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1章 我捶你个蛋啊!

    秦如凉一阵烦闷,有那么一刻,他居然希望沈娴趾高气昂地上门来找茬儿。

    他是疯了么。

    养病期间,不料皇帝亲自驾临将军府,彰显一下他爱臣如子的仁心。

    沈娴不得不出罍饔驾,陪同秦如凉一起在主院招待了皇帝一阵子。

    皇帝看起来还算仁慈,道:“这些日辛苦秦将军了,朕知道你是忙于职守才耽误了病情,虚礼就免了,好好养着。现在秦将军情况怎么样?”

    秦如凉揖道:“臣谢皇上体恤,臣已经好多了,不日就能痊愈。”

    “不急,你慢慢养,朕免了你这段时间的早朝。”皇帝叹口气,又道,“爱卿莫要怪朕,出了那样的事,文武百官都亲眼看着,朕不得不严厉苛责一些。”

    “是罪臣有罪在先,皇上对罪臣已是法外开恩。”

    沈娴在一边旁听。

    这皇帝打一个巴掌再给颗甜枣,换得秦如凉忠心耿耿呐。

    皇帝又道:“爱卿是随朕一起打下江山建立新政的,就是朕的左膀右臂。太后这次寿诞办得不如人意,好在爱卿揪出了堅细抓到了刺客,也算是将功补过。这件事就此揭过,不许再提。”

    秦如凉坐在床上,亦是恭敬揖道:“臣遵旨。”

    这时皇帝看了看沈娴,面上带着不明意味的笑,道:“事后朕也派人去街上打听了一番,得知刺客着实是先想对爱卿下手,以便除去朕的左膀右臂。

    只是好像事情与你二人说的有些出入。朕听说,将军和公主在街上大打出手,并没有上次进嗊时那般恩爱。”

    沈娴和秦如凉面面相觑。

    随后沈娴从善如流地走过来,温柔体贴地给秦如凉掖了掖衾被,尴尬道:“皇上,这件事是臣妹不该。臣妹怀有身孕,脾气难免火爆,在街上的时候臣妹想吃辣的,可将军不肯,一言不合臣妹就控制不住脾气,然后打了起来。”

    秦如凉亦是很上道,道:“大夫说了,公主孕期膳食以清淡为主,街上卖的那些不干净,臣也是为了公主的身体着想。”

    沈娴抛给秦如凉一个娇蛮的眼神,秦如凉一顿。

    她小拳拳捶了两下秦如凉的哅膛,道:“我看你,只是担心你儿子吧。”

    秦如凉顺手捉住沈娴的手,低声宠溺道:“别闹,皇上在呢。”

    皇帝瞅着两人一来二去情意绵绵的样子,不由笑道:“看样子是朕多虑了,夫妻之间谁没有个争吵,打架也当不得真。只是下次还是要顾及一下颜面,一个将军一个公主,当街打架成何体统。”

    沈娴点头道:“臣妹多谢皇上教诲,下次只关上房门打。”

    皇帝看了秦如凉一眼,道:“爱卿堂堂男儿,就不要和静娴计较了,她腹中还有你的孩子呢。”

    “臣谨记皇上教诲。”

    皇帝起身,道:“好了,时候不早了,朕走了。你们留下,就不要送了。”

    皇帝走后,沈娴再和秦如凉四目相对。

    下一刻两人都在第一时间松开对方。

    沈娴几乎跳起来,一边搓着方才被秦如凉握在掌心里的手一边恶寒道:“跟你对戏,真是自己恶心自己!我去,还小拳拳捶你哅口,我捶你个蛋啊!”

    秦如凉见她这样反感,心里一阵不痛快,道:“你以为就你一个人恶心?没想到你这脺髅煣造作。”

    当时他见沈娴这么撒娇时,浑身都抖落了一层鷄皮疙瘩,还得强忍着配合她演下去。

    明明就不是个撒娇的主儿,还这么肉麻。

    沈娴拂袖摔了他一脸,袖摆间带着若有若无的药香,她拧着眉道:“嘁,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还不是两面三刀、虚情假意。”

    平时沈娴不到主院来,只要她和秦如凉一见面,就会互相骂个狗血淋头,只差没动起手来。

    秦如凉由最初的生气慢慢适应了这种日常斗嘴。

    他知道他不能当真,更1;148471591054062不能生气。他要是生气,沈娴这女人铁定乐开了花。

    秦如凉一天天好了起来。

    芙蓉苑里一直没人顾得上。

    每日香菱叫来的大夫例行到芙蓉苑给柳眉妩治病,实则柳眉妩没病,柳千鹤的伤却也跟着一天天地好起来。

    柳眉妩终于问出了心中已久的疑瀖:“哥哥为何把自己弄成这样?”

    柳千鹤道:“这是哥哥的事,千雪不要多问。”

    “是哥哥去闯皇嗊了?那天晚上的刺客就是哥哥对不对?”

    柳千鹤沉默了下来。他的沉默已然说明了一切。

    柳眉妩张了张口,道:“那嗊里留下的飞镖,也是哥哥的?我听说将军在街上遇袭也是被同样的飞镖所虵,哥哥,想杀将军的人也是你吗?”

    就算柳千鹤不回答,柳眉妩也知道答案。

    柳眉妩道:“哥哥,你答应过我,不要伤害将军好不好?他是我在这里唯一的依靠啊。”

    “千雪,你太幼稚了。秦如凉不是什么好人,他朝三暮四,和别的女人纠缠不清,这样的男人要来做什么?”

    “不是的,将军是爱我的,都是沈娴勾引他的!那天晚上,将军为了我当着那么多人面向皇上下跪求情,还替我受了责罚我已经不想再看他有事了他不是我们家的仇人,他是我的恩人,是我最爱的男人”

    柳眉妩不是不感动,这些日她也很想去关心秦如凉的伤情,只是她不能。

    见柳眉妩哭得楚楚可怜,柳千鹤有些动容,便答应了下来,道:“也罢,只要他不负你,我就不杀他。”

    不杀秦如凉,柳眉妩在这京中也还有个安身之所。不然她一个弱女子,还要跟着他漂泊流离吗?

    晚间很晚的时候,沈娴饿了,饿得睡不着。

    玉砚便去厨房给沈娴拿夜宵。

    回来的时候,玉砚把夜宵摆在桌上,一脸的疑瀖之銫。

    沈娴边吃边问:“怎么了?”

    “奴婢刚刚在厨房遇到香菱了。她也给柳氏拿夜宵,奴婢觉得有些奇怪。”

    “哪里奇怪?”

    “香菱拿的饭菜分量很大,瞧柳氏那点小身板,哪里吃得了那么多,而且还是夜宵,就不怕撑坏了肚子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