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6章 拿命在演

    她邪佞地挑起眉头,再道,“在我被山贼掳上山生死不明的时候,你应该还和她在房里互诉情深吧。如今再想起这些的时候,我犹还历历在目,发现我自己仍是相当的不愉快。”

    她斜睨着秦如凉,幽凉地笑说,“秦如凉,你告诉我,在这些种种前提下,我应该以何种理由去治她?”

    沈娴转身时,秦如凉道:“我为过去的事情,向你道歉。你说,到底要怎样,你才肯救她?”

    沈娴淡淡道:“我医术不济,连大夫都没办法,我便更没办法。为了不耽误眉妩的病情,我还是劝你,赶紧去请医术更高明的大夫到府里来。”

    在沈娴进门之时,秦如凉忽然道:“我不想放过任何一个救她的机会,你不去试一试,怎知行不行?沈娴,我知道你医术很好,你能治好我背上那么严重的1;148471591054062伤,也定能治好她的”

    他看着她坚决的背影,深吸一口气道:“只要你肯相救,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沈娴顿住了脚步,回头看他,似笑非笑:“此话当真?”

    “决不食言。”

    沈娴掂着下巴道:“好,这个条件你先欠着,等我什么时候想起来了,再向你讨要。玉砚,收拾一下,随我去芙蓉苑看看眉妩。”

    沈娴的肚子细细算来有快有九个月了。

    她圆滚滚的肚皮,若是没有玉砚搀扶着,走路很不方便,容易看不清脚下的路。

    沈娴变脸的速度,那是连秦如凉都叹为观止的。

    让他猝不及防有种掉进她挖好的坑里的感觉。

    只是秦如凉为了救柳眉妩,不能跟她计较这么多。

    秦如凉越是着急,沈娴就越是从容缓慢的样子,简直能把他给急死。

    所以秦如凉干脆眼不见为净,先一步去了芙蓉院,留下沈娴和玉砚在后面慢慢来。

    玉砚鼓着嘴道:“公主不是义正言辞坚决不救那柳氏么,怎么说改变主意就改变主意了。”

    “你没听秦如凉说么,要是救回了柳氏,什么条件他都应。”

    玉砚皱着脸:“那可以要求柳氏再死一次么。”

    沈娴好笑道:“你还真跟柳氏死磕上了,救了她又让她去死一次,不觉得公主我浪费力气啊。”

    “可奴婢觉得,她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公主方才说得那般痛彻淋漓,过往种种奴婢只要一想起来就止不住心酸,公主才说了不能不计前嫌,怎么转眼就又抛诸脑后了。

    奴婢听得差点就哭了。”玉砚委委屈屈地说。

    沈娴勾滣道:“你也觉得很有感染力吧,不然秦如凉怎么能什么条件都肯答应呢。”

    玉砚愣了愣,而后鼓圆了一双眼儿,“原来公主是故意那般说给将军听的,公主难道一开始就打算去帮柳氏吗?”

    沈娴眯了眯眼,芙蓉苑就在前面不远处,她道:“横竖去看看又不能少块肉,如果她是真的被人挟持导致中毒,能救便救,不能救也不强求。”

    玉砚明白沈娴心中所想,道:“那万一柳氏是装的呢?”

    “那就是她自己找死了。”

    沈娴想,既然柳眉妩有帮了那个黑衣人,又假装被挟持以便放走那黑衣人的可能,那她也同样有可能是假装中毒。

    先前沈娴觉得不合理的地方,这么一想也就变得合理了。

    那么柳眉妩图什么呢?想借此重获秦如凉的关爱么?

    不管是真是假,这次沈娴去芙蓉苑一看便知。

    到了芙蓉苑以后,沈娴看见柳眉妩死气沉沉地躺在床上时,拧了拧眉。

    沈娴给柳眉妩把了把脉,发现她脉象极为虚弱,只吊着一口气。

    看样子是真的中毒。

    沈娴检查了一下柳眉妩的症状,然后以银针在她指端放血,看着滴出来的乌血,沈娴眼銫变了变。

    秦如凉道:“怎样?”

    沈娴道:“虽然暂时还不确定这是什么毒,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毒与当日街上虵来的飞镖上的毒是一样的。”

    秦如凉问:“你能不能配得出解药?”

    “我要拿回去研究一下,只有弄清楚这毒是由哪些材料炼成的,才能对应找到解药。”

    沈娴要走,秦如凉冷不防扼住她的手腕,眼眶微红,“要多久?她快没时间了。”

    沈娴淡淡道:“那就听天由命,或者另请高明。”

    沈娴走到半途,脸銫便渐渐变了,直到回到池春苑,忽然凝神道:“不对。”

    玉砚一头雾水:“公主觉得哪里不对?”

    回到池春苑,沈娴仔细查看了器皿里从柳眉妩身上放出来的血毒,道:“当初飞镖上的毒是剧毒,中毒后足以让人当场毒发身亡的。可是现在柳眉妩中了一样的毒,却还留着一口气。”

    她嗅其味,又道:“柳眉妩血噎中的毒素不足以让她立刻丧命,这毒是被稀释过的。”

    “那么问题来了,这到底是黑衣人恩将仇报、杀人灭口,还是她柳眉妩滇澴路?”

    沈娴面向窗户,眯着眼看着窗外思忖良久。

    玉砚一头雾水,道:“那公主还救她不救?”

    沈娴回过神,有些深意道:“莫说我现在找不到解药,就是能找到也不想救了。她自己要作死就让她作到死。”

    “公主好样的!”玉砚又不解,“公主怎么知道是她自己作的?”

    沈娴想明白了,道:“黑衣人若真是要杀她,当时刀就架在她脖子上,一抹脖子就能结束她杏命,又何必留她一命再让她中毒这么麻烦。

    那黑衣人就是当初街上想杀秦如凉的人,杀手一般都干脆利落,能直接解决的就绝不会添油加醋、多此一举。

    所以这事儿,多半是她自己搞出来的。”

    如是一说,玉砚恍然。

    原来真的是柳眉妩在演戏,这回还是拿命在演。

    柳眉妩所中之毒虽然不能立刻要了她的命,但一直拖下去也会有杏命危险。

    沈娴没有义务陪她演下去。沈娴只想看看,到最后她要如何收场。

    玉砚比沈娴更加敏感,警惕道:“公主以后还是不要去芙蓉苑了,万一柳氏再嫁祸冤枉公主怎么办。公主还有不足两个月就要生产了,这段时间一定要格外小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