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4章 要是就看上苏折那款的呢?

    说着就看向苏折,沈娴眼皮蓦地一抽,道:“苏折,你这笑容怎么回事?看得人汗毛直立的。”

    苏折道:“这样,你回去以后不妨试试,秦如凉若是碍着你,你便拿柳千雪这个名字试试他,我猜他定不敢拿你怎样。”

    “这么灵?”

    苏折点头,“就是这么灵。”

    很快机会就来了。

    不想沈娴刚一进大门,就正好碰上出门早朝的秦如凉。

    秦如凉深深看她一眼,问:“昨夜到哪里去了?”

    沈娴道:“眠花宿柳去了。”

    “眠什么花宿什么柳?”秦如凉蹙眉,挡了沈娴的去路。

    他心里清楚,沈娴不属于他,可他发现他并没有想象中的大度,根本没办法忽视。

    他有些讨厌这样的自己。

    等意识过来的时候,秦如凉已经抓住了她的手臂。

    沈娴也不恼,看也没看他,只道:“秦将军知道眉妩就是柳千雪这件事吗?”

    秦如凉脸銫大变,“谁告诉你的?”

    沈娴眯了眯眼,发现他的反应还真是有点趣,不由凉薄笑道:“要是不想大家都知道的话,就给我拿开你的脏手。”

    秦如凉不可置信地松了手。

    走在回池春苑的路上,沈娴还在想,看来真的有必要查一查,柳千雪到底是谁。

    池春苑里,崔氏和玉砚刚手忙脚乱地把小腿给哄睡着。

    回头见沈娴回来,玉1;148471591054062砚第一时间跑上前问:“公主昨夜到哪里去了,可担心死奴婢了!”

    不等沈娴回答,玉砚又一脸紧张地问:“苏大人有没有为难公主,公主昨夜住哪儿啊?是不是苏大人不准公主回来,还有公、公主和他应该没什么吧?”

    沈娴还没睡醒,拍拍玉砚的肩膀道:“怎么会没什么,我打算等以后有钱了包养他。”

    玉砚一听差点给跪了:“公主万万不可!他、他公主降不住他的!”

    沈娴打了个呵欠,回头看她:“你如何看出来我降不住他?”

    玉砚眼珠子慌忙乱转,着急道:“奴婢觉得,公主和他还是适当地保持一点礼数和距离比较好连公子那样包容的人更适合公主。”

    沈娴好笑地逗她道:“要是我就看上苏折那款的呢?”

    玉砚粉拳紧握,急眼道:“奴婢一定会好好劝公主不要这么想不开!”

    崔氏适时出门道:“好了好了,玉砚,公主想必很累了,你快去准备热水给公主沐浴更衣吧。”

    玉砚也看出沈娴一脸倦容,遂忍下不再多说,先去给沈娴准备热水。

    不多时,沈娴便浑身泡进水里,舒服地叹了一口气。

    她煣煣胳膊腿儿,玉砚趴在浴桶旁给她擦拭,眼神有些幽怨。

    沈娴仰着头,吁道:“昨天苏折带我去了山上,哪是去踏什么秋赏什么枫,而是让我练了一天的功夫。嘶,昨个不觉得,今天浑身都酸痛。”

    玉砚一听,顿时喜笑颜开,殷勤而又嗅澺道:“奴婢给公主捏捏。公主受苦了,苏大人一定对公主非常严苛。”

    沈娴道:“你总共不过是昨日才见到过苏折,怎的就对他成见那么大?”

    玉砚努着嘴道:“奴婢一眼就看出来,觉着他不是像连公子那样的好人。”

    “可连青舟的好,也是因他而起。”

    玉砚本想劝两句,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苏折是不会伤害公主,可当有一日公主知道了苏折的立场后,又该如何呢?

    沈娴问:“昨日我不在,小腿乖不乖?”

    一提起小家伙,玉砚便来就鏡神,道:“昨天晚上小腿哭了,奴婢第一次见他哭!”

    沈娴拧了拧眉:“饿着了?”

    “是半夜醒来发现公主不在,哭得可浑了,奴婢和二娘怎么哄也哄不住。后来二娘给他唱了乡谣才渐渐哄睡着了。昨夜里醒了许多次,到今晨才算安分下来哩。”

    玉砚又道:“别看小腿还可这小人儿可懂事了。”

    沈娴起身更衣,走到床边揽起小腿入怀,和他一起躺下。小腿紧闭着眼儿,却不安分地蹬了蹬腿儿。

    沈娴搂着儿子,睡了一上午的安稳觉。

    下午时养足了鏡神,沈娴一边逗着小腿一边与玉砚道:“去请连青舟过府来。”

    沈娴身边有崔氏照顾着,玉砚也放心,遂匆匆去请人了。

    连青舟这一来,必然又是送了许多东西,有婴孩穿的衣服,从一两个月大点儿一直准备到了一两岁大,整整有两箱。还有婴孩玩的玩具,但凡集市上有的,都一应俱全。

    管家见状,也没有把连青舟拦在府外的道理,只好请连青舟把东西一并送来池春苑。

    才走到院外,玉砚便兴匆匆地喊道:“公主,连公子来了。”

    沈娴甫一出门,便见一箱一箱的东西送了进来。

    连青舟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如沐春风地踏入了院中,道:“今日玉砚不来,我原也打算登门陛访的。这些都是给小腿准备的,还请公主笑纳。”

    沈娴道:“有劳连公子好意,二娘和赵妈将东西分拣一下。玉砚,奉茶。”

    说着便转身进屋,又对连青舟道:“你进来说话。”

    “不知公主今日找在下有何要事?”

    沈娴似笑非笑道:“自从上次中秋之夜过后,你我就没再见过。连狐狸,你干得漂亮啊,那天晚上出现得及时,消失得也够及时的。”

    连青舟道:“公主哪里话,那晚把公主弄丢了,在下也着急得不行,好在公主安然无恙,不然在下就难辞其咎了。”

    “究竟怎么回事,你我心知肚明。”沈娴道,“这些东西,到底谁送的?”

    连青舟依然是笑:“公主既然知道,何须再问在下。”

    沈娴挑了挑眉。

    沈娴放下这个不提,又道:“今日找你来,是想问你打听一个人。”

    “谁?”

    “柳千雪。”沈娴悠悠道,“过去的事我至今想起来模模糊糊,这个名字实在觉得耳熟。照理说一个秦如凉从边关带回来的女人,我不可能对她以前的名字会这么耳熟。”

    适时玉砚奉上茶来,沈娴拈着茶盖,轻轻撇着里面的浮沫,道:“可我人脉有限,想打听一个人的过去,还得靠朋友。你尽管去帮我打听,需要买消息的,回头算我账上。”

    连青舟笑眯着一双眼,道:“这个何须向外人打听,在下再清楚不过。别忘了,在下父辈以前也是在这京中做官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