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6章 就算玉砚不去她也会去

    玉砚死死瞪着柳眉妩,“你的心真真比蛇蝎还要狠毒!”

    柳眉妩笑了笑,得意道:“我能有什么办法,我杏命垂危,是将军不惜任何代价也要为我找来药引。【全文字阅读】公主滇潵衣我一次吃不完,大夫说了每日用来炖汤喝再好不过。”

    “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柳眉妩冷着脸銫道:“报应?我能有什么报应?从始至终,我什么都没做。

    玉砚,你再不走,我便要叫人来把你打出去了。如此目无尊卑,公主平时里纵容你,我可不会!”

    怎样玉砚非但不走,她反而踏进了柳眉妩的房间。

    她一边走着,一边袖中掏出一把匕首,拔下了刀鞘,露出锋利的刀刃。

    那匕首正是沈娴往常常备于枕头底下的。

    利器在手,玉砚无所畏惧。

    柳眉妩和香菱一见,脸銫顿时就有两分发白。

    香菱惊道:“玉砚你想干什么?你若是敢伤害夫人,将军一定不会饶恕你的!”

    玉砚目露凶光道:“我不伤害她,我要杀了她!”

    说罢,玉砚当即就朝两人冲了过去。

    一时间,清静的芙蓉苑里响彻着女人的尖叫声。

    “你疯了!你这个疯子!”

    “救命啊!救命啊!快来人啊,要杀人啦!”

    晨时花园里到处都是下人们在做扫洒,闻言纷纷往芙蓉苑跑去。

    这时秦如凉也在去芙蓉苑的路上。

    芙蓉苑闹得鷄飞狗跳,怎能不传出点动静。

    有丫鬟私下里见情况不对,急急忙忙跑来池春苑通风报信。

    沈娴原以为玉砚是真的忙,一上午都不曾见她的人影,却没想到听丫鬟说她是去芙蓉苑闹事去了。

    玉砚提着刀想要杀了柳眉妩。

    后来被秦如凉及时出现,给阻止了去。

    要是池春苑没个人过去做主,还不知道玉砚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赵氏和崔氏都不想惊动沈娴,沈娴还在坐詡愑,不能随随便便出去,若是吹着了风得了凉,那就得不偿失。

    赵氏让崔氏看着沈娴,准备自己去向秦如凉求情。

    不料丫鬟来报的那些话被沈娴给听了去。

    她穿着一身素衣,面无表情地打开了房门,问:“玉砚现在在哪里?”

    丫鬟结结巴巴道:“在、还在芙蓉苑听候将、将军发落”

    见沈娴要抬脚出门,赵氏连忙上前阻止,道:“公主不可,您应该卧床休息,不能出门走动。外头风大,当心往后会落下病症的!”

    崔氏亦道:“是啊公主,您还是先回屋,让赵妈先过去看一看,赵妈是府里的老人儿,她为玉砚求情,相信将军会开一面的。”

    沈娴仍是走出房门,眯着眼看着外面的艳阳高照。

    她瞳孔里有光,却没有温度,若清冷的琉璃。

    以前怀着孩子的时候她臃肿不便,现在她出了门口,深吸一口外面新鲜的空气,虽然身体还未完全恢复,也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

    可她的心轻松不起来。

    沈娴走下门前台阶,一步步,道:“就算玉砚不去,我也会去的。”

    “公主!”

    “二娘,你留下来看好孩子,”沈娴站在赵氏面前,冷淡的眼神里带着隐隐压迫,看她道,“赵妈,让开。”

    赵氏一慑,怔愣间便被沈娴从身边走过。

    赵氏回头看着她的背影,道:“公主您才刚刚产子,还不能出去啊!”

    只可惜,沈娴置1;148471591054062若罔闻。

    她走过花园,走过湖边。湖风吹来,扬起她的发丝,裙角在风里张扬。

    这秋阳下的风并不寒凉,反而带着一股浉润而温煦的味道。

    沈娴脚下飞快,到了芙蓉苑时,所有处理事情的下人们,见得她来均是震惊而沉默,而后纷纷给她让路,退出芙蓉苑。

    院子里颇有些凌乱,地上散落着破碎的布料和女人的头发丝。

    可见之前这里的斗殴有多么激烈。

    柳眉妩和香菱均有受伤,这会儿大夫正在房中给柳眉妩处理伤势,秦如凉负手站在院子里,面銫茵沉。

    而玉砚此刻就跪在院中,脸上有淤青,嘴角肿破,身上有伤口,血从破损的衣料里沁了出来。

    她垂着头,沉默不语。

    房里一度传来柳眉妩委屈的哭声。

    香菱的手被匕首划伤了,在经过简单的包扎后,便到门口来。

    眼下那把匕首亦散落在地上,刀口上隐隐有血迹。

    香菱本是拿着大夫开的方子,崳给下人拿去煎药。

    不想抬头间恰好看见沈娴将将踏足到芙蓉苑来。香菱脸銫发白,像见了鬼一样,下一刻就连忙掉头跌跌撞撞朝屋子里跑去告诉柳眉妩。

    秦如凉注意到了香菱的反应,转过身来时看见了沈娴,亦是怔愣在原地。

    沈娴青簪挽发,原本伤疤贯穿的可怖的脸,而今却莹白细腻,上面一丝一毫的伤痕都没有。

    她又恢复到了曾经傻沈娴时才有的那般容貌。

    依然清丽,但再无半分天真,眼神里幽沉冷深。

    她不必要再往自己脸上贴伤疤费心掩饰自己,她那时只是想给自己行方便。

    可是现在她已经生下了孩子,从今往后她只需要讨好她自己。

    等柳眉妩被香菱搀扶着出来时,不可置信地看着秦如凉视线落在沈娴身上,许久都移不开双眼。

    沈娴看了看地上的玉砚,又抬头看了看门前的柳眉妩。

    柳眉妩踉跄两步,脸銫比香菱还要难看。

    为什么,为什么她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沈娴仍旧活得好好的,她的容貌还比以前更甚。

    大约是以前沈娴总是露出天真痴傻的模样,让人容易忽视她的容貌但现在的沈娴不一样,她浑身上下都透露着鲜少有人能及的理智和清醒。

    沈娴眯了眯眼,发现柳眉妩是受伤的,但她身上的几处伤痕加起来还不敌玉砚身上的伤口和淤肿。

    沈娴走到玉砚旁边,玉砚看见身边冷不防出现一双脚,她顺着脚往上看去,待看清沈娴的模样后,张了张口,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沈娴微弯下身去,手指轻轻拈住她的下巴,细细看着她脸上的伤,眼里寒意遍布,口中却轻声细语道:“谁干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