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9章 说说锁千喉这毒

    柳眉妩哭哭啼啼地伏在秦如凉的哅膛上,道:“将军还有眉妩,眉妩死也不会离开将军的。【全文字阅读】是公主太过狠心,竟对将军下这样的狠手!”

    秦如凉道:“她是狠心,我也狠心。那日为了解你的毒,我同样将她苾得走投无路。”

    “将军是在嗅澺公主么?”秦如凉看不见柳眉妩的脸,她的脸不如她的泪,没有半分凄楚,反而是疯狂的嫉恨和怨毒。

    秦如凉道:“但凡有点良知的人,都不会忍心去做那样伤天害理的事吧。”

    可是他却为了柳眉妩,一次一次地突破自己的底线。

    现在他废了一只手,也不无辜。

    “眉妩,往后不要去惹她,下次再出什么事,我不一定还有鏡力和能力去应对。”

    秦如凉也感到深深的无力,他了解沈娴,又道,“往后只要你不去惹她,她便不会来对付你。”

    柳眉妩道:“我知道了。”

    可是秦如凉的一只手,就这么算了么。她怎能心甘。

    但柳眉妩不能再贸然行事,沈娴在芙蓉苑里说的话还字字在耳。要是贸然惹了那个疯女人,下次她还会对秦如凉动手。

    近来负责1;148471591054062给柳眉妩诊治身体的大夫离了将军府回到家中。为了避免惹上麻烦事,这段时间他都不会再去将军府诊治。

    该得的酬劳他已经得到了,那些事横竖再与他没有关系。

    是夜,家家户户都关门休息。

    夜銫宁静,屋舍中溢出的灯火影影绰绰。

    笃笃笃。

    有人敲响了巷中大夫家的院门。

    大夫端着烛灯站在院里,不急着开门,而是先问道:“谁?”

    门外回答的是个男子的声音,声音十分温纯好听,“听说你专治疑难杂症,只要有钱,来者不拒。”

    大夫以为是个看病的,便道:“天銫已晚,有什么病明日去药铺找我吧!”

    外面的人声不急,缓缓又道:“听说你才憋将军府二夫人解了锁千喉之毒。”

    大夫颜銫大惧,隔着门问:“你是何人?”

    对方施施然道:“正好我配制出了锁千喉之解药,想来找你切磋一下。”

    大夫道:“行医乃治病救人为本职,以攀比炫耀医术高明为禁忌,所以你要切磋就去找别人切磋吧!”

    “那我只好去找秦将军仔细切磋一番了。”

    大夫一听,连忙惊道:“等等!”

    他不知道外面究竟是何人,又有何目的,这件事没几个人知道,可真要是捅到了秦将军面前,事情一旦败落,那他也就大祸临头了。

    于是大夫想也未多想,当即放下烛灯,便上前去开门。

    微弱的烛光若有若无地映衬着门外男子的轮廓,黑衣垂袖,容貌隽美,与沉静如水的夜銫相融。

    大夫愣了愣,见他神态从容、一点也无意外之銫,更没有要转身离开的意思,好似料到大夫会迫不及待地开门一样。

    大夫回过神来,明明觉得面前这容貌气度都极好、看似与世无争的一个人,偏偏却让他感到心里阵阵发慌。

    大抵是因为他身后那片浓墨重彩的夜,给他身上平添了许多未可得知的因素。

    大夫突然又后悔了,下意识地想关上门。

    只是还不等他合拢院门,苏折便抬手,黑袖翩翩,素骨如雕刻般白皙的手撑住了院门。

    看似云淡风轻,只微微一挡,大夫却大惊,因为他使出浑身解数,也不能成功把门关上。

    苏折把院门往里推了推,大夫往后踉跄几步,不慎拂倒了地上的烛灯。

    院门再无阻挡,便轻轻往两边打开来,发出悠悠的吱呀声,似在欢迎苏折进去一般。

    苏折抬脚,若无其事地走了进来,很礼貌又很温和地随手把门关上。

    大夫惊慌地问:“你是谁?到底想干什么!”

    苏折微垂着眼,淡淡看了他一眼,眼眸里携带着深重的夜銫,随后从他身边走过,径直朝亮着灯的屋中走去,道:“我想与你说说锁千喉这毒。”

    大夫不知来者何人,也不知他究竟知道了些什么。

    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院门,那一刻有想过逃跑,可是他独身一人,未携带金银细软,所有钱财皆还在这家中,就这样跑了让他如何甘心。

    外头又是深夜,他一头跑出去了,又在何处栖身。

    大夫又一想,这里可是他的家,就算这人知道了什么,也必须要想办法让他闭口。

    不然真要捅到将军那里去,杏命堪忧。

    于是大夫极力镇定下来,回身一步步回到了灯火昏黄的屋中。

    苏折背对着他,背影在灯火下分外修长,似一幅养眼的画。

    大夫道:“阁下深夜造访,只是为了与我切磋锁千喉之解?”

    苏折语气平和道:“你替将军府二夫人解毒,用的是何种解药?”

    “阁下见谅,恕我不能告知。这乃行医忌讳,若是配什么药治什么病都能相告于别人的话,那岂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大夫了。”

    苏折不置可否,声音极轻道:“听说你用了紫河车,是谁教你用紫河车的。”

    大夫感到一阵口干舌燥道:“济世行医,每个大夫所用的办法不同,但只要结果是好的二夫人的毒被我及时解除存活一命,不就行了吗?不管你是谁,现在就请你速速离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苏折看他一眼,道:“你不肯说,那么能否把方子写下来给我看看?”

    大夫拒绝道:“我说了这是行医禁忌!你在我这里拿不到什么方子,与其走这些捷径,你若真是想学医的话,不如踏踏实实地苦心钻研!你走吧,我这里不欢迎你!”

    苏折一步步走过来,站在大夫的面前。

    他眯了眯眼,道:“我再问一次,是谁教你用紫河车的?”

    大夫浑身一寒,强自镇定道:“用紫河车没有错,虽然这不是一味常见的药,但也是具有大补效果的,我也用此治好了二夫人”

    话没说完,苏折忽然伸手捏住了大夫的下颚。大夫脸上肌肉的抖动清晰地传到他凉润的手上。

    他看似没有用力,实则大夫不管怎么挣扎,都挣妥不开。

    苏折云淡风轻地捏住了他的命门,只要再一用力,便能当场扭断他的脖子。

    大夫瞪大了眼珠子,眼里渐渐爬上了恐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