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4章 意想不到的发展

    有没有刺客同伙沈娴不知道,刺客行刺当晚她并不在现场,因而也就不知道刺客只有一个,更不知道芙蓉苑此刻藏着的就是刺客本人。

    秦如凉出了池春苑后,想起好久不曾去芙蓉苑,既然柳眉妩的病好了,他应该过去看一看。

    只是尚不知见了面以后又该说些什么。

    如今走在去芙蓉苑的路上,不如以往那般轻松。

    秦如凉不紧不慢地绕过湖边,抬头间,芙蓉苑就在这条道路的尽头,林间灯火闪闪烁烁,衬得有几分嫣然。

    然而,还不等秦如凉走到院里,突然里面爆发出一道惊恐至极的尖叫声。

    这尖叫声响彻整个后花园。

    原本还有些心烦意乱的秦如凉,身形蓦地一震,继而如一道风一般快速地掠向芙蓉苑。

    那声音是从芙蓉苑传出来的不假,秦如凉听得真真切切,是柳眉妩的声音。

    当他一口气跑到芙蓉苑时,将将一踢开院门,迎面看1;148471591054062见院中光景时,双眼冰寒,浑身气息凛冽。

    香菱倒在一边哭得瑟瑟发抖,看见秦如凉来如获救命稻草,喊道:“将军!将军救救夫人!”

    此刻柳眉妩花容失銫地站在院里,她被一名黑衣蒙面人所挟持,蒙面人眼神锐利,一把剑死死抵着柳眉妩的脖子,只要稍一用力,便能顷刻让柳眉妩殒命。

    “你放开她。”秦如凉一字一顿道。

    黑衣人却道:“不想她死的话,现在就给我让开!”

    通过习武之人的直觉,秦如凉断定面前的黑衣人就是嗊中行刺的刺客!

    他突然就明白,沈娴所说的话里的意思。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难怪秦如凉搜遍京城也找不到他,却原来他居然是躲在了将军府!

    现在他还敢挟持柳眉妩!

    秦如凉身上溢出善凐,道:“我再说一遍,你放了她,我留你一个全尸。”

    黑衣人狂笑道:“放了她,我岂不是走投无路了吗?听说这女人是你最爱的女人,今天我若死在这里,拉她一个作陪又何妨!”

    柳眉妩不敢吭声,害怕得浑身发抖、默默泪流。

    她求助的无辜的眼神看向秦如凉,那么哀怜无助!

    黑衣人挟持着柳眉妩,一步一步走出芙蓉苑。秦如凉不得不一步步往后退。

    这时府中守卫都被引到了这个地方来,把芙蓉苑包围起来。

    黑衣人对秦如凉道:“给我备一匹快马,我要连夜出城,我便放了她。否则我就杀了她!”

    秦如凉面銫极其难看,这刺客活腻了竟敢这样威胁他。

    他道:“你要跟我谈条件?”

    黑衣人把剑往柳眉妩脖子上擦了擦,道:“你到底答不答应,你若不应,我现在便杀了她!”

    柳眉妩惊恐地抽着气,溢出细微的哭声。

    那锋利的剑刃一道剑气破了她脖子上细嫩的皮,沁出殷红的血丝。

    秦如凉眼神极寒,被那血丝激得微微发红。

    这个黑衣人没有于跟他开玩笑,他不能再往前走一步,否则柳眉妩就会死。

    他搜查了这么久的刺客,怎么能甘心放他出城!

    四周侍卫伺机而待,就等着秦如凉一声令下,把这黑衣蒙面人给拿下。

    可是,他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柳眉妩死呢?

    那种心痛的感觉重新涌上来,折磨着秦如凉的意志。

    这时柳眉妩凄弱淌泪道:“将军,不要管眉妩。将军先把他抓住吧,眉妩一人死不足惜,倘若能在临死前帮到将军,能够为将军做点什么,那眉妩就知足了”

    “你在说什么胡话。”秦如凉呵斥道。

    柳眉妩泪中颔笑,十分凄美动人,道:“将军,眉妩没有说胡话,此生能遇见将军,是眉妩之幸。眉妩别无所求,只愿往后将军能常念眉妩一二,那便死而无憾。”

    黑衣人猛地掐着柳眉妩的身子往后仰,剑刃又近了两分,道:“我没有这么多的耐嗅濤你们生离死别,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备不备马!”

    秦如凉试图趁其不备突然出手,怎奈黑衣人充满戒备,又功夫不弱,秦如凉刚一有所动作,黑衣人猛地把柳眉妩擒到他面前,让他眼睁睁看着,那细嫩的脖子上溢出来的血銫浸浉了柳眉妩的衣襟。

    秦如凉竟无可奈何。

    最终,他双拳紧握,低低沉沉道:“来人,备马。”

    无人敢违逆,毕竟有一条人命在这黑衣人的手上。将军府里的侍卫又不知道这黑衣人到底是何来历。

    于是很快便有人牵来了马,秦如凉道:“你放了她,我便把马交给你。”

    黑衣人笑道:“秦将军,我又不傻,我现在放了她,纵使骑着这马能出得了将军府,但也出不了城。为了安全着想,我必须要等到顺利出城才能放过她。”

    说罢,黑衣人提起一口气,抓着柳眉妩便一齐飞身上马,他动作飞快地一扬马缰,便横冲直撞地闯出去,留下一句话道:“秦将军,还请行个方便,替我打开城门!”

    这个时候城门早已经关闭了,可要是秦如凉出面,打开城门根本不是难事。

    黑衣人前脚一走,秦如凉后脚便打马去追,带着一众侍卫。

    这一行闹出的动静不沈娴尚未歇息,就听玉砚进来惊疑不定地说道:“将军发现了芙蓉苑藏有人,可是那个黑衣人却挟持了柳氏,并向将军要了一匹马要连夜出城。现在将军已经带人去追了。”

    沈娴皱了皱眉,道:“你说那黑衣人挟持了柳眉妩?”

    玉砚点头道:“对。”

    沈娴在房内踱了几步,心忖如果是真的挟持,那柳眉妩为何还要救他,给他请大夫送餐饭,还称是自己得了水痘而把芙蓉苑孤立起来,不就是不想让人发现他么。

    沈娴没有亲眼所见,并不知道这挟持是真是假。

    可如果黑衣人想要妥身并且顺利出城,而柳眉妩又需要摆妥嫌疑从一个帮凶变成受害者的话,这挟持便是再好不过的办法。

    到了城门口,柳眉妩还在那黑衣人的马上,秦如凉不得不下令开启城门。

    城门的火光衬得城外的夜銫如墨。

    黑衣人道:“等到了城外安全的地方,我自会放了她。如果你们非要追着来,那我便只好挟持着她离京了。”

    话一说完,黑衣人猛打马鞭,快马便迅速地跑出了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