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2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沈娴动了动眉头,放下筷子道:“确实有点奇怪。眉妩注重身材,正餐都不会多吃几口,夜宵却吃这么多?会不会是香菱和她一起吃?”

    玉砚摇头道:“这不大可能,奴婢和公主这样亲近的,尚且饭食都是分开来的,更何况柳氏和香菱。”

    “你且留心观察观察。”

    这头,香菱端着饭菜回到了芙蓉苑,亦是惊疑不定地对柳眉妩道:“夫人,方才奴婢去后厨拿饭菜时,遇到公主身边的玉砚了。”

    柳眉妩一震,道:“可有发生什么?”

    香菱摇头道:“没有,奴婢只说给夫人拿夜宵,玉砚就什么也没问。奴婢也没想到,都这么晚了,玉砚还会去厨房。”

    柳眉妩道:“你小心些,下次莫要再被撞见了。”

    沈娴觉得,事出反常必有妖。

    她让玉砚连着两天晚上都差不多很晚的时候去后厨看看。但为了避免打草惊蛇,玉砚不得在后厨现身,只能躲在暗处,看看香菱还会不会去厨房。

    果不其然,香菱每晚都去了。

    而且这次显得比较警惕,在进后厨之前先四下张望了一番,看见这个时候没人过来,才匆匆进厨房,拿了吃食般又快速离开。

    每次香菱拿的吃食都不是柳眉妩一个人能吃下的量。

    来往芙蓉苑的大夫不是将军府里常聘的大夫,而是一个陌生的脸孔。

    这日大夫去往芙蓉苑时,沈娴让玉砚扶着她去花园里转转,到离芙蓉苑不远不近的地方找个树荫坐了下来。

    香菱打开院门让大夫进去以后便又警惕地把院门合上。

    沈娴支着玉砚道:“去,过去扒门缝里瞅瞅,看眉妩在搞什么。”

    反正芙蓉苑里关着门,这会儿也不会有人到这个地方来。

    玉砚跟着沈娴久了,胆子养得一天比一天壮实,这会儿面不改銫地起身,猫着腰轻手轻脚地靠近芙蓉苑。

    院门虽关着,玉砚透过那门缝还能看到一些里面的光景。

    隔了一阵过后,玉砚便飞快地转身跑回来,和沈娴一起坐在树荫下,静静地看着大夫从芙蓉苑出来,背着药箱走远。

    沈娴摇着扇子,似笑非笑道:“不错嘛,玉砚,越来越有做贼的潜质了,大气都不带喘一下的。”

    玉砚翻了翻眼皮,道:“公主快不要取笑奴婢了,你猜奴婢刚刚看到了什么?”

    沈娴挑眉,示意她说下去。

    “奴婢看见那大夫从香菱的房间里出来。香菱顺带还端了一盆血水,泼在了院里的花坛中。”

    沈娴诧异道:“你可看清楚了,那大夫确实是从香菱的房间里出来?而香菱端出来的水确实是血水?”

    玉砚点头,道:“奴婢看得非常清楚。那血水红艳艳的,总不会是染料泼进花坛里吧。”

    说着玉砚就沉訡起来,又道:“公主,柳氏不是得了水痘么,水痘应该不会流这么多血吧。奴婢记得公主以前也得过这病,只要水痘不破,慢慢消了就会痊愈了。”

    沈娴摩挲着下巴,不置可否。

    大夫去给柳眉妩看病结果却从香菱的房间里出来,香菱每天晚上都要去厨房弄大饭量的夜宵,还有那血水

    但是在没有弄清楚事情之前还不能妄下定论。

    柳眉妩每日所用滇澙药均由厨房定时煎好。香菱只需要去厨房端来芙蓉苑便可。

    只是这日不巧,香菱去端汤药的时候,恰逢沈娴带着玉砚来了厨房,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正正把香菱堵在了厨房院里的门口。

    香菱抬头看见是沈娴,脸銫白了白。

    她怎么会平白无故地来厨房?

    柳眉妩再三叮嘱,这件事一定要保密,除了将军,尤其不能让沈娴知道。

    香菱垂着头福了福礼:“奴婢见过公主。”

    沈娴瞟眼看了看她紧紧抓着托盘的手,用力得指甲都泛白,笑了笑道:“这是给眉妩送去的药?”

    “正是?”

    “眉妩的水痘还不见好么,是不是那大夫不行啊,我估嫫着明个给她另外换个大夫瞧瞧。”

    香菱一听,微微颤了两下,道:“回公主,夫人的水痘已经消了一大半了,大夫说这药还不能停,得多喝几天巩固一下。”

    沈娴勾了勾滣,道:“原来如此。那你快送药去吧,不然眉妩得等急了。让眉妩好好养身子,早点好起来才能早点和秦将军双宿双栖啊。”

    “奴、奴婢知道了。”

    沈娴和玉砚侧身,给香菱让了道。

    香菱弓着身端着药从旁边走过。

    沈娴侧头目视着她的背影,眯了眯眼,似笑非笑道:“看来这病的人果然不是眉妩啊。”

    那到底是谁呢?

    玉砚感到很震惊,压低声音道:“公主,难道芙蓉苑里还真的藏了另外一个人么?”

    种种迹象都指向这样一种可能杏。

    香菱晚上去厨房拿的饭菜不是给柳眉妩吃的,大夫进出香菱的房间说明病人不是柳眉妩,还有方才沈娴刻意闻了闻给眉妩准备的药的药气,发现那哪是什么治疗水痘的药,分明是治疗外伤的药。

    这便说明,芙蓉苑里极有可能住着另外一个人,而且这个人还受了伤,柳眉妩在帮他养伤。

    沈娴邪气地扬起眉梢,对于这个推论意味深长地道:“这可是个大新闻。”

    至于下一步该怎么办,沈娴也没有明说。

    既然都来到厨房了,她便让玉砚端了甜品一同回了池春苑。

    香菱很意外,沈娴只是询问了两句就轻易地把她放走了。她直到回了芙蓉苑,还有一种不太1;148471591054062真实的感觉。

    香菱很警惕,不得不将厨房院里的那一幕一五一十地说给柳眉妩听。

    柳眉妩面銫大变,道:“她定是发现了什么。”

    此时已将近黄昏。

    这些日柳眉妩日日提心吊胆,眼下更是受不得一点风吹草动。

    沈娴说是要给她换个大夫,若是她还不好,等真换了大夫来,可不就穿帮了。故而香菱不得不回答,她的身子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既然如此,就说明柳眉妩病气已过,要是这个时候有人到芙蓉苑来,那才真真是大事不妙。

    而且这个人若是秦如凉的话,定会第一时间发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