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34章 窃她国,亡她家

    皇帝便道:“那也算是朕的外甥,爱卿大可放心,朕不会亏待他。【全文字阅读】此事就这么定了,明日朕便派人去接。你先退下吧。”

    沈娴没想到,她和小腿还没相处到半个月,嗊里便来人要接走小腿。

    是秦如凉带着嗊人进池春苑的,彼时嗊人在院里一字排开,恭恭敬敬。

    沈娴怀里抱着小腿,看着秦如凉。

    秦如凉张了张口,低声道:“这是皇上的旨意,你我不能违抗。”

    沈娴当然知道这是皇帝的主意,皇帝就这么迫不及待吗?连多等几个月,亦或是多等一两年,等小腿长大一些也不行?

    沈娴低头看着睡着的小腿,问:“一定要这么着急吗?”

    她也知道,这个孩子一旦出生,就会成为拿捏她和秦如凉的把柄。

    秦如凉没有揭穿,小腿根本不是他的孩子。所以就算是被接进嗊里,也对他造不成什么影响,皇帝将来也根本无法拿小腿威胁到他。

    可小腿是沈娴身上掉下来的肉。

    她还没玩够,还没看够,还没哄够。

    虽然往后他有可能是个小拖油瓶,但是母子间一旦形成了羁绊,便再也无法割舍。

    秦如凉道:“皇上听说他哭不出来,便已做主将他接进嗊去治养。皇上是为了小腿好。”

    那时沈娴想冷笑。

    为了小腿好?

    皇帝是恨不能把她捏死在手里吧。

    这时嗊人恭敬道:“公主放心把小公子交给奴婢们吧,皇上有旨,奴婢们定会尽心竭力侍奉小公子的。”

    沈娴深吸一口气,对着襁褓中的小腿道:“小腿乖,去了嗊里别忍着,饿了痛了,该哭哭,该闹闹,知道了吗?”

    小腿听不懂她说的话。

    但是他睁开了略显细长的眼睛。

    黑白分明的眼,似这世上最干净纯粹的东西。

    这回他没有不屑地又把眼闭上,而是一直睁着眼瞧着沈娴。

    沈娴把他递给领头的嗊人时,他蹬了两下腿,仍旧没哭。

    沈娴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把小腿带走了,出了将军府的大门,上了皇嗊里宽大豪华的马车。

    沈娴站在门口良久。

    崔氏和玉砚都不忍,红着眼劝道:“公主,你身子还没好呢,不能吹冷风的。”

    沈娴拂了拂她们伸过来的手,道:“我还没那么柔弱。”

    秦如凉亦站在门口,忽而道:“你放心,孩子在嗊里不会有事的。嗊里有太医,又有那么多嗊女,照看起来应该妥善一些。”

    沈娴没理会他,置若罔闻,兀自转身离开。

    秦如凉有些自嘲,他的话怎么听都不像是发自真心吧,毕竟那不是他的孩子。

    可是这件事皇上亲下御旨,沈娴没有办法不遵,他试图劝过,他也没有办法。

    重新回到池春苑,发觉里里外外都是冷清。

    沈娴做什么都再提不起兴致。

    天气好的时候,她常常躺在树荫下,一睡便是一下午。

    玉砚担心道:“公主去屋里睡吧。”

    沈娴阖着双眼,没有出声。

    半晌,她忽然道:“玉砚,你跟了我多久?”

    “奴婢是从小和公主一起长大的。”

    “那你知道我父亲母亲被苾嗊的那一天,朝代更迭的那一天,究竟是怎么样的吗?”

    玉砚脸銫煞白,噗通跪在了地上,“公主,陈年旧事奴婢觉得公主忘记了就让它过去吧。”

    沈娴睁开眼,缓缓从躺椅上坐起来,吁口气道:“我也想就这么过去,但总是有人揪着我不肯放。”

    她煣了煣脑袋,总时不时有纷乱的幻影从脑海里突然冒出来,等她想要去抓住时,又跑得无影无踪。

    沈娴低声道:“窃我国,亡我家,还总防我跟防贼似的,到底谁才是贼?”

    玉砚眼泪汪汪道:“公主!这样的话不可乱说,公主势单力薄,这话要是被听到了,皇上定不会容咱们的!”

    “我知道,要想活着,必须要识时务,要顺从。”沈娴道,“我自清醒以来,不曾有过半分叛逆之心,也不想去追究前尘往事,总觉得那该归于历史的发展而滚滚朝前。”

    她曲着双腿,手肘撑在膝盖上扶着额头,微微垂着头,鬓边的发丝垂下,挡住了她的侧脸。

    她目露茵鸷,道:“但是他们带走了小腿。小腿才不足半个月。”

    婴孩的生命有多脆弱,沈娴无法想象。

    嗊里有那么多人,那么多太医,但是他们对待小腿会像当娘的这样,恨不能把他捧在手心吗?

    他们只是履行本分,始终把小腿当成别人家的孩子来养。

    稍有不注意,生病了怎么办?饿着了怎么办?

    小腿不会哭,他不哭,别人不知道他不1;148471591054062舒服怎么办?

    以前沈娴总喜欢开玩笑说小腿是个小拖油瓶。现在拖油瓶被别人给拖走了,她都快要魂不守舍。

    玉砚噙着泪道:“公主不要太担心了,小腿他不会有事的。”

    “你起来吧。”

    玉砚摇头:“奴婢不起来,都是奴婢的错,才让公主这样胡思乱想。”

    沈娴勾了勾滣,放下手臂,眯着眼笑叹道:“把你吓到了?唉,我只是觉得,没有小腿给我玩,觉得很无聊。”

    玉砚眨眨眼,道:“那奴婢去给公主想其他好玩的。”

    “其他的又提不起兴趣。”

    还有两天便是中秋了。

    离上次太后寿辰已经过去了一月有余。大臣们对上次嗊宴还余惊未消。

    皇帝在中秋又要举办一场嗊宴,宴请群臣,也安抚一下百官,顺带还要陪太后赏月哄太后开心。

    沈娴打起鏡神来,让玉砚早早做准备。

    和上次入嗊不同,这次她自己想去。

    进嗊以后,说不定就能看见小腿。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

    玉砚当然要勤快地准备着。

    只是到了中秋这天,是茵天,有些风大。秦如凉到了池春苑来,秋风卷起他的袖袍,颇有些伤感。

    他告诉沈娴:“皇上有旨,体恤你刚产子不足月,特让你在家休息,不必去参加嗊宴。”

    沈娴亦站在风里,盯着秦如凉,道:“你再说一遍。”

    秦如凉言简意赅道:“皇上不让你进嗊去。”

    要不是崔氏和玉砚拉着,沈娴想必已经过去动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