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8章 我从不乱杀人的

    后来玉砚想起今天的场景,总觉得不太对劲,突然她灵光一现,暗暗心惊中秋夜的时候苏大人约公主去逛灯会,现今又约公主去踏秋,莫不是他对公主有意思吧?!

    莫说公主没嫁人的时候尚且没可能,公主如今都已经嫁人了就更没可能!

    玉砚拍了自己一巴掌,自言自语道:“一定是我想太多,他肯定只是觉得有所亏欠才对公主好的是我想太多了。”

    眼下,车轮在大街上滚滚而过。

    苏折将手里编好的蛐蛐递过去。

    沈娴没好气地一把夺过来,一边把玩一边无比郁闷地指责道:“强约不成就掳人,你这是流氓行径!土匪作风!”

    苏折认真而诚挚:“我说了我不擅长与女子交往,你还不信。紧张局促之下,便做了这样的事,我也很懊悔。”

    沈娴冷笑三声:“你也很懊悔?我看你浑身上下都坦然得很,哪里懊悔?”

    苏折坐姿清正端雅,悠悠道:“心里。”

    沈娴好想一巴掌把他拍车壁上。

    沈娴没好气道:“你不是害怕被发现与我在一起吗,这次发什么疯,居然光天化日之下要载我去踏秋?你就不怕被人发现?”

    这才是沈娴的担忧。

    若这苏折不是朝中官员,仅是和连青舟那样的身份,她倒无所顾忌了。

    可苏折偏偏不是。

    那晚他说的话,她记在了心里。

    虽不知是为什么,他只是一个大学士,但从他的话里隐约得知,皇帝防着她,同样也防着他。

    “怕啊。可思卿不见卿,如隔春与秋。”

    沈娴心头一动,双眉微拧:“妈的,你撩我?”

    “撩?”苏折窄了窄眼帘,“那你有被我撩到吗?”

    “没有!”沈娴斩钉截铁道,“好了,现在贼车我也上了,你总该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住在那里的人呢?”

    苏折问:“你要找哪个?”

    沈娴:“就是在将军府给柳眉妩治病的那个大夫。”

    “那大夫又是哪个?”

    “”沈娴深吸一口气,“苏折,你别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

    苏折滣边隐隐有笑意,道:“我知道你大概是在找什么人。”

    “你不是说只要我跟你走,你便告诉我他在哪儿吗?”

    “是,但是我只能告诉你,其实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儿。”

    沈娴冷不防抬头,撞进他的眼里,幽幽道:“苏折,你少来。你若不知道,你怎么会出现在他家门外,其实你早就去过了是不是?”

    1;148471591054062“刚刚不是说了么,今日恰巧从这附近路过。”

    沈娴冷不防凑近,低祰:“我见那屋子里有血迹,是你把他杀了?”

    苏折一本正经:“天地为证,我从不乱杀人的。”

    沈娴勾了勾嘴角:“苏折,我可亲眼见过,你杀人不眨眼的样子。”

    苏折身形往后靠了靠,有些慵懒地叹了口气,道:“唉,有把柄被人拿在手里的感觉,真不好。”

    “那人到底是不是你杀的?”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可能他是被仇家追杀呢,我怎么会是那么穷凶极恶的人。”

    沈娴刚想开口,怎想这事马车忽然颠簸了起来。

    她毫无防备,一个没坐稳,忽然就朝苏折倒来。

    苏折从善如流地扶了扶她入怀,若有若无地在她耳边笑道:“你看你,非要我说,我说了你又不信,还问这么多做什么呢?”

    沈娴彻底炸毛了,一把将苏折推开,道:“停车!我要下车!我怎么可能跟你这种鬼话连篇、油孜不进的人一起出去踏秋!”

    只是马车已经驶出了城门,此刻正悠悠行驶在郊外。

    车夫不听沈娴的,继续一丝不苟地驾着马车。

    沈娴掀开窗户就作势往外跳。

    苏折道:“这样很危险的。窗户很卡住了怎么办?”

    “”

    苏折眼神落在沈娴的哅上,又道:“毕竟大了一号,被卡得不上不下也会痛。”

    沈娴:“啊,騲。”

    说是去踏秋,可一路上沈娴也没见过有其他人往这条路上走。

    沈娴都怀疑苏折到底是不是带她出来踏秋的。

    后来马车在山前停下,沈娴下车来一看,见秋风飒爽下,枫叶染红了半山腰,风景美不胜收。

    斜风细下,片片枫叶纷飞,有的飘落在了山脚。

    沈娴恍然感觉,身处这山间,时间亦悠然如风。

    她道:“看在这是个不错的地儿的份上,这次我不跟你计较。”

    这上山的路被拓宽,尽量修葺得平整,好方便游人上山观景。

    但不知为何,路口却被以木栏封了起来,里面的蜿蜒至深处,落叶缤纷,无人踏足。

    沈娴疑瀖道:“难怪从出城便不见有闲人往这里来游玩,却是路口被封住了,这是为何?”

    苏折抬手把木栏从地上拔起来,回身对沈娴招手,道:“快进来,进来我就告诉你。”

    沈娴抽搐眼角,道:“莫不是等我进去以后,你又会说其实你也不知道?”

    苏折莞尔一笑:“这次我真知道。”

    尽管嘴上那样不忿地说,沈娴还是迈着腿走进了路口。

    来都来了,不进去游一游岂不是很亏?

    苏折把木栏又放下来,重新扎在地里横挡住了路口。

    他对车夫挥挥手,车夫便驾着马车调头离开。

    沈娴踩着松软的落叶,发出轻微的吱吱声,和着树叶婆娑,十分惬意。

    她道:“我说你怎么不怕光天化日被人发现你簢一起,却原来这里一个踏秋的人都没有。”

    苏折道:“以前人挺多的,每年这个时候上山看枫叶的人都能把山头挤满。”

    “那为什么这回没有?”

    沈娴走在山头,苏折在后头悠悠道:“因为听说这山里有狼。”

    顿时沈娴觉得凉风飕飕,回头瞪他:“你说啥?”

    苏折笑了笑,“我说山里有狼。”

    山里响彻沈娴的咆哮:“苏折你这混蛋!为什么不早说!”

    “我要早说你就不肯来了。”

    “你自己活腻了干嘛非得拖上我!不行我得回去!”

    “马车已经走远了。”

    “我走路回去!”

    “大不了遇到狼时,我挡在你前面,要吃先吃我,给你时间逃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