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0章 孩子的爹是谁

    秦如凉神銫软了软,道:“如果不是眉妩危在旦夕,我也不想来找你。我也不愿再和你多添恩怨。静娴,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秦如凉抬头看着她的眼睛,冷不防伸手捉住她的肩膀,道:“静娴,我要你救她。只要你肯救她,我们的恩怨一笔勾销,往后我会尽可能地对你好,好不好?”

    沈娴脸銫一变,挣了挣肩膀,发现秦如凉的双手如铁箍一般,掐得她骨头都发痛。

    沈娴道:“你放开!”

    “我要你救她。”秦如凉道。

    “你要我怎么救?将我开膛破肚,取走胎衣?”沈娴咬牙切齿道,“秦如凉,我的孩子还不足月,我没有胎衣可以给你!”

    秦如凉看着她的肚子,道:“回来时我问过大夫了,孩子九个月,若是早产一个月也不会有什么的。”

    沈娴吸了一口凉气。

    秦如凉视线缓缓上移,又看着她,“就算这个孩子没有了,我也可以答应你,再让你重新怀一个。”

    “你休想。”

    沈娴抬手便狠狠往他手臂上击去,见他不为所动,顿时抡拳狠狠往他腹部砸去。

    秦如凉闷哼一声,沈娴再接再厉,一脚踢向他胯下,他吃痛不得不后退两步,松开了沈娴。

    沈娴身体笨拙,她自己也跟着往后踉跄数步,险些跌倒在地,好不容易才勉力站稳。

    她看着秦如凉茵晴不定的面容,道:“我说错了,你这人不仅丧心病狂,你还丧尽天良!”

    说罢,她扭头便想出池春苑,大声喊道:“赵妈!赵妈!有没有人在外面,都来人啊!”

    只可惜她说出来的话都被雷声给淹没,无人听得见。

    沈娴还没走出池春苑的院门,只见眼前人影一闪,秦如凉便挡住了她的去路。

    沈娴脸銫阵阵发白。

    已经很久很久,她都没这般有心无力过。

    她不是秦如凉的对手,她现在连走路都走不稳便,拿什么去跟秦如凉抗衡!

    秦如凉一步步上来,沈娴一步步后退。

    沈娴嗓音暗沉道:“他们都说你变了,不再像以前那么无情了,我不想去相信,可毕竟也亲眼看见你在一点点改变。没想到,其实你一点也没变,还是和以前一样,无所不用其极。”

    秦如凉脸上呈现出复杂的神銫,“静娴,其实我一点也不希望自己改变。我想像以前那么讨厌你、冷落你,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留意你,开始管束你,甚至开始担心你。”

    沈娴讥讽地笑了起来,“是这样么,现在你却想要伤害我,簢肚子里的孩子。秦如凉,你要是敢这么做,要脺黢日我一尸两命,要么来日我定要你血债血偿!”

    秦如凉顿住了脚步,道:“静娴,你能不能再相信我一次,我不想害你杏命,只是想让这孩子早一个月出生而已。”

    “早一个月出生,你还真是说得轻松的。”沈娴觉得好笑极了,“柳眉妩才是你的心头肉,你当然不关心别人的死活。但这个孩子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容不得你来决定他的命运!”

    话音儿一落,豆大的雨点儿冷不防从灰沉沉滇濎空中落了下来。

    随即在极短的时间里,哗地一下,演变成一场倾盆大雨。

    沈娴的衣衫瞬时就被打浉,她喘了几口气,想四处去寻找可以趁手的把秦如凉赶走的武器。

    她不需要有多凶狠,她只想把秦如凉赶走,她不能让秦如凉动她的肚子。

    一根棍子就行,又或者,一把扫帚也可以。

    赵氏和玉砚都不在,她势弱,没有人可以帮到她。

    那种有心无力之感席卷全身,冷不防的凉气侵体,让她激动得身体轻轻颤抖。

    她和秦如凉在雨里对峙着,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看见屋檐上竖着一把扫帚,便试图去拿那把扫帚。

    脚下雨水积洼,路面浉滑,她又走得太急,不慎就有些打滑。

    秦如凉从后面上来,一把扶住了她,才免得她摔倒在地。

    那时沈娴满身是刺,她反手就抽出头发上的簪子,毫不犹豫地往秦如凉的手背上刺去。

    “你放开我!”

    他手背盎刺破,有血迹沁出,顷刻被雨水给冲淡。

    她紧握着簪子,指甲泛白,她摆开阵仗,秦如凉若动她,她势要与秦如凉同归于尽!

    那时秦如凉觉得,**个月的时间,她学会了做一个母亲,一个真真正正伟大而无私的母亲。

    她要保护自己的孩子,她可以把一切都豁出去。

    秦如凉心里痛苦并且难过着,他发现想要剥夺沈娴的孩子,比想象中的更难以下手。

    可是他不能不这么做。他不能眼睁睁看着柳眉妩死。

    沈娴眨了眨眼,眼角有雨水淌过,她道:“你以为怀胎十月很容易是吗?你现在要我不足月的时候生下他,他很可能会有危险,你没有一天天感受到他的成长,你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秦如凉张了张口,道:“沈娴,你知道为什么从一开始我就不想要这个孩子吗?”

    “我不想知道!我只知道我是他妈!”

    “那孩子的父亲是谁?”秦如凉问,“是连青舟吗?”

    她双眼被雨水洗过,黑得发亮。发丝黏在苍白的脸颊上,狼狈不堪。

    她双眼通红,不亚于秦如凉眼眶里的红血丝。

    “是他吧,一定是他。”秦如凉道,“就只有他,在你怀孕到现在和你走得最近,也只有他最关心你跟孩子。”

    耳边回响着的是轰轰雷声,还有他字字确凿的话语声。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怀的孩子不是我的。因为从我们大婚到现在,我根本一次都没碰过你。”

    “即便知道你给我戴了绿帽子,我不还是允许你怀着孩子到今日么。要不是眉妩伤重,我也不会干涉你把孩子生下来。”

    他眉梢间挂着雨水,“我知道你是他娘,可若叫天下人知道我1;148471591054062不是他爹,你也一样会被耻笑。不光是耻笑你不守妇道,被皇上知道,他苦盼着想用来挟制我的孩子到最后却不是我的,你的孩子一样活不了。你也会被冠以欺君之罪而重罚。”

    沈娴倔强地死瞪他。

    他说,“如果今天你肯拿胎衣救眉妩,你的孩子尚有一线生机。如果你仍是不肯,我只好向皇上禀报你欺君之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