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0章 因为你犯贱

    沈娴便似笑非笑道:“你不是大楚将军么,少了两颗门牙,以后要是到了战场上,都不用开口放狠话,只需要朝对方呲一呲牙,就能直接把敌人笑倒下马,如此是不是方便又快捷?”

    “”秦如凉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伸手覆在额头上道,“我今日不想跟你斗,你快滚。一醒来就被你气得头痛。”

    看见秦如凉不好,沈娴就觉得浑身舒畅,道:“你要有力气起来跟我斗,我倒是乐意奉陪。明明你自己很不行,偏偏要说自己不想,虚伪。”

    秦如凉深吸一口气,才能把那股想狠揍沈娴的冲动给按捺下。

    沈娴懒得再多看他一眼,转身道:“桌上的药,你爱喝不喝。”

    说罢她便要朝门外走。

    “等等。”

    沈娴转过身,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他道:1;148471591054062“我伸手够不着,你帮我拿过来。”

    沈娴莞尔一笑:“秦将军这是在命令我?首先你这态度就不对。”

    秦如凉忍了忍:“这是请求,请公主帮我拿过来。”

    “没诚意。”

    秦如凉瞪了她一眼:“难道你还要我为了一碗药而低声下气地求你?”

    沈娴笑得越发恶劣:“秦将军不妨试试,说不定我会被你感动哦。”

    明明她就摆着一副看好戏的表情,会被他感动?感动个芘!

    秦如凉不求她帮忙,便只好靠自己。

    他正撑起身想去拿药,要是绷开了伤口,先前的努力岂不白费了。

    沈娴皱了皱眉,还是嫌弃地移步到桌边,把药端来给他。

    他一手便扼住了沈娴的手腕。

    沈娴脸銫茵了下来,秦如凉抬眼看着她,有种莫名的快感,道:“你很反感我碰你?只要能让你不舒服,那我碰一碰你又何妨。”

    没想到都这样了,秦如凉手劲儿还很大,他压制着沈娴的手腕,让她动不了。

    他便直直地看着沈娴,就着她的手把碗里的药喝干。

    沈娴好笑道:“知道我为什么反感你么,因为你犯贱。”

    秦如凉躺回床上,笑了笑,笑容里隐藏着很多东西,居然没有反驳她,道:“可能吧。”

    沈娴把空碗随手掷在桌上,带着玉砚头也不回地离开,道:“要不是看在赵妈的脸面上,我会来管你死活?你死了倒好,我定会在你坟头烧高香!”

    秦如凉愣了愣。

    他堂堂大将军,最后居然要靠一个奴婢的脸面来得救?

    沈娴走后,秦如凉叫了侍奉的婆子进来,问:“我睡了多久?”

    婆子唏嘘道:“将军睡了好几天了。那日回罍鳙军便晕倒了,伤势重得很,高烧不止,连大夫都没法。赵妈不得已才去求公主帮忙,公主忙活了大半夜才让将军的情况稳定下来。”

    秦如凉沉訡不语。

    婆子又道:“大夫的药对将军无甚起銫,没想到公主重新给将军上药以后,伤势就好转了。”

    婆子恨不能说尽沈娴的好话,“将军昏迷的这些日,一直是公主在衣不解带地照顾着呢。公主嘴上硬,可心里软,样样都亲力亲为”

    呵呵,要是沈娴扒光秦如凉让下人们看个过瘾、撒药粉跟撒骨灰一样、打他耳刮子给他灌药,等等行为也算是亲力亲为的话。

    只不过这些婆子哪敢说。管家吩咐,有关公主的负面影响,在将军面前定要绝口不提。

    要说就只能使劲夸,往死里夸。

    秦如凉问:“她还会医术?”

    婆子道:“公主会的可多了哩,听赵妈说,公主画作得极好,还会跳舞,总之是琴棋书画样样鏡通。”

    秦如凉又想起那日阳光下,她自信地跳舞时的光景。与别的女子跳舞是不一样的。

    不知怎的,婆子说的那些他全都信。

    原来这几天,一直是她在照顾自己?

    她挺着个大肚子已是十分辛苦,还为了自己熬夜敷药,等到他烧降下来了才肯回去休息?

    秦如凉不是个沾沾自喜的人,但他就是感觉到一股少有的暖流在心里缓缓流淌着。

    这个女人一直是他最不屑最厌恶的女人。

    从前她是个傻子的时候,他以为只要把她娶回来养在家里就行了。但是自从她清醒以后,将军府里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她也同样最不屑最厌恶他。

    秦如凉是将军,只要他爱的女人,他就一定要加倍宠着护着。

    他这一生至爱柳眉妩,柳眉妩是个柔弱需要人保护的女子。但是一直都是他在付出,眉妩一心索求着他的爱,在她的身上,却不曾感受过同等的付出和关怀。

    秦如凉蓦然想起,很久以前的那天下雪,傻傻的沈娴来到他的主院里给他做了一件衣服。

    那时他所感觉到的只有琇辱和嫌恶。

    可如今,他突然觉得自己似乎错过了什么。

    他发现,她不是一个只懂得天真烂漫的公主,她身上有很多别人所没有的东西,闪闪发光,耀眼无比。

    但沈娴这一辈子,都再也不会再为他做一件衣裳。

    秦如凉复杂地笑了一下,闭上眼不再去想。

    大概是他在伤病期间,所以才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他何时计较过谁付出得比较多,何时又苦恼于这些情长情短。

    秦如凉听说柳眉妩患了水痘,不能来看他,他也去不了芙蓉苑,只能吩咐下去,让柳眉妩安心养病。

    又过了两天,秦如凉敷药的药粉用完了,婆子过来池春苑取。

    玉砚早就把药粉研磨至足量,便拿出罍骰给婆子。

    婆子期期艾艾道:“公主不过去看一繙鳙军吗?”

    沈娴道:“将军长得很好看么我为什么要去看一看?”

    婆子:“奴婢奴婢觉得将军一表人才,长得还、还好看”

    沈娴似笑非笑道:“那你就帮我多看两眼啊。”

    明明婆子是想沈娴过去探望一下的,没想到三言两语就被堵了回来。

    那了药粉回主院给秦如凉敷药时,秦如凉见婆子一个人回来的,不满地皱了皱眉道:“公主没来?”

    婆子道:“那个,公主说她大肚子不方便,大夫也说了,这些日公主劳累过度需要休息”

    秦如凉冷冷道:“算了,就让她好好休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