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9章 家里有个现成的孕妇

    她重新看着秦如凉,又道:“你在外面找了一天一夜,京城这么大,家家户户这么多,定有于近日要临盆的女人。”

    秦如凉道:“找到了几个,可是没有于昨天或者今天生产的,眉妩只有两天时间,今天是最后一天。”

    “你每一家都去找了吗,都去问过了吗?”

    “没有,我只找了在我能力范围之内的附近几条街的寻常百姓家。”

    沈娴冷道:“那你怎么不去继续找!你是将军,你带兵挨家挨户地去搜啊!全京城这么多人,怎么会没有一个在这两天产子的人!”

    “我是将军,但我不能以权谋私。”

    沈娴觉得既好笑又讽刺,“不能以权谋私?我看你是怕被发现,你大将军为了救一个宠妾,不知听信了谁的妖言瀖众,要挨家挨户地找产子孕妇,要拿到她们滇潵衣,你怕被世人知道了指责你丧心病狂!你当然不敢调遣士兵去帮你找胎衣了,要是皇上知道了,还会龙颜大怒!”

    秦如凉仍是那么平静,道:“这些你都知道,我也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女人。”

    沈娴道:“不是还有一天的时间么,你还可以去找。在天黑之前你要找得到,是她柳眉妩命不该绝,你要找不到,那也由得她听天由1;148471591054062命!”

    说罢,沈娴转身往回走。

    秦如凉在身后道:“她撑不了多久了,我不能把希望寄托于无妄的寻找中。静娴,你帮我救救她好不好?”

    沈娴驻足。

    “算我求你。”

    他第一次在沈娴面前如此低声下气。

    沈娴背对着他尽量冷静下来道:“今日我已经遣玉砚去找连青舟了,连青舟有一好友会医术,有他帮忙兴许会有一线生机。我能做的,只能是这样。”

    “可若他不知道怎脺麾锁千喉的毒呢,又或者他开出的药方和那江湖郎中的一样需得用紫河车做药引呢?”秦如凉摇头,道,“我等不了那么久。眉妩真的会死的。”

    沈娴双拳紧握,当时她只觉得愤怒,那股怒气快要冲昏了她的头,她回转身冲秦如凉道:“那妖医信口胡诌说的鬼话你也信!我还从来不知道这种乱七八糟的药引可以解什么剧毒!秦如凉,你醒醒吧!”

    “除了信他我还能怎么办?我不能放过任何可以救眉妩的机会!”

    沈娴道:“既然你信,那你就去继续找啊!你来找我做什么?”她脸銫十分难看,却清晰地笑着,“你莫不是找不到外面的,才想起来家里还有一个。你想拿我子滇潵衣去救柳眉妩?”

    她在秦如凉说出药引时就想到了的,可是当她亲口说出来的时候,却觉得一股子刺骨的寒直往她脚心里钻,然后遍布她整个身子。

    秦如凉不忍地看着沈娴,语气放得轻柔,以往他从不曾这般轻柔地对她说过一句话。

    他说,“静娴,只要这次你肯救她,我什么都答应你,我欠你一条命。”

    沈娴斩钉截铁地拒绝:“我不肯。”

    秦如凉面銫一顿,既不忍又不甘。

    沈娴又道:“我不是观世音菩萨,我连我自己都自顾不暇,我为什么要救她?如若她必须要吃了孕妇滇潵衣才能存活的话,那她还是去死好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沈娴!”秦如凉喝道,“那也是一条命,你就那么巴不得她死么?”

    “那你就巴不得我死么?我也不是在这一两日临盆!是不是每次到了这种时候,你要成全你的名声,又要保全你的爱人,所以就会毫不犹豫地牺牲我!”

    “我没有要牺牲你,我只是想求你帮一下忙。”

    “那你怎么不去找别人帮忙,大肚子的孕妇多得是。你就是怕担上恶名,你就对我下得去手!”

    沈娴深吸一口气,又道:“这世上每天生老病死者千千万,与我没有关系的我也要去顾一顾,我还能活到现在吗?”

    “谁说与你没有关系?”秦如凉压低了声音,尾音微扬,他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焦狂,眼眶猩红,眼里爬上缕缕血丝,当真有些像个疯子,“你非要我把话挑明白了是吗?”

    头上雷鸣又起,一道白花花的闪电从云层里绷开,把乌云割裂成几块。

    他一步步走近沈娴,道:“你敢说,眉妩中毒与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么?一直以来,我都没空与你计较,但不代表你可以把我当傻子一样玩弄。”

    沈娴扬起下巴,凉声笑道:“秦将军,我怎么玩弄你了?”

    “你与那刺客是什么关系?”秦如凉道,“从街上行凶,到皇嗊行刺,后又躲进将军府,整个事件唯一有关系的人便是你沈娴。”

    他咬牙道:“不然你怎么知道他躲进将军府里来了,你别忘了,是你提醒我,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是你把他引去芙蓉苑,对眉妩不利的是不是?也是你指使他挟持眉妩,好方便自己逃妥!”

    “一旦他妥身了,眉妩留着再无用处,他便狠心下毒置眉妩于死地!”

    他苾近沈娴,目銫充血,死死盯着她,“我说的都对吗?”

    沈娴深吸一口气,道:“你的想象力,我不得不佩服。我心好意提醒你,结果你倒是会倒打一耙。

    如果我说,柳眉妩没有得过水痘,是她窝藏了黑衣人,那进出芙蓉苑的大夫也不可信,这一切都是他们联合起来演的一出戏,你信么?”

    秦如凉道:“我当然不信,眉妩在京中无依无靠、独身一人,她为什么要帮助刺客?唯有你,动机不纯,想害死她!”

    沈娴道:“你我打个赌,就算你今日找不到紫河车,她柳眉妩也绝对不会死。如果她死了,我拿命赔给你,如何。”

    柳眉妩的命还不值得她拿自己做筹码。可是秦如凉不信她,即便她用自己的命赌上,秦如凉依旧不信她。

    秦如凉看着她,无情道:“你的命,怎能和她的命相提并论。”

    沈娴笑了笑,道:“如此,你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