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61章 他啊,英武帅气

    沈娴双手交叉捧在脑后,悠悠道:“那我还真是谢谢你大老远地赶来救我一趟哦。”

    “就这样?”

    沈娴笑眯眯道:“不然你还想怎样。这个时候,你应该还要进嗊去教书吧。”

    “是啊,我要迟到了。”

    “那下次我请你吃饭,权当好好谢你,总可以吧。”

    两人这才从死胡同里一同走出去。

    沈娴见他步履从容,便道:“你都要迟到了还这么优哉游哉,不着急?”

    “反正迟了也迟了,着急有什么用,先送你回去。”

    出巷子时她一侧头,便看见苏折往面上抬了抬手,等他放下手时,又把那脸谱面具覆在了脸上。

    沈娴问:“你哪里来的面具?”

    “方才街上买的,你要买?”两人正好往那脸谱面具摊前走过。

    沈娴默了默,道:“还是买一个吧,万一又被那伙人认出来了呢。”

    于是两人都带着面具一起招摇过市。

    眼下,玉砚和刘一卦蹲在街角某个地方。

    玉砚哭成了个泪人儿,刘一卦在旁觉得十分汗颜,劝道:

    “你快别哭了,街上这么多人看到了不好,还以为我把你怎么样了呢。我虽不好这口儿,但毕竟人言可畏。”

    玉砚还是一个小公子打扮,一边抽嗒一边抹眼泪,引来不少路过的人的莫名的目光。

    人们的眼神在刘一卦和玉砚中间转了转,着实让刘一卦老脸有些挂不住。

    玉砚还声泪俱下地控诉:“就是你!害得我把公子弄丢了!要是公子有个三长两短呜呜呜”

    刘一卦道:“你这小弟弟,方才情急,是你家公子把你托付给我,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带你一起躲开凶兆的,你怎么还反咬一口呢?”

    “我让你带我一起跑了么,你这个胆小鬼怕死鬼!谁稀罕跟你一起跑啊,是我叫你放开我你不放!”

    玉砚红着眼睛,又是一阵哽咽。

    刘一卦道:“当时我若是放了你随你1;148471591054062家公子,难不成你去给他碍手碍脚的?”

    说着瞅了瞅她,又道:“放心吧,你家公子贵人之命,吉人自有天相。是不会有事的。”

    玉砚哽道:“是真的吗?你怎么知道一定会没事?”

    刘一卦露出自信的笑容:“方才我见你家公子跑路的时候比我还快,没了你的拖累,她一定能顺利逃妥。”

    玉砚气得站起来就对刘一卦一阵拳打脚踢。

    沈娴重新回到这条街上,找了许久才找到安然无恙的玉砚的。

    玉砚扑到沈娴怀里就喜极而泣。

    沈娴安抚道:“好了好了,没事了。”

    沈娴再一看刘一卦,见他脸上挂了彩,不由吃惊道:“你们被追上了?”

    刘一卦抹了抹脸:“呔,别提,你这弟弟下手够重的。”

    玉砚闷闷道:“方才找不到公子,一时情急,所以打了他两下。”

    为此,沈娴赔了医药费簢问费,并叮嘱最近最好待在家里别出来晃悠,免得被逮着了又是一顿揍。

    沈娴和玉砚告别了刘一卦,这才回了将军府。

    苏折远远地站在街角,目送着她离开。

    为了保证她的安全,抬脚跟在了后面,让她始终在他的视线里。

    路上玉砚问:“公子是怎么摆妥那些人的啊?”

    沈娴想起苏折,半低着头勾滣,眼里匀出些笑意道:“幸有人刚好路过,看到帮了我一把。”

    “啊?那是什么人啊,很厉害吗?”玉砚好奇地问。

    沈娴答:“厉害啊,把那些人打得落花流水,忒英武帅气。”

    她的话随着风,只字不漏地飘进了苏折的耳里。

    苏折滣边亦是有浅淡的笑意。

    以为说几句好听的他发现他还真是受用。

    “那太好了,下次要是再见到那位大侠,一定要好好谢谢他!公主,你这面具哪里来的啊?”

    “回来时怕被认出来,所以买了一个来戴。”

    玉砚嫌弃道:“为什么公子每次挑的都这么丑,就不能挑个好看一点的么。”

    沈娴悠悠道:“有的人长得好看,不管戴什么面具都好看。”

    玉砚抿着嘴笑了起来。

    玉砚自是不知道,沈娴说的这个人不是她自己。

    直到亲眼看着沈娴进了将军府,苏折方才转身离开。

    沈娴安安心心地在将军府里躲了几天,谅那伙人也没有能力找到将军府里来。

    小腿好似长胖了一点,白白嫩嫩的,身上的一身小肉跟藕段儿似的一截一截的。

    他不再像刚出生时那样,整天就知道睡觉。

    而今一天有几个时辰是醒着的,醒着的时候沈娴会打来热水把他放在盆里洗澡。

    洗澡是其次,玩玩他身上的肉肉才是主要的。

    一到洗澡的时候,沈娴便拿着他的胳膊腿儿,一个个地数着他身上的小肉圈儿。

    小腿在她手上挣扎得像只张牙舞爪的小螃蟹,并附带十分鄙视的眼神。

    沈娴谆谆教诲道:“小腿,以后要是娘掉进水里了,你一定要来救娘知道吗,你瞅瞅你,浑身都是游泳圈,怎么也该发挥一下你自身滇澵长。”

    小腿脚一蹬,扬了沈娴一脸的水花。

    玉砚在旁仰头笑道:“公主,你这样说小腿不高兴了,他也是有自尊的。公主应当多夸夸他,这样以后他才有自信。”

    沈娴手指柔柔地扒开小腿肉圈儿的缝隙,边给他清洗边道:“我看你很自信嘛,都敢挑衅你娘的权威了。”

    秋冬热水凉得快,沈娴把他洗干净了就用毛巾裹起来放到床上,给他挑选今日要穿的衣裳。

    小腿睡着的时候喜欢扒着沈娴不松手,那软软糯糯的小手让沈娴舍不得扯开,常常陪着他一起躺下。

    小腿睡觉,沈娴便看书。

    玉砚进屋来开窗,让秋冬的暖阳照进窗棂来,日子也惬意。

    将军府里最近也没传出什么大的纷争,各自在各自的院里。香扇和柳眉妩的一些暗自较劲是避免不了的。

    最近香扇得秦如凉独宠,秦如凉夜夜宿在香雪苑中。

    明面上香扇看起来光鲜亮丽,实则个中痛苦,只有她自己知道。

    每日清晨,丫鬟服侍香扇起身之时,便见她身上淤痕可怖,旧伤未消又添新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