你是拿去赌了。自今日起,池春苑每月的月银只有十两,你听清楚了吗,只有十两!”

    秦如凉气得够呛,但最终此事还是不了了之。他也没有真的罚沈娴。

    赵氏听说沈娴去了赌坊,始终觉得这有悖妇德,可终归又不好开口说什么。

    如今她在这池春苑里,没有话语权。崔氏和玉砚都惯着沈娴。

    私下里赵氏也与崔氏说起过,沈娴身为将军夫人,理应少在外抛头露面,顺般让崔氏劝劝沈娴,不要太和秦如凉对着干,毕竟都是一家人。

    崔氏不软不硬地回了回去:“只要秦将军莫来找公主的麻烦,公主自然不会跟秦将军过不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