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7章 啊,好巧

    这条街颇有些冷清,来来往往只有零星的行人。【全文字阅读】

    京中的住宅区也分为三六九等,这条街附近所居住的百姓偏末等,因而远不如其他地方那般繁华热闹。

    沈娴站在药铺门前,大门紧闭,老旧的门匾上沾了浮尘,角落里还布了两张蜘蛛。

    看样子,是好久没开门做生意了。

    沈娴又和玉砚一起去了那大夫的住处,那是一条破落的小巷,玉砚一家家数下来,在巷子末处的那一家停下。

    结果敲了一会儿门,都无人答应。

    沈娴推了推院门,发现门没锁,轻易就把门推开。

    她谨慎地抬脚走了进去。

    里面是个不大的院子,一间客堂,两间居室,空无一人。

    看看桌面上的一层灰便知,应是好些日没人居住了。

    玉砚紧声道:“公主,莫不是他闻风潜逃了?”

    沈娴站在客堂里环视一周,视线落在角落的地面上,那里呈现出略显模糊的暗红銫痕迹,像是许久未清理的锈斑。

    沈娴道:“不见得,香菱来不及去通风报信,况且这里已经好多天没人住过了。真要是闻风潜逃,居室里的东西没动过,细软也没有收拾。”

    说着沈娴眯了眯眼,似笑非笑道:“况且,玉砚你站的地方原是有一滩血。”

    话音儿一落,玉砚就惊叫了一声,立马跳开。

    沈娴笑了起来,玉砚嗔道:“都这个时候了,公主还有心情开玩笑!”

    最终两人把这小院翻遍了也无所获。

    在之前的大半个月里,沈娴顾着养身体又担心小腿在嗊里的情况,还没空来清算这件事。

    沈娴不急于报仇,因为她知道罪魁祸首是谁,但不代表她会放任这助纣为疟的大夫逍遥法外。

    看样子她这次是白来了。

    但沈娴可以肯定的是,客堂里的痕迹是血不假。

    或许是她来得迟了让那劳什子大夫跑掉了。又或者是他还没来得及跑掉,就被灭口了。

    看那血迹,情况多半趋于后者。

    只是不知道灭他口的究竟是何人。

    玉砚问:“公主,我们现在怎么办啊?”

    “回吧。”

    沈娴打开院门,才将将走出院子,脚步就顿下了。

    绿藤青苔相映衬的破败巷弄的墙边,斜倚着一人。

    沈娴侧头看去,眯了眯眼,见他黑衣墨发,曲着一条腿往后抵着墙,洁白的手指上绕着几支青杆正编着花样,嘴角还叼着一支。

    那侧脸斐然无暇,微垂的狭长眼眸专注着手上的事情。

    仿佛光是这道身影,便足矣点亮整个小巷。

    沈娴叫他道:“苏折,你怎么会在这里?”

    苏折抬起头,对她笑了一下,道:“啊,好巧。”

    沈娴抽了抽嘴角:“哪里巧?你可别说只是恰巧偶遇。”

    苏折无害道:“我还真是恰巧从这附近经过。你找到你想找的人了吗?”

    沈娴幽幽看着他,道:“让他跑了。”

    苏折道:“哦,是吗,那真可惜。”

    她从他脸上找不到丝毫的端倪。但是苏折又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

    苏折手指停了下来,摊开掌心将编好的花样送到沈娴面前,那是一只十分鏡巧的蛐蛐儿。

    苏折道:“秋意正浓,我可以邀你一起去踏秋吗?”

    阳光从墙头的斜上方落下来,照亮他过分好看的脸。他的睫毛在下眼睑投下深深浅浅的叠影,衬得眼里深邃。

    沈娴眯着眼玩味地笑,“你约我踏秋?你是实在找不到人约了吗,想起来约我?”

    “是啊,今日正逢有空,听说郊外十里枫林,风景甚美。”苏折风清月白地笑道,“一人独往有些无趣,还是有个同伴较好。”

    沈娴斜睨他:“你一表人才,想找女子同行岂会找不到,只要你开口说一声,只怕大把的女子蜂拥上前。”

    苏折一本正经道:“不行,我不擅长和女子交往,我会紧张局促。只有和你才稍稍显得放松一点。”

    “说得你好似很纯情。”

    苏折眉头动了动,“我看起来不够纯情?不知道是什么造成你对我的印象有所偏差,我改。”

    沈娴翻了翻白眼,道:“你够了,我今天没空跟你出去踏秋,你找不到人陪就去找连青舟。”

    “连青舟忙着赚钱。你今天没空?也很忙?”

    “是啊,我忙得很,我1;148471591054062还得回家玩儿子!”

    说罢沈娴抓着神情呆滞的玉砚转头就走。

    玉砚俨然跟三魂丢了七魄似的。

    苏大人变了好多。玉砚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大概正是因为公主已经不再记得那些前尘往事,他们之间才显得这样轻松。

    苏折在身后,直了直身体,若无其事地拂了拂衣角,悠悠道:“你不想知道住在这里的大夫去哪儿了吗?”

    沈娴止步,回头看着他。

    他挑了挑嘴角,施施然道:“你跟我去踏秋,我便告诉你。”

    沈娴深吸一口气,有他这么约人不成还强约的吗?

    沈娴和玉砚在前面走,苏折慢条斯理地跟在后面。

    巷子里就只有这一条路,大家都走这一条路也无可厚非。

    只不过到了巷子口,一辆马车横在路中间,把出口堵得个严严实实。

    玉砚正要叫停靠马车的车夫把马车赶到边上去停靠,后面上来的苏折冷不防淡淡道:“玉砚,回去和崔二娘好好照顾小腿。”

    沈娴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苏折一手牵住,拉上了马车。

    “喂,我靠,我有说过要和你一起去吗!”

    苏折一边按住沈娴一边吩咐车夫:“启程。”

    玉砚眼巴巴地看着马车在她面前绝尘而去,讷讷道:“公主你可千万要保重啊。”

    虽然沈娴是被强行拖上马车的,但是玉砚相信,苏折不会伤害她的。

    结果两个人出去,只有玉砚一个人回来。

    一进池春苑,赵氏看见她一个人,便问:“公主呢?”

    玉砚道:“公主跟朋友出去玩了。”

    进了房见了崔氏,玉砚才如实道:“二娘,今日公主遇到苏大人了。”

    崔氏道:“哦?那公主跟大人走了?”

    玉砚有些苦闷地点点头:“苏大人让我回来和二娘一起好好照顾小腿。”

    崔氏便笑道:“有大人在,你不用担心公主。到了时候公主自会回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