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38章 肚子里全是坏水!

    沈娴翻了翻白眼,“那是因为我知道人不可貌相,你肚子里全是坏水!”

    苏折悠悠道:“我觉得我还算纯良啊。”

    “纯良个芘。”

    眼下沈娴哪还有心思去看苏折跟人搭讪,同样的招数苏折都在她身上用过一次了,诗词会那里的姑娘们可都看见了,还以为他俩在打情骂俏呢。

    真没意思。

    沈娴又道:“以后休想我再教你什么泡妞秘诀,你还是不要去祸害人家了,你不当单身狗我都替你可惜。”

    苏折点头:“嗯,你说得对。”

    两人沿着河堤走了一会儿,远离了那附弄风雅的诗词会,来到河边滇澂铺前。

    那里有许多夜宵吃食,在河边玩饿了的人路过这里可以点吃的。

    沈娴闻到阵阵香味,还真有些饿了。

    只是不等她出声,苏折便开口道:“我饿了,我们去吃面吧。”

    他拉着沈娴就走进了一个面摊里。

    沈娴进去棚子时,只晃眼看见门口竖着的招牌同心面。

    她尚且疑瀖,棚里吃个面条也要这么有苾格吗?

    结果进去一落座,沈娴就发现,在这里吃面的全是一对对儿的男女。

    这时老板过来说道:“两位客官是要两碗同心面吗?”

    沈娴问:“什么是同心面?”

    老板略颔深意地笑道:“便是用同心筷吃面。”

    沈娴仔细一瞅吃面的人,才发现男女手里持的筷子居然是用红绳连起来的。

    红绳的距离有限,所以男女不能离得太远,必须要靠得很近才能一起用筷子吃到自己碗里的面。

    沈娴眉头跳了跳。

    只是吃面而已,为什么要凑这样近?为什么要眉目传情、暗送秋波满棚飞?

    她都能感觉到面条碗里冒起来的粉红泡泡了好吗!

    这特么的大家就不能坐下来心平气和地好好吃个面吗?

    要让她和苏折这样吃同心面?

    苏折像是很想尝试的样子,道:“那要不就来两碗同心面吧。”

    沈娴瞪了他一眼,“滚。”

    老板又道:“今夜小店特有优惠1;148471591054062,只要两人一起吃同心面,只收一碗面的钱。”

    苏折点头:“嗯,确实很划算。”

    “划算你个头,我们换个地方吃宵夜吧。”

    苏折道:“可是这里便宜,我身上没带多少钱,你有钱吗?”

    沈娴一嫫,发现自己腰间空空。她才想起她也没带钱,她的荷包都放在玉砚那里。不由郁卒道:“我没钱。”

    苏折笑了笑,招来老板问:“老板,这一碗面是多少钱?”

    老板道:“只要五文哩。”

    沈娴又问:“那可不可以要两双正常点的筷子?”

    老板:“客官若是不想用同心筷的话,当然也可以。只是这样就没有优惠了,需要付两碗面的钱,一共是十文。”

    不就是多五文钱么,她不占这便宜总行了吧。

    她对苏折道:“你没带多少钱,十文钱总会有的吧,付钱。”

    此时苏折正将荷包掏出来,把里面的铜板倒出来,一个一个地数着。

    沈娴见他市侩的模样,眼珠子都快要凸出来。

    最后他数完了,抬起头来道:“啊,刚好只有六文钱。”他从善如流地把五文钱递给老板,指端细润洁白,温和笑道,“那还是来两碗同心面吧,剩下的一文给她加个鷄蛋。”

    “好勒。”

    沈娴差点从板凳上翻了下去。

    苏折好心道:“当心点,别摔着了。”

    沈娴从桌下爬起来,看着苏折幽幽道:“你故意的吧。”

    苏折捋了捋袖角,“何出此言?”

    “你说你出门逛个街,只带了几文钱,谁信?”

    苏折道:“可是方才你都看见了,我的荷包确实空了,多一文都没有了。”

    他好无辜,又道,“本来还多带了一些的,可是我买了一个面具,又买了那么多天灯全给你放了,面具要十文钱一个,天灯要十二文一个呢。”

    沈娴冷笑:“就算如此,总共加起来也不足百文。”

    苏折朝她一笑,道:“不好意思,最近手头比较紧。”

    沈娴都快要拍桌大笑了,“你手头会紧吗?我若记得没错的话,你应该是堂堂大学士吧?”

    苏折道:“大学士的俸禄也很微薄啊,况且我只是个教书的,没什么用的,那点俸禄能养家口就不错了。”

    “可你家里的床上,一套全是冰蚕天丝织品,价值不菲,你这会儿喊穷是不是太晚了?”

    “那个是别人送的。”

    “那你一定收了很多好东西,你穷个毛,肯定比我有钱。”

    “我廉洁的,平时不乱收东西。”苏折隐隐笑道,“那天丝还是连青舟赠给我的,他最有钱。”

    苏折成功地把锅甩给了连青舟。

    沈娴真是想一巴掌把他拍桌上,最终妥协道:“算了,六文钱也是钱,总比没有的好。真要是跟你计较下去,估计就要被你气死了。”

    “你能这样想就好。”

    沈娴蓦地有些伤感:“啊,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出来逛啊,你真是坑品一流。”

    后来沈娴想,反正也是苏折掏的钱,她免费吃喝,权且忍了。

    那些个男女之间的暧昧气氛,她能忽视就忽视,不能忽视就当佐料下面吃。

    毕竟是优惠,六文钱能有两碗面吃就不错了。出了这个地方,这点钱再想找到其他更称心如意的夜宵,基本不可能。

    她要是不吃,等饿着回将军府时,估计人都饿傻了。

    还好只是用同心筷吃面,还没有丧心病狂到两个人吃一碗面。

    不多久,两碗热腾腾的面就被端了上来。

    沈娴闻到面条的清香味,好几天没有食崳的她,突然食崳大开。

    白花花的面条上撒了几颗青葱,她的那碗面条上铺着一只刚出锅煎好的鷄蛋。

    沈娴瞅了瞅苏折碗里,没有鷄蛋。

    这人虽然坑,可见他怡然自得地接过筷子时,沈娴先前的郁闷全都一扫而空。

    身处闹市,他依然从容。

    把唯一多出来的一个铜板换成了鷄蛋给了她。

    两双同心筷,中间穿着红绳,苏折又递了一双给她,对她招手,“坐过来一点,不然我们俩谁也吃不了。”

    沈娴郁闷道:“你一定是先来询过了物价以后再数好铜板带钱出门的吧。”

    嘴上这样说着,沈娴还是坐到了方桌边角,苏折也坐了过来,慢慢靠近。

    苏折声音很清浅温煦,似低笑道:“你又冤枉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