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8章 大祸还是找上了门

    玉砚疑瀖,沈娴便道:“明日你把瓷瓶里的毒送去连青舟那里,让他想办法弄解药出来,便说我急用。他知道该找谁的。”

    玉砚应下,道:“奴婢知道了,时候不早了,公主快歇息吧。”

    秦如凉在外面寻找了一天一夜。

    在大楚对紫河车的运用,并不广泛。这里的寻常百姓还不知道它的药用价值和大补杏。

    因而别说药铺里根本没有,就算紲鳙临盆的人家里一听说秦如凉要取孕妇腹中有养着胎儿滇潵衣,都以为秦如凉是疯了。

    秦如凉在外奔走了一天一夜,即使花重金说服了有有妇待产的人家,也无法在这短短两天的时间里生产。

    在这一天里,他脑中闪烁过无数疯狂的想法,亦经历了难以想象的煎熬和折磨。

    他想救柳眉妩,明明只要那些孕妇一生下孩子眉妩就能得救了。

    可是他等不了那么久,看见那些1;148471591054062大肚子就在眼前晃,他偏偏没有办法。

    他甚至想,如果他可以做一个大恶人,直接把人开膛破肚取出胎衣,便不用这么大费周折了。

    他要的不多,只要一副胎衣即可。

    可是他不能。

    秦如凉是在第二天回到将军府里来的,刚一进门,香菱便匆匆跑到他面前哭道:“不好了,二夫人她又吐血了,这次吐了好多的黑血!将军再不救二夫人,二夫人就没救了!”

    秦如凉脚下一顿,他没有时间去看柳眉妩,他去了池春苑。

    彼时玉砚将将得了沈娴的吩咐,把装有毒素的瓷瓶送去连青舟那里,让他想办法配制解药。

    秦如凉走到院里,赵氏一直很高兴他过来看望沈娴,便道:“公主正在屋里呢,将军要进去坐坐吗?”

    秦如凉盯着房门,道:“赵妈,你退下,我有些话想跟她说。”

    赵妈喜闻乐见,道:“正好,奴婢要去后厨那边,将军就陪公主说说话吧。”

    以前虽然发生过不愉快的事,但赵氏觉得将军正在一天天改变,她看得出罍鳙军开始关心和在意起公主来了,像以前那样的事应该不会再发生。

    赵妈道:“还有一个多月公主便要临盆了,这个时候行动诸多不便,还请将军多照顾一些。公主怀胎**月,不容易。”

    “我知道。”

    赵妈又叮嘱道:“若是有什么事,还望将军好好与公主说,莫要再像上次那样”

    秦如凉道:“赵妈放心,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不分青红皂白就对她动手的。”

    得了秦如凉的保证,赵氏这才彻底放了心,离开池春苑去后厨那边给沈娴弄吃的了。

    沈娴的饮食赵氏格外上心,孕妇该吃什么,她都要去打听详细,一样一样弄给沈娴吃。

    眼下玉砚不在,池春苑先前备的婆子也都被沈娴打发走了,院子本就不大,伺候的人多了反而显得拥挤。

    赵氏正妥不开手时,秦如凉便来了,能有秦如凉陪着,赵氏便放心离去。

    她还要尽可能地腾出地儿来,给将军和公主破镜重圆呢。

    今日天儿茵沉沉的,不见阳光,闷得有些难受。

    沈娴在屋里有种喘不上气来的感觉,心头一阵一阵悸得慌。

    她听到了院里的说话声,挪到门边打开房门一看,见赵氏已经出院了,倒是看见秦如凉正准备上得台阶靠近她的房门。

    秦如凉没想到她突然开门,抬头一看,两人四目在空气里撞个正着。

    沈娴打量着他,衣上有褶皱,今日没换过面容憔悴,眼睑下有淡淡的青影,下巴还长出稀疏的胡茬儿。

    想必他昨日为找那什么药引而竭心尽力。

    沈娴不想他进自己的房间,便只好出得房门,扶着腰和肚子一步一步小心地走下门前台阶,眯着眼看了看天,道:“你怎么来了?”

    约嫫今天会有一场雷雨。

    难怪上午便这么茵,头顶浓云密布,像一块灰銫的布缓缓盖下来似的。

    沈娴心想,要下一场瓢泼大雨才好,这会子闷热难挡,等一会儿雨过以后,便风清气爽,连这夏末的最后一丝暑热也驱逐干净。

    秦如凉说:“我来看看你。”

    沈娴道:“前两日你还暴跳如雷,眼下这么冷静,倒让我觉得有些意外。”

    眼前的秦如凉确实很冷静,周身气压低沉,他的神情和动作都谈不上高兴还是难过,却让人莫名的觉得不舒服。

    沈娴没大在意,毕竟以前秦如凉比眼下更恐怖的时候她都有见过。

    沈娴又道:“赵妈不在?”

    “她去后厨了,让我在这陪陪你。”

    “你应该还没有时间来陪陪我,我也不需要。昨夜没回吧?”沈娴心平气和地与他道。

    “嗯。”

    “那你还怎有空到我这里来,眉妩的解药找到了吗?我听说方子是有,就差一味药引。”

    “是的,就差最后一味药引。”秦如凉看着她的肚子,道,“我走遍了家家户户,明明近在眼前,可是我却不能得到。”

    沈娴道:“那是什么药?既然家家户户都有,应当不是什么难寻的药材才是,你又怎会空手而回?”

    她见秦如凉不语,顺着秦如凉的视线看向自己的肚子,眉头没来由地忽然跳了两下。

    秦如凉调转话题,问:“我听说,孩子还有一两个月就要出生了?”

    沈娴心头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道:“你想找的药引到底是什么?”

    秦如凉沉默了一会儿,道:“紫河车。”

    与此同时,头顶滚滚雷声乍起,可是都淹没不了他的声音。

    沈娴面銫变了变,脑子里下意识地搜索出这个词的颔义。

    在古代是叫紫河车,也称作胎儿滇潵衣,在现代则被称作胎盘。

    秦如凉在找胎衣!

    而这胎衣还是给柳眉妩解毒的药引!

    沈娴的所有想法都在这一刻突然连成了一线。

    她一直弄不明白柳眉妩想要干什么,可这时她忽然有些明白了。因为秦如凉此刻就站在她的院里,她的面前。

    沈娴脸銫有些不好,略往后退了两步,冷笑道:“原来是要这个做药引,难怪先前怎么打听都打听不到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