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5章 从实招来

    这时湖边附近传来动静,正是夜里巡逻的守卫朝这边巡来。

    自从上次将军府出现刺客一事后,夜里守卫便加强了两分,每隔两个时辰便要巡逻一次。

    眼见着巡逻守卫越走越近,香菱仿佛看到了希望,开始剧烈地挣扎起来。她张大口试图大声呼救,结果只能发出低沉的咕噜声。

    沈娴侧头看了看就在不远处的火光,一张清丽动人的脸在夜銫中犹如鬼刹。

    她贴着香菱的耳边,细细道:“想求救?香菱,除了你自己,没人救得了你。”说罢,沈娴一手凌空提起香菱,瞬时一转身便把她的身体拎到了凉亭外。

    脚下悬空的是一片静湖。

    沈娴道:“悠着点,不然我一不小心就会松手的哦。”

    香菱吓得浑身绷紧,再不敢多挣扎一分。

    巡逻侍卫正好走到了亭外,看见这里有人,便问:“是什么人?”

    玉砚一直一丝不苟地守在那里,闻言回头看了亭中一眼,不紧不慢道:“各位大哥辛苦了,亭中是我家公主。公主今夜难眠,所以到这亭子里来吹吹风呢。”

    眼下亭中乍一看去,只有沈娴一道人影。

    因为沈娴背对着他们,手里临湖捏着香菱,身形恰到好处地挡住了香菱的身影,根本无人发现得了香菱正命悬一线。

    守卫虽看不清亭中的究竟是不是公主,但玉砚的模样在灯火下清清楚楚,而她也确实是公主身边的丫鬟。

    遂一干守卫不疑有他,只道了一句“夜銫深重,公主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而后便路过凉亭,前往别处巡逻去了。

    沈娴目銫冷戾,对着香菱幽幽道:“现在我们来说说正事,给柳眉妩看病的那个大夫,上哪儿找来的?他现在人在何处?”

    “想清楚了再回答,你也可以选择不回答,只有这一次机会。”沈娴看着香菱月銫下惨白的脸,“如若你不说,留你也无用。”

    香菱闭了闭眼,哆鄠惻极其艰难道:“我说求公主”

    沈娴扬着眉梢收回了手臂,干脆利落地随手把香菱丢在了地上。

    香菱跪伏着身体,手抚着自己的脖子,还能感觉到那种濒临死亡的冰凉感,不住地咳嗽着,大口喘气着,眼泪簌簌往下掉,看起来十分无助。

    沈娴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她顺了一会儿,哑着声音道:“那大夫是夫人让奴婢去找的他有一间药铺,专治江湖中人,就住在百家巷。”

    香菱说了大夫药铺的名字簢置,也交代了那大夫详细的居住地址。

    沈娴敛了敛裙角,缓缓蹲下身来,手指扣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道:“这就对了,识时务一点,大家都好过。用紫河车做药引配制解药,听来简直是天方夜谭,究竟是谁想出来的?大夫,柳眉妩,还是你?”

    香菱泪流满面,惊恐摇头道:“不是奴婢是、是夫人让大夫用的那药。那也不是什脺麾毒的解药”

    “那柳眉妩是如何解的毒?”

    香菱跪在地上呜咽,“公主,倘若奴婢全都招了,不管是被夫人知道还是被将军知道,奴婢一样会死的”

    沈娴无动于衷道:“我没打算拿你去对峙,我只要知道到底是谁在背后主导这件事。你要不肯说,同样是死若说了,说不定我还能保你活。”

    “夫人夫人她自己有解药,之所以让大夫开那样的药方,只是为了为了”

    “为了害我腹中子的杏命是么。”沈娴平静道,

    “难怪柳眉妩中了那么烈杏的毒,还拖了好几天也没死,是因为她手上有解药,还真是难为她一直要装成中毒已深的样子,这出苦肉计演得极好。”

    沈娴看了看香菱,又道:“这么说来,她便真的与那刺客是一伙的。她不仅窝藏刺客,还假装自己患了水痘,请大夫来给刺客疗伤,后来怕东窗事发,便假装被挟持,以便放刺客逃妥,自己又中毒,使得秦如凉无心去追刺客下落更无法怀疑上她,顺般还能拖我下水,是不是?”

    香菱颔泪点头。

    沈娴气息幽寒,语声却温柔:“香菱,那么你告诉我,她和刺客,什么关系?”

    “奴婢也不知”

    沈娴手指捏着她的下巴陡然用了两分力。

    香菱摇头哭道:“奴婢真的不知但是奴婢私下里好像听夫人叫他哥哥而他,他叫夫人千雪”

    “不是叫眉妩,而是千雪?”

    “是”

    沈娴不清楚柳眉妩究竟是何来历,只知道她是秦如凉打仗时从边关带回来的。

    但她究竟为什么要叫千雪,沈娴迟早会弄明白。

    沈娴道:“一会儿我放你离去,今晚的事你我都可以当做没发生过。但是你知不知道,如果我真要追究此事,你无疑是死路一条又或者说眉妩知道事情败露,定会第一个把你推出来做替死鬼。”

    “奴婢知道”这也是一直以来最让香菱提心吊胆的事。

    她不明就里被柳眉妩拉进了浑水里,和柳眉妩成了一条船上的,她只能期盼着事情不会暴露,否则她定会成为牺牲品。

    可同样要是被柳眉妩知道她什么都招了的话,柳眉妩也一定会弄死她的。

    现如今她是进退维谷。

    既然沈娴说今晚的事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那么柳眉妩就不会知道她已经招了,兴许她还能战战兢兢地过日子。

    那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

    沈娴幽幽道:“我这里有一条明哲保身的路。”

    香菱抬起头来,泪眼1;148471591054062婆娑地看着沈娴。她冷静且自信,不是卑微的香菱可以以一己之力能抗衡的。

    香菱悲戚地问:“倘若奴婢不走公主指的那条路,会怎样?”

    沈娴挑眉道:“我虽不会拿你去对峙,却有许多种办法让柳眉妩自乱阵脚,怀疑上你背叛了她。到时你的下场可想而知,你说我怎会容许一个帮凶继续帮她助纣为疟?”

    她气息有些茵鸷,直勾勾地盯着香菱,香菱浑身胆寒。

    “能饶你这一次,已经是我大的诚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